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接種科興疫苗後的死亡率與德國接種阿斯利康疫苗的死亡率對比。(大紀元製圖)
香港在接種科興疫苗後的死亡率與德國接種阿斯利康疫苗的死亡率對比。(大紀元製圖)

港府近期大規模為民眾免費施打疫苗,然而嚴重不良反應個案頻傳。短短的一個月內本港已有13人接種疫苗後死亡,其中11人都打過科興。另外,1名8旬老婦打科興後翌日暴斃家中,但衞生署卻沒有呈報專家委員會及公開事件。有政黨批評署方隱瞞,是剝削公眾知情權,並認為應暫停60歲以上及長期病患群組接種科興疫苗。也有醫師懷疑,有更多類似個案被湮沒。

耐人尋味的是,同樣打國產疫苗,中共高調宣稱接種已超一億劑次的大陸,就沒有通報任何一起接種疫苗後的嚴重副作用或死亡案例。另外,全球接種疫苗已超過4個月,最近卻出現怪異現象:多個國家主要接種中共疫苗後,確診個案不降反升,疫情越演越烈。

*怪象一:港11人打科興後亡 大陸無個案通報

衛生署3月29日公佈,再有一名曾於3月16日接種科興疫苗的61歲男子,於3月28日下午搶救無效後死亡。本港首宗接種疫苗後死亡個案發生在2月28日,即短短1個月內已有13人接種疫苗後死亡,其中11人都接種科興,其餘2人曾接種復必泰(BioNTech),年齡介乎55至80歲。

此外,1名8旬老婦3月20日打科興疫苗後翌日暴斃家中,但衞生署沒有呈報專家委員會及公開事件,與之前13宗死亡個案的處理明顯有異。衞生署3月31日凌晨回應稱,經法醫及醫護判斷死因與疫苗無直接關係,不符合疫苗接種異常事件呈報準則。

民主黨醫療政策副發言人袁海文接受本報採訪時,批評政府不公開資料是剝奪公眾知情權,也會影響公眾對疫苗的信心。他指即使沒有直接關係,當不能排除間接關係時,政府都應如實交代。中醫師張懷烈接受本報採訪時亦表示,懷疑還有其它接種科興疫苗後的死亡個案,只是外界沒有辦法證實。

對於13港人接種疫苗後死亡事件,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3月30日回應表示,現資料顯示大部份個案人士死於心血管病,但所有個案均與疫苗接種無「直接」的因果關係。

不過,醫管局員工陣線副主席羅卓堯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打疫苗後出現死亡,好難說是一個直接關係,但很可能是有一些間接關係,「一般來說有一些間接副作用也不是完全無可能,其實很多藥都會有。」

羅卓堯指出,接種新冠疫苗後出現死亡個案在其它國家亦有出現,或沒有直接關係,但他們都給出數據,然後根據數據去選擇適合的疫苗接種就比較安全。

德國3月30日公佈,截止3月29日有約270多萬人接種阿斯利康疫苗,31人接種後出現血栓,9人死亡,政府決定暫停60歲以下人士打這款疫苗。3月29日,加拿大亦宣佈,鑑於血栓個案的發生,雖暫未出現相關個案,但因有其它疫苗使用,要求暫停為55歲以下人士接種該疫苗。

而對比港府,雖近期因包裝瑕疵問題暫停了復必泰接種,但對於一個月內累計約45萬人接種後出現11宗死亡個案的科興疫苗,卻未叫停接種,做法讓公眾感到擔心。

羅卓堯指出,科興疫苗有效率偏低,對於60歲以上人士的統計學數據不足,且第三期臨床數據尚未在經同行評審的醫學期刊上發表,但港府卻讓老人家接種,現又出現死亡個案,這樣會令到大眾更沒有信心去打。他呼籲,市民應該要打有數據的疫苗 。袁海文亦建議,60歲以上及長期病患群組應暫停接種科興,這樣才是比較保守、安全的做法。

