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日,在加拿大政府答應美國引渡要求而逮捕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後,北京警告加拿大,如果孟沒有被釋放,將招致「嚴重後果」。在威脅後的幾天,兩位加拿大人康明凱(外交官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企業家Michael Spavor)遭拘捕。接著,中共暫停加拿大的農產品向中國進口。

渥太華在這兩名加拿大人被捕後,措辭採取強硬,相比之前經常讚揚中共政權帶來經濟利益的柔和語調,反差甚大。

渥太華除了在外交語氣上的改變外,並沒有讓北京為其「人質外交」付出代價。

有鑑於康明凱和斯帕弗,正在中國遭受沒有外交領事代表出席的閉門審判,我們來看看過去加拿大在應對外國政府有敵對動作時的不同回應,以及聽聽觀察者提出的一些建言,思考如何反制今日充滿敵意的北京政府。

外交關係

昔日,當伊朗裔加拿大籍攝影記者扎赫拉‧卡澤米(Zahra Kazemi)在伊朗遭受酷刑殺害時,時任總理克雷蒂安(Jean Chretien)的自由黨政府,召回了駐伊朗的加拿大大使。另外,時任總理的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的保守黨政府,也在俄羅斯軍事入侵烏克蘭東部後,立即召回駐莫斯科的加拿大大使,並限縮與俄羅斯的外交關係。

如今,根據加拿大全球事務部(Global Affairs Canada)2020年11月的記錄,中共在加拿大有159名外交官,僅次於最佳盟友美國的168名外交官。相比之下,另一個關係良好的盟友英國,在加拿大卻只有28名外交官。

從康明凱和斯帕弗被捕以來(渥太華稱之為獨裁行徑),加拿大政府沒有採取任何方式限制中共在加拿大的外交動作。相反,中共卻限制領事館對這兩名加拿大人的探訪權,並拒絕加拿大外交官參與他們兩人的審判。

中共大使曾多次譴責加拿大,而渥太華卻沒有做出任何反擊。同時,中共外交官仍繼續以正式身份出訪加拿大各地。

儘管高貴林港市(Port Coquitlam)市長韋斯特(Brad West)、多名市議員、以及因中共逮捕康明凱(Kovrig)與斯帕弗(Spavor)而指控中共違反人權的團體,皆已提出嚴正抗議。但是,溫尼泊市長仍於2019年12月,邀請中共大使來訪,除了互相合照留念外,更將照片發佈在社群媒體上。

另一方面,不列顛哥倫比亞市政聯盟(UBCM)也接受中共領事館的捐款,並允許其在該聯盟的2019年溫哥華年度大會上舉辦社交活動,讓中共外交官得以和市政代表取得聯繫。

與中國城市締結姊妹市協議的加拿大城市,也依然維持著彼此間的協議。據《大紀元時報》撰稿人橫河指出,由於市級官員不在外交使節名單上,中國共產黨(CCP)便巧妙地運用這類友誼協定,以更細微的方式將其利益推進。

2022年北京冬奧

國際奧委會(IOC)曾根據中共改善人權記錄的承諾,而將2008年夏季奧運會授予了北京。但當時中共其實已涉入一長串侵犯人權的行徑,包括鎮壓民主維權人士、藏族人、維吾爾族人、基督教徒和法輪功修煉者。其中,法輪功學員在兩年前,已被加拿大研究人員確認,是在中共政府批准下的活摘器官受害者。

2021年2月5日,位於北京的2022北京冬季奧運會展覽中心。(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21年2月5日,位於北京的2022北京冬季奧運會展覽中心。(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從那時開始,中共的非法器官取得,已經擴大範圍,致使維吾爾族人也深受其害。中共政權對維吾爾族穆斯林的迫害,甚至升級到加拿大下議院和兩任美國政府,現都承認其是種族滅絕。

然而,中國竟在2022年冬季,再次獲得奧運會的主辦權利!

