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務院3月30日公佈最新年度人權報告,再次點出中共試圖以商業壓力操控台灣媒體,並鎖定台灣記者為網攻目標。事實上,這並非美方首次關注此議題,翻開美國國務院近年報告,探究台媒遭施壓篇幅連年增加,反映問題日趨嚴重。

中央社報道,自1977年開始,美國國務院每年依據1961年《援外法》(Foreign Assistance Act)及1974年《貿易法》(Trade Act)規定發佈人權報告,檢視多個國家與地區人權情況。檢視項目包括公民自由、政治參與、政府貪污與透明度、歧視及勞工權益等。

近年來,隨著中共試圖操控台媒問題浮上枱面,台灣社會反媒體壟斷、拒絕「紅色媒體」情緒日益高漲。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對台灣新聞自由關注的篇幅也隨之增加,在過去5年期間尤其顯著。

美國國務院31日發佈的人權報告也再次關切中共透過施壓台灣媒體母公司在中國的商業利益,進而影響媒體運作。報告引述台灣記者表示,要刊登批評中共的新聞有困難,因為北京當局施壓在中國做生意的台灣企業,要他們不得在刊登類似報道的媒體版面登廣告。

報告指出,大力批評中共政策或行徑的台媒也會受到懲罰。旗下記者要入境中國可能面臨嚴格審查,或被拒絕入境;中共人員也鎖定台灣記者的電腦、手機為網攻目標。

報告也提到去年11月中天新聞在台遭撤照事件。報告說,反對黨政治人物與部份學者宣稱,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的決定背後有政治目的,是為了報復中天批評執政黨;但另一方面,中天與所屬的旺旺集團面臨「受中共遙控指揮」的嚴重指控。

不過,報告認為,台灣獨立媒體相當活躍,多能不受限制地表達不同想法,也無可靠報告指出台灣當侷限縮新聞自由。

5年前,美國國務院2016年度報告僅花2段篇幅談論台灣新聞自由及言論審查情形。報告指出,台灣獨立媒體活躍,也多能不受限制表達不同想法,但社會上仍擔憂媒體壟斷可能對新聞自由造成衝擊。

報告也引述台灣國內學者與社運人士表示,媒體自我審查持續在台灣上演,部份媒體因為政治考慮及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當地企業影響,選擇以對中共有利方式呈現報道。

在2017年度報告中,相關篇幅大幅成長至5段。報告點出,台灣社會對媒體壟斷的擔憂,特別是針對在中國有投資的企業。

除了再次提及部份媒體因為政治考慮自我審查,刊登有利中共報道,2017年度報告進一步指出,北京當局會利用「拒絕採訪」(access denial)的手法,懲罰「報道內容與中國政策不夠一致」的台媒,以增強施壓效果。

報道舉例,2016年10月,中國國台辦禁止《自由時報》、《上報》和《鏡周刊》記者,採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時任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在北京的會晤。

2018年度報告則增列3項中共報復台媒手法,包含拒絕入境中國;過境香港期間嚴格審問審查;鎖定相關記者手機與電腦進行網攻。報告也引述台灣記者指出,要刊登不合中共政治胃口的文章有困難,因為北京會施壓在中國做生意的台灣企業,對相關媒體抽廣告。

2020年3月發佈的2019年度報告,由於提及多件涉及中共影響台媒事件,相關篇幅增加至7段。其中一件是中國(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2019年5月利用《北京日報》報業集團、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旺中集團)共同舉辦的「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試圖形塑台媒報道內容。

報告指出,汪洋在會上向台灣記者施壓,要他們利用所屬媒體平台提倡「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及兩岸和平統一等主張。專家認為,汪洋的言論是截至目前為止,中共官員對台媒施壓最直接明確的例子。

報告也提及旺中集團2019年7月對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駐台記者提告,直指此舉「顯然是報復她揭露國台辦與旺中媒體間針對報道內容的協調往來」;台灣國家通訊社中央社也因引述報道被旺中集團提告。

此外,報告說,中國旺旺控股有限公司2019年4月也因《蘋果日報》宣稱,旺中集團在2017年至2018年間收取中共資金達人民幣4.77億元,威脅要提告。

今年3月30日發佈的2020年度報告,再度關切中共試圖以商業壓力操控台灣媒體,並提及北京利用拒絕入境、嚴格通關審查、對記者手機與電腦進行網攻等手法,懲罰批評中共的台媒。

雖然中共非影響台灣新聞自由唯一因素,但上述例子一再顯示,紅色勢力施壓台灣媒體已成長期性問題,短期內恐難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