耐人尋味的是,中共衛健委在28日高調公佈,大陸接種國產疫苗已超過一億劑次,但卻沒有通報任何一宗死亡或嚴重副作用的案例。與此同時,在大陸網絡上,有關接種疫苗出現不良反應的言論,也都被迅速刪除。

*怪象二:主打中共疫苗 多國確診不降反升

全球接種疫苗已超過4個月,最近卻出現兩極化的怪異現象。

去年12月最先開始接種計劃的英國,選擇了BioNTech疫苗,並於今年1月引入阿斯利康疫苗,1月9日後疫情逐步回落,至3月27日錄4,715宗,比前一天的6,187宗明顯減少。同樣選擇以BioNTech疫苗為主的美國及以色列,疫情也在打疫苗後顯著趨緩。

不過,選擇接種中共國產疫苗的智利、土耳其及巴基斯坦,確診人數不降反升,疫情愈演愈烈。

智利在2月份已打了近900萬針科興疫苗,平均每100人接種47針,是南美接種率最高的國家。但當地確診人數不跌反升,3月26日更錄得7,626宗的單日確診新高,導致病床供應緊張,首都聖地亞哥近日也將封城。

土耳其自1月中旬接種科興,至少已有800萬人注射,佔總人口超過10%。但疫情同樣於2月下旬後反撲,3月30日更錄37,303宗新增確診,為去年3月11日疫情爆發以來單日最高。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稍早已宣佈,齋戒月全境將周末宵禁。

另外,巴基斯坦從2月初開始使用中共生產疫苗,目前卻正在經歷第三波疫情,全國的感染率上升至11%,是疫情以來的最高水平。其中,有20多個城市因疫情嚴峻須「封城」。

巴基斯坦總統阿爾維(Arif Alvi)3月29日在Twitter表示,他於3月15日接種了由中共國藥集團生產的第一劑疫苗,檢測出現病毒陽性反應。而在此之前,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3月18日接種第一劑國藥疫苗2天後,也驗出病毒陽性反應。

美國陸軍研究所前病毒學研究員林曉旭認為,這個比三期臨床試驗的報告更有說服力。他指出,中共在2月份就聲稱大陸有2千萬人接種了疫苗,卻一直不對外發佈真實的有效率數據分析,「對於接受中國科興或者是國藥疫苗的國家來說,首先就應該要求中國提供接種疫苗以後,中國人自己有多少保護率的這樣的一個數據。」

接種復必泰疫苗的國家,確診率在接種後一直下降。(大紀元製圖)
接種復必泰疫苗的國家,確診率在接種後一直下降。(大紀元製圖)

主要接種科興疫苗的國家,在接種之後不跌反升。(資料來源: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大紀元製圖)
主要接種科興疫苗的國家,在接種之後不跌反升。(資料來源: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大紀元製圖)

*怪象三:科興副作用與安慰劑相若 但孕婦不能打

目前,科興疫苗只發佈了第一期、二期的臨床研究數據,相關數據顯示不良反應比率只有20%多,明顯低於其它疫苗。歐洲病毒學專家、生物技術公司首席科學家董宇紅博士表示,從學術角度看,科興的數據有二個疑點:

第一,在其它各種新冠疫苗中,疫苗注射組的副作用比率,通常都明顯高於安慰劑組。而科興疫苗注射後發生副作用的機率,與注射安慰劑差不多,這一點頗令人費解。而且某些副作用在疫苗組的發生機率,甚至比安慰劑組還要低。

第二,通常來說,注射劑量越高,副作用越多,這在其它疫苗的臨床研究中都可以看到這個現象,稱爲「劑量相關性」。但是從科興疫苗的研究結果來看,似乎沒有這個規律,有些注射劑量低的組,副作用反而比高劑量的組高一些,不符合常理。