在2月22日全體自由黨內閣棄權的投票中,最終國會議員們以229票對29票,敦促國際奧會將中共國移出2020年奧運會。

但聯邦政府卻拒絕就加拿大運動員是否參加2022年冬季奧運會作出決定;並把皮球踢向加拿大奧運委員會,要其決定,而委員會表示傾向讓運動員到中國參賽。

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

3月22日,保守黨國會女議員柏根(Candice Bergen)在下議院表示,當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正在接受[中國]袋鼠法庭的受審」時,執政的自由黨政府竟仍向中共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匯出約四千萬美元。

(註:袋鼠法庭指不公平的法庭審判或裁決。法律就像袋鼠育兒袋中的幼兒一樣被人為左右。)

渥太華於2017年成為亞投行(AIIB)的成員,並承諾在五年內捐款1.99億美元。成立於2016年的亞投行,是由北京領導和控制的國際開發銀行,旨在與亞洲開發銀行和世界銀行抗衡。

有鑑於北京對加拿大的敵對態勢,保守黨要求加拿大撤出投資。

中國高科技公司——華為

加拿大是五眼聯盟的成員,但卻與其它成員國不一致,該聯盟的其它國家已禁止華為的5G網絡或是計劃,並正逐步淘汰華為在他們國內的使用(例如英國),但加拿大卻例外。

2018年1月12日,華為的商標出現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展覽會上。(Mandel Ngan/法新社/Getty Images)
2018年1月12日,華為的商標出現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行的展覽會上。(Mandel Ngan/法新社/Getty Images)

儘管這家中國電信巨頭是一家民營企業,但它與中共政權卻有著密切的關聯。當孟晚舟被捕時,中共當局寧可遭受國際譴責,也要以毫無根據的指控來拘捕科夫里格和斯帕沃爾,以此作為主要的反擊。

根據中國的《國家情報法》要求,所有中國企業和老百姓,必須協助與配合中共各級情報單位、機構。

保守黨和加拿大的許多中國觀察者建議,加拿大必須禁止華為進入加國的5G網絡。

然而,《環球郵報》2月的報道說,儘管出於安全考慮,但因為提供大學研究項目資金,加國聯邦政府仍決定與華為合作。

進口禁令

當華盛頓於2020年,對加拿大加徵鋁的關稅後,渥太華隨即做出回擊美國鋁製品的計劃。

孟晚舟被捕後不久,中共就對加拿大的許多進口產品實行禁令,包括芥菜籽和其它農產品,但渥太華卻未進行反擊。

薩克其萬省省長斯科特‧莫(Scott Moe)呼籲渥太華,採取相應貿易策略以為回擊,但到目前為止,中共尚未對加拿大的進口禁令,付出任何代價。

病毒爆發

在2020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初期,加拿大異於其它盟友國家的做法,仍繼續允許來自中共國的航班入境,而這一舉動獲得北京的讚許。

2020年2月11日,一名防疫人員在中國深圳,對一名武警進行COVID-19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2月11日,一名防疫人員在中國深圳,對一名武警進行COVID-19檢測。(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現今世界各國,尤其是美國和澳洲,紛紛究責中共政權在病毒爆發之初缺乏信息透明,導致病毒後來演變成全球大流行一事。對此,中共已強烈抨擊回應。

如坎培拉為遏止北京在澳洲的影響力而做出反制;以及澳洲人要求中共對病毒爆發負責和提高透明度的立場,都招致了中共對澳洲進口產品徵收高額關稅。

相比之下,加拿大聯邦衛生部長帕蒂‧哈吉杜(Patty Hajdu)居然是讚揚中共在疫情爆發的第一時間內反應敏銳,並駁斥記者質疑關於中共可能少報其感染率的舉動是陰謀論。

在病毒流行初期,加拿大向中共政府寄送16噸的個人防護設備(PPE),而隨後就有消息傳出,中共正在世界各地囤積PPE的供應。沒有多久,加拿大衛生專業人員反而因PPE短缺,深受其害。

當時,北京還讚揚加拿大的PPE出貨貢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說:「我們衷心感謝加拿大在中國對抗流行病時的支持和協助。」

加拿大對中共採取的態度與方式充滿善意,但這卻對被捕的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弗(Michael Spavor)的處境,沒有帶來多大改善。

人權與制裁

加拿大跟隨歐盟的腳步,於3月22日與其它友邦國家,對中共的四名官員和一個實體進行制裁,理由是,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人的人權,進行全面性和系統性地侵害」。

