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威專家連爆病毒猛料

近日,連續有重量級人士出面指證,中共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而且給出了進一步證據,頓時引起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

首先一個重量級人物,是前美國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醫生。他在上周接受CNN採訪說,他相信中共病毒最有可能是從實驗室洩露出來的,儘管這並不意味著是被故意釋放出來的。

他同時還指出,作為一個一生都在病毒學中度過的病毒學家,他根本不相信這個病毒會在某個時候突然從蝙蝠身上傳給人類,並迅速獲得如此之高的人際傳染性。相反,他認為病毒是在武漢的一個實驗室裏獲得有更強的傳染性之後,在2019年9月或10月的某個時間意外洩露出去了。

雷德菲爾德還強調,這是他的個人觀點,他如今是沒有官職的平民了,有權持有這樣的觀點。

雷德菲爾德的話透露出兩個重要的信息:

● 第一個,他的話實際上涉及到了關鍵的「中間宿主」問題,等於印證了蓬佩奧在任時國務院公佈的那份報告的核心信息:中共一直在對病毒進行獲得性功能研究。因為如果是自然來源的病毒,不太可能在沒有中間宿主的情況下,可以一步到位從蝙蝠身上直接感染人類並成為有史以來傳染性最強的病毒之一。

● 第二,這個觀點並不僅僅是他個人觀點,他是前CDC主任,如果他非常肯定這個結論,顯然在CDC這個系統,甚至在整個病毒學界,都有相當比例的專家相信這個結論,只不過在此之前沒人公開說出來而已。他說自己現在沒有官職了才說出來,等於在暗示在職的時候受到了某種壓力不能說。

出於大眾不知道的原因,雷德菲爾德並沒有進一步給出詳細的證據,但很快就有人彌補了這個不足。

就在28日,前美國國務院負責領導針對中共病毒進行調查的專家大衛埃捨爾向英國《每日郵報》透露說,根據他們掌握的情況,至少有三位武漢病毒所的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的第二周,因神秘的呼吸道疾病而病倒並入院治療。而根據關係密切的外國政府的「可靠」信息,其中一位研究人員的妻子於當月晚些時候去世。

埃捨爾坦率地說,這很難百分百斷定就是新冠病毒,但可能性非常高。

埃捨爾的爆料是美國權威人士首度釋放出如此具體的信息,無疑是很有份量的,那麼有沒有其它途徑對此予以證實呢?答案是:有,而且這份證據就來自中共自己的專家。

證據來自中共自己的專家

根據大陸媒體《健康時報》報道,官方認定的2019年12月8日可能並非最早病例的發病時間。

武漢大學教授宇傳華接受採訪證實,他們掌握的數據庫有4.7萬左右病例,隨著對數據研究的深入,宇傳華發現了越來越多12月8日之前的病例。其中較早的一個病例是在2019年9月29日發病的患者,數據顯示該患者沒有進行核酸檢測(按照中共官方說法,那個時候也不可能有核酸檢測手段),他是被臨床診斷(CT胸片診斷)為疑似病例,最終患者死亡。此外,在11月還有兩個患者病例,發病時間分別是2019年11月14日和11月21日。

非常詭異的是,根據美國獲得的信息,11月14日的病例與武漢某研究員妻子死亡的時間非常吻合。而更加詭異的是,在中共衛生部門發佈封口令的當天,宇傳華就通過電話聯繫記者要求撤回稿件,並聲稱相關病例的日期輸入有錯誤。

如果我們簡單回顧一下2019年秋天的相關事件,就會發現這些信息都有很巧合的對應。

2019年9月18日,武漢軍運會前,武漢天河機場突然舉行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及核輻射超標的演練。該演習以實戰形式,模擬了機場口岸通道發現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病例的處置全過程,從流行病學調查到設置臨時檢疫區隔離,再到病例轉送和衛生處理等多個環節。武漢官方這次極富預見性的演習在時間上剛好與9月底的死亡病例是對應吻合的。

此外,《南華早報》在去年3月13日的獨家報道披露,他們獲取的一份沒有公開的政府數據表中顯示,一名55歲的湖北省男子可能是當時已知的最早感染病例,日期是在11月17日。

這和宇傳華披露的11月病例也是對應吻合的,說明早在2019年11月已經在武漢以及武漢之外的地區出現人際傳播。

我曾經和大家詳細討論過,國藥集團董事長於清明公開承認該集團4級黨政領導早在2020年3月就注射了疫苗,從滅活疫苗研發的最短極限周期半年左右來看,中共應該是在2019年9月前後就啟動了疫苗研發,這個時間點也和宇傳華報告的死亡病例以及武漢官方的演習時間一致。

非常耐人尋味的是,與病毒來源相關的問題還有兩個重要信息也在近日被釋放出來。第一個是美聯社在29日搶先披露了世衛專家組前往武漢調查的「接近最終版本」的疫源報告草稿。

世衛專家組出台武漢調查報告

根據該報告內容,專家小組提出4種疫源可能性,概率最高的是病毒宿主傳染第二種動物後,後者再傳染人類,被評為「可能至非常有可能」(likely to very likely);其次是蝙蝠直接傳染人類,被評為「可能」(likely)。

第三種是透過冷凍食品傳播,被評為「可能但機會不大」(possible but not likely);至於經由實驗室外洩則被評為「極不可能」(extremely unlikely)。

這份報告可以說既沒意義也有意義。為甚麼這麼說呢?