董宇紅博士表示,「我們一直期待科興的三期較大規模的臨床數據,可惜的是,現在仍沒有看到發表,加上其I-II期臨床研究組受試者人數較少,所以科興疫苗的不良事件目前還難以評判。」

外界留意到,雖然中共發佈的科興疫苗臨床實驗副作用數據與安慰劑組相若,但中共官媒新華網1月6日曾報道,孕婦、哺乳期婦女不得接種國產疫苗。備孕婦女在疫苗接種後必須推遲懷孕時間,建議在接種3個月以後懷孕。

而大陸一位居民接到當地社區發佈的接種疫苗注意事項亦顯示:「接種新冠疫苗半年內不能要孩子」,暗示國產疫苗或對生育有嚴重副作用。

張懷烈醫師則表示,中共大規模開放接種疫苗的過程中,不停出爐新的指南細則,「所以說,現在接種疫苗的,其實都是摸著石頭過河,用人體做試驗。」

*怪象四:中共擬將疫苗「政治化」 強制民眾接種

中共疫苗數據不透明,大陸民眾也對接種國產疫苗顧慮重重,上海等一線大城市曾傳出民眾消極對待、甚至抵制接種國產疫苗的消息。現時大陸接種疫苗比率僅為7.1%。 

為提高疫苗接種率,大陸各地政府絞盡腦汁搞宣傳,標語更是千奇百怪。其中,深圳打疫苗的宣傳標語是「我們一起打疫苗,一起苗苗苗苗苗」,據悉是改編自《學貓叫》的網絡歌曲。甚至央視女主持也帶頭學,號召人們都去打疫苗,相關事件登上網絡熱搜,令人瞠目結舌。有網民發帖感嘆:「看這樣的宣傳架勢,就知道這場打疫苗的運動進行得不順利啊。」

近日,《大紀元》獲得一份內部文件顯示,為加快接種率,中共擬將疫苗「政治化」,變相強制民眾接種。

這份企業內部文件來自重慶市大型民企小康集團,名為「關於加強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通知稱:「各單位要站在講政治的高度,按照『應接盡接』的原則……嚴格落實主體責任。」「凡新冠疫苗接種工作推進不力和發生問題的單位和個人,集團將從嚴追責問責。」

除了大型企業,強制打國產疫苗的範圍已經開始擴大。海南三亞市鴻港市場蔬菜商戶劉先生對《大紀元》透露,現在必須打疫苗才能進市場,「整個三亞現在都讓打疫苗,強制性的。」

另外,大陸維權律師吳先生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透露,中共公務員系統據說是優先打疫苗,實質也是強迫。 吳先生說,「我理解中國的疫苗效果肯定是不行的,這樣大範圍地來推行,很有可能是來做實驗的。我還聽說有健康碼、出行碼也和打沒打疫苗聯繫起來,這個就很恐怖了,等於是強迫所有人打。」

他列舉以往大陸的疫苗問題時說:「這個(大陸疫苗)安全率、合格率、有效率都是很低的,以前就有小孩子被打疫苗後,殘的殘,傻的傻。(中共病毒疫苗)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它們(當局)明知道品質不太高的情況下,還向十來億人強推這個東西,實在感覺太恐怖了,真的是拿人的命開玩笑。」

此前,秘魯臨床數據顯示,大陸國藥集團的兩款疫苗,有效率僅為11.5%和33%,巴西數據顯示,科興疫苗的有效率也只有50.4%。而中國大陸多年來頻繁爆出的毒疫苗、假疫苗事件,更是屢見不鮮,讓人觸目驚心。

2018年長生生物的白喉破傷風百日咳混合疫苗事件中,有25萬支劣質疫苗流入市場;2013年大陸南方發生多宗嬰兒注射乙肝疫苗後致傷致死事件;2007年山西疫苗事件導致近百兒童中毒或致死;2005年安徽甲肝疫苗異常事件導致1人死亡、20人重傷、121人異常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