2020年6月4日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附近展示的支持民主標誌。(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6月4日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附近展示的支持民主標誌。(Isaac Lawrence/AFP via Getty Images)

但另一邊,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卻說,該制裁不是針對康明凱和斯帕弗被拘留而做的反制。

加拿大於2017年頒佈加拿大版本《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the Magnitsky law),不久過後,該法就對俄羅斯、南蘇丹和委內瑞拉等國家的官員,實施整體違反人權的制裁,卻唯獨忽略了中共。

多位加拿大參議員也極力呼籲總理杜魯多,應使用該法對中共實施制裁,以反對其無理的拘留康明凱和斯帕弗,以及其箝制香港的民主權利和其它侵犯人權的行為。

同時,美國也採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對中共政權實施制裁,其中包括對維吾爾族人、法輪功修煉者、藏人和香港人民的迫害。

包含特朗普和拜登政府,都已將北京針對維吾爾族人所做的種種行徑,視為種族滅絕。加拿大國會議員於2月22日在保守黨的動議投票下,以266票贊成,對上0票反對,定調中共的迫害是種族滅絕,但杜魯多及其內閣,卻對動議投下棄權票。

加拿大迄今仍未頒佈法律,以打擊國際器官的走私;也未採取措施,對付中共政府准許對良心犯摘取器官的行徑。先前,國會針對此有擬議過私人法案,也得到了議員的大力支持,但是每次會議都在大選前解散,法案也無法走完程序制定為法律。

而許多國家,包括台灣、西班牙、挪威和以色列,都已就此問題而頒佈法律。

軍事參與

2014年正當烏克蘭危機最嚴重的時候,加拿大幾乎暫停與俄羅斯的所有軍事關係,並驅逐在加拿大境內訓練的9名俄羅斯士兵。

2015年1月28日,中國士兵參與在中國東北黑河的冬季訓練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2015年1月28日,中國士兵參與在中國東北黑河的冬季訓練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北京當局於2018年12月,拘捕科夫裏格和斯帕沃爾的同時,據政府內部文件顯示,在與中共往來方面,加拿大全球事務部(Global Affairs Canada)還敦促國防部繼續與中共政權保持軍事接觸。文件還揭示,在加拿大國防部因美國以安全為由施壓後,取消了原本計劃與中共軍隊的聯合冬季訓練。

據加拿大Glacier Media在2021年1月的一份報告中指出,BC省司法學院自2013年以來,已經接受近二千名的中共執法專業人員,進行培訓活動。批評人士說,這無疑是增添諸多安全上的隱憂。

簽證中心和機場安全

反對黨議員提出另一隱憂,即一家在北京辦理加拿大簽證申請的公司,據說該公司的承包商是由中共警察局所擁有。

而到目前為止,聯邦政府竟一直支持這項安排!

2019年1月27日,兩名警官在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外站崗。(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2019年1月27日,兩名警官在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外站崗。(Greg Baker/AFP/Getty Images)

但也在去年的批評聲浪下,使執政的自由黨政府宣佈放棄一家中共國有企業的供應商,不再讓其向加拿大大使館和領事館提供X光安檢機器設備。

社區影響力運作

負責國家安全和情報的議會監督機構,在2018年的報告中表示,北京利用其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統戰部),來影響加拿大的華裔社區以及要求加拿大政治人物採取親中立場。

加拿大華人社區中的許多華人組織,會持續宣傳符合中共利益的立場,包括譴責香港支援民主的抗議活動,和譴責外界宣佈迫害維吾爾人為種族滅絕。

加拿大尚未頒佈針對外國干擾的法律,例如要求代表外國國家的實體必須進行合法註冊。美國和澳洲也尚未頒佈立法。

社會保障基金(退休金)

目前加拿大將主要的退休基金以及大學捐贈基金,都放入中國,以進行大量投資。

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委員會(CPPIB),在2020年的年度報告中指出,目前持有近150億美元的中國貨幣。

該基金還投資中國企業,以生產影片監控設備為主,並且用來作為迫害維吾爾族人的工具。

迄今為止,加拿大退休金計劃投資委員會尚未顯示有減緩或停止在中國投資的跡象。

原文The Price China Never Paid for Its 『Hostage Diploma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在推特上關注Omid:@OGhoreis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