自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常年堅持給大陸公、檢、法人員打越洋電話,勸他們了解法輪功真相,停止參與迫害法輪功。很多公、檢、法人員在接聽法輪功的越洋真相電話後,良知甦醒。

近期,悉尼法輪功學員燕先生在撥打專案營救電話中,鍥而不捨,堅持七天撥打同一組公安人員電話,再次見證了大陸公檢法官員,明白真相後的良知甦醒。

一連七天撥打專案營救電話的起始

根據明慧網2月18日的大陸綜合消息報道,在家家戶戶歡喜地過新年之際,中共卻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其中,北方某縣政法委書記坐鎮指揮,國保大隊長帶領五名國保警察,先後綁架了五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四名法輪功學員被刑事拘留,投入看守所,另一名被迫害成重病。

悉尼法輪功學員燕先生看到報道後,心情非常沉重。於是他立即上網查找相關參與迫害人員的信息及電話號碼。他先後查找到了參與迫害的縣政法委書記、國保大隊長及普通警察共七人的電話號碼,其中四人各有二部電話,共11個號碼。

燕先生決定給七位參與迫害的警察撥打真相電話。

不輕言放棄

第一天,燕先生撥通了11個號碼,但都是鈴響無人接。

第二天,他改變撥打方法,每個號碼上午撥二次,下午撥二次,分開時段打,但還是沒人接聽。

他沒有灰心,憑藉三年多的撥打經驗,他斷定針對剛剛發生的迫害案件,迫害者非常害怕惡行被曝光,特別接到海外來電,就知道是法輪功打來的,不願接或者不敢接。

第三天,他心態平和地繼續撥打七個人的11個號碼,還是沒人接聽。

他堅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人員,大多數的良知沒有完全泯滅。他鼓勵自己要有耐心。

第四天,他仍然穩穩地撥打這些電話,所有號碼還是鈴響無人接。

精誠所至 金石為開

第五天,他再次撥打這11個號碼。這次,有人接聽了電話。

第一個接他電話的是國保大隊長。燕先生友好地向他拜年後,便開門見山地說:「隊長,正月初二、初三、初四,連續三天你帶隊帶走了五位法輪功學員,他們各家老小在哭聲中過年,他們本人在看守所受罪過年。兄弟,人心都是肉長的,您心裏是啥滋味?想過嗎?你和你全家大年過的坦然、快樂嗎?」

對方沒吭聲,燕先生直覺感到,他聽進去了。他接著說:「兄弟,法輪功學員修心向善做好人錯了嗎?全世界都支持法輪功,只有中共迫害法輪功,您了解嗎?迫害好人,迫害善良人,這些事咱不能再幹了!」

燕先生接著有理有據地說:「憲法35條、36條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中國沒有一條法律說煉法輪功違法,公安部三次向社會公佈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從一開始就是違憲違法。

「迫害法輪功已被國際法庭認定為是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與納粹同罪。江澤民因迫害法輪功被三十多個國家起訴和控告。美國政府2020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制裁了全球17名人權惡棍,其中有一名是中國廈門思明區梧村派出所警察吳元雄。」

紐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對面集會,聲援訴江大潮,打出「全球公審江澤民」、「人類群體滅絕 江澤民罪責難逃」的橫幅。(戴兵/大紀元)
紐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對面集會,聲援訴江大潮,打出「全球公審江澤民」、「人類群體滅絕 江澤民罪責難逃」的橫幅。(戴兵/大紀元)

國保大隊長:「謝謝你告訴我這些(真相)」

燕先生誠心地勸導說:「您看看,上至江澤民下到一個普通警察,所有參與迫害者都在清算之列。在法輪功問題上,咱不能再糊塗了。中共用謊言蒙蔽了你們、搞運動挾持了你們,可最後中共都是卸磨殺驢呀!你要知道,今天的參與都是將來大清算的罪證。善惡有報是天理,誰都逃不過。

「現在越來越多的警察在明白真相後,都想方設法善待和保護法輪功學員。兄弟,今後當你身不由己時,記住兩句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槍口抬高一厘米。一切就ok了。」

國保大隊長聽到這裏說,「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我知道了。」

燕先生感受到,國保大隊長的人性、良知被逐漸喚醒,回應說:「你是有良知的警察,一定要明大理,知善惡。迫害佛法是天大的罪過。千萬不要一條黑道走到底,毀了自己,害了家人。」

國保大隊長繼續靜靜地聽著。

燕先生接著說:「你看現在社會上貪污腐敗的、殺人放火的、吃喝嫖賭的、坑蒙拐騙的有一個是法輪功學員嗎?21年來,多少法輪功被抓、被關、被判刑、被酷刑折磨,可全國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的報復事件嗎?天下誰沒有父母兄弟,誰沒有妻兒老小,如果是你的親人因為做好人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你會怎麼想?你心裏是甚麼滋味?將心比心呀!」

隨後,燕先生趁熱打鐵,向國保大隊長講述了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及中共腐敗、三代黨魁帶頭把家屬子女移民海外,黨、國區分等事實,並叮囑國保大隊長告訴自己在公檢法部門的同學、同事、朋友趕緊遠離迫害。

國保大隊長整整聽了15分鐘的越洋電話。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唐賓/大紀元)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唐賓/大紀元)

第六天,又有三個警察接聽了燕先生的電話。其中之一的是政法委書記。燕先生根據他的職位和工作性質,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向他講述了法輪功真相。政法委書記靜靜地聽了10分10秒的真相電話。

當天,另外兩個警察也接了他的電話。

第七天,燕先生再次撥通了國保警察A的另一個電話號碼,他的心門打開了,認真聽了10分2秒鐘的真相電話,他的良知甦醒了。

至此,燕先生堅持七天,撥打七個迫害參與者的電話,打通了其中四人電話,三人誠心聽了十到十五分鐘真相。

燕先生再次見證了大陸公檢法人員明白真相後的良知甦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