說報告沒有意義,是因為這份報告實際上是在中共操縱之下出台的,其中不僅有中共專家的參與,也有達薩克這類親共專家的參與,同時還有中共政府明顯干預整個調查過程的因素,所以其可信度非常低。單純從疫情溯源的學術角度看,其政治價值遠遠高於科學價值,所以說沒甚麼意義。

其中尤其是「冷凍食品鏈傳播理論」,一直以來都是中共官方唯一在極力渲染的說辭。這是一個違反基本傳染病常識的說法,如果病毒真的是國外某種冷凍食品通過進口傳播到武漢的,那麼源發地和其它進口地點必然會出現多點同步爆發疫情,這和我們看到武漢密集爆發後,以此為中心向周邊及外界擴散的事實完全不符合。

這樣一個中共絞盡腦汁杜撰出來的甩鍋理論,居然被硬塞進了世衛官方報告,可見中共對世衛組織的影響力。這也從一個側面印證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自己的說法,他對這份報告中的「方法論和過程」表達了疑慮,原因是「北京顯然協助撰寫報告這個事實」。

布林肯表示不信任報告 卻暗示不追責

說這份報告有意義,是因為這給布林肯直接帶來一個很大的問題:他一方面表達了對中共的不信任,也間接表達了對世衛組織這份調查報告的不信任,但他在美國是否應該對中共就隱瞞疫情進行追責的問題上卻採取了鴕鳥政策,聲稱雖然有必要「為過去究責」,但他強調,拜登政府的「焦點有必要放在替未來建構更強健的系統上」。

布林肯在連線CNN表達這個態度的時候,甚至連CNN的主持人都感到難以接受,當即以強硬的語氣追問,說難道就這麼算了嗎?對中共沒有任何懲罰嗎?布林肯只好含糊其辭,說我們先等著看看世衛的報告。

其實,拜登政府的這個表態,實際上和雷德菲爾德、埃捨爾等專家,包括和蓬佩奧時代的國務院發表的正式報告出現了隔空交火的狀態。

此前我們說過,拜登公開給習近平交底,不會尋求衝突、不會推翻中共政權,這是第一大減壓措施,去掉了習近平一大塊心病;現在又公開暗示不會追責疫情問題,等於再次摁下了減壓閥門,去掉了習另一塊心病。

為甚麼拜登政府可以無視美國巨大的生命和財產損失,輕易放過中共的責任?

在我看來,這背後至少存在兩個因素,一個是拜登在競選期間為了打擊特朗普,將美國疫情損失的責任幾乎全部怪罪到特朗普的頭上,這是為了大選的政治利益而刻意迴避了中共的根本責任。也就是說,是拜登自己把事情做極端了沒有留甚麼餘地,結果就是他現在無法轉頭去追責中共,因為一旦這樣做了,就等於自己否定了自己之前那些「全是特朗普的責任」等極端說法。

另一個因素是拜登政府目前並不想與中共完全對立。

西方如果要對中共嚴厲追責,這將是中共難以承受的經濟代價和道德代價,習近平的雄圖霸業大夢勢必被終結,這只會造成一個結果,就是中共撕破臉與西方徹底對立大幹一場。

為甚麼特朗普敢掀桌子 而拜登不敢?

這種結果,一直都是西方左派最怕的局面。多少年來,美國政壇的「擁抱熊貓派」之所以屢屢得手,左右美國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就是因為這個終極恐嚇策略,總是聲稱如果中共徹底翻臉將對美國和西方不利,保持合作還有可能促成中共轉變等等。

這個情形和當年納粹開戰之前的歐洲極其相似,為了保住眼前的短期利益,結果就是縱容了納粹的進一步囂張。為甚麼蓬佩奧說「軟弱招致戰爭」?他就是在警告這個歷史教訓。

我們都知道,拜登政府很多人過去都和中共有各種利益關係,換言之,多多少少都有把柄在中共手中。

一旦與中共完全對立、交惡,可能引發中共進行針對性的報復,這可以說是拜登政府的先天軟肋。

特朗普這個周末在接受霍士採訪評論阿拉斯加中美會晤的時候說,如果是我在場,甚至是萊特希澤等人在場,他們一定會站起來走人。

為甚麼特朗普敢掀桌子而拜登不敢?根源就在於左派的慣性綏靖政策被中共拿捏住了,而綏靖的背後是深層的利益勾兌。

最關鍵的是,拜登的軟弱並未換來中共的投桃報李。相反,中共借世衛組織的報告狠狠反咬了美國一口。

中共借世衛報告狠咬美國一口

根據最新的《華爾街日報》的消息,該報已經拿到了尚未正式發表的世衛調查報告全文。在報告中,中共除了強行加入那個可笑的「冷凍食品傳播理論」,更毫無顧忌地引用了中共對2019年底在武漢舉行的國際集會有關的疾病研究內容,並要求考慮當年10月的世界軍運會各國參賽人員的健康數據。

報道說,中共官員已經露骨地表示,參加這些運動會的美國代表團可能已經將病毒引入武漢。

中共顯然是精心算計好了,先利用世衛報告鋪墊「海外輸入」的可能性,同時埋下一個調查武漢軍運會參賽人員健康數據的伏筆。

軍運會參賽人員的健康數據在誰手中?當然都在中共手裏。下一步中共完全可以根據需要製造出一些高度疑似海外輸入病毒的數據出來,然後宣佈說,病毒最初就是美國傳來的。所以說,拜登在就職後第一時間就宣佈重返世衛組織是一個多麼愚蠢的決定。一旦美國承認了世衛的合法性與權威性,等於送上門去挨刀,送上門去讓中共甩鍋在美國頭上,拜登對世衛的結論無論承認還是不承認都很不好辦。

這個作繭自縛的邏輯怪圈,現在已經真真切切體現在了布林肯對追責問題含糊其辭的話語中。我們不妨可以先把話說在這裏,拜登政府現在的被動只是開始,等到中共一步步把甩鍋做實在美國頭上的時候,到那個時候,恐怕不排除會出現中共反過來要求對美國追責、要求美國賠償的天下奇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