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中共瞞報疫情致使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擴散全球之際,新上任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文散佈「美軍傳毒論」。他的職業身份雖未能給無根據的指控增加分毫可信度,卻帶紅了一種新型外交風格,中共官媒稱之為「戰狼外交」。而如今,中共不但驅使「戰狼」闖入最高政治級別,還向世界展露出更大的惡意和圖謀。

透視「戰狼外交」:中共爭奪世界新秩序 不要尊重 要畏懼

剛剛落幕的阿拉斯加中美會談在世界最高層級的外交舞台上,上演了中共戰狼的最新表演。

開幕式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僅如實闡述了拜登政府「聯合盟友與中共競爭性接觸」的政策和現實,而且是使用標準的外交語言、可能坦率但並不粗魯。而中共外辦主任楊潔篪則不管美方言論,現場直接嗆聲「你們沒資格」「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這就是「戰狼外交」——不講道理的言語攻擊、威脅或誹謗。

再配以中國國內的煽情報道,更能表現戰狼外交的全貌。陸媒報道中美會談最常見的話語包括,「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美國沒資格」。

戰狼外交是對習近平推行強硬外交政策的稱呼,名稱據說源自中共宣傳的軍隊電影《戰狼》。

不過,對共產黨有所了解的話就會知道,戰狼外交其實不是習近平治下的偶然產物,而是信奉「假惡暴」的中共政權必然會誕下的惡果。

在崇尚暴力和鬥爭的中共黨文化中,狡詐而又凶殘的狼就是力量和強大的象徵。在2019年和更早時,趙立堅、華春瑩等個別人就因為頻發攻擊性言論而被陸媒讚為「戰狼」外交官。

據路透社去年3月報道,2019年習近平對外交部下達了「鬥爭精神」的指示。從那時起,為了博取上位,為了黨的國際新秩序,像狼一樣凶狠就成為中共外交官們的言行準則。戰狼外交應運而生。

而中共病毒瘟疫在給各國帶來恐懼和死亡的同時,也將中共的戰狼外交推向了世界。

2020年3月,趙立堅發推指責美軍或將病毒傳入武漢。他這番毫無底線的陰謀論,打響了「戰狼外交」在國際上的凶名。

當月中共駐巴西大使發推指稱,批評中共的巴西總統之子「感染思想病毒」。4月中共駐澳洲發言人威脅抵制澳洲產品。自此中共外交官們開始四面出擊,或為疫情責任甩鍋,或威脅東道國閉嘴,甚至從口水戰發展為赤膊上陣,例如去年10月在斐濟動手毆傷中華民國外交官。

種種醜行、暴行,就是戰狼外交的真實詮釋。

儘管外交官們的戰狼表演可能在中共體制內博得上位,但在國際上迎來的卻是孤立。

去年的疫情、以及疫情中的戰狼外交行為,差不多摧毀了中共本就所剩無幾的國際形象。

在最新中美會談中,中共最高級別的戰狼咆哮,收穫的也是自由社會的迎頭痛擊。會談後,拜登政府協調歐盟、英加等國,對中共在新疆的人權暴行實施了統一的新一輪制裁行動。

自由社會和西方文化可能難以理解,戰狼外交明明遭人憎惡,習近平為何要一意孤行?答案依然在於中共其黨,而非習近平其人。

在中共的鬥爭哲學中,權力源自於畏懼、而非敬重。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著名言論「槍桿子裏出政權」,以及中共政權歷來奉行用殺戮和謊言統治民眾,就是源自於此。

狼只會讓人害怕,戰狼外交也是一樣。習近平驅使戰狼們全面出擊,以及意圖建立的世界新秩序,要的從來都不是國際社會的尊重或信服,而是畏懼和屈服。

阿拉斯加會談或成「戰狼外交」分水嶺

如果說,戰狼外交是中共邪惡本性必然露出的獠牙,那麼最近舉行的阿拉斯加中美會談或許是中共外交的一道分水嶺。中共在會談中、以及其後的表現,正釋放出不同尋常的訊號:戰狼們似乎不再是一盤散沙各自為戰,而是由最高層統帥著,進行出擊和圍獵。

中美會談後,中共當局對西方國家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

3月22日,在西方國家自1989年「六四」以來首次對中共進行統一制裁的當天,中共對歐盟發動報復性制裁。

3月24日,共青團在國內帶頭掀起抵制H&M等外國品牌的文革式運動,以反擊國際制裁。3月26日、27日,中共又接連宣佈對英國和美、加實施制裁。

值得一提的是,3月2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專門在記者會上拋出了所謂美國搞亂新疆的鐵證影片。這也是中共外交部記者會現場首次播放影片。

該影片據稱是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幕僚長威爾克森(Lawrence Wilkerson)2018年8月在羅恩·保羅和平與繁榮研究所(Ron Paul Institute for Peace and Prosperity)舉辦的一場論壇上的發言。威爾克森在發言中講解了他對美國阿富汗軍事行動的個人看法,其中提到「CIA(美國中情局)如果想要破壞中國穩定,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維吾爾人製造動盪」。

不過華春瑩播放的是經中共編輯過的影片片段。大紀元記者核對原始影片後(原始影片超連結)確認,中共版影片刪除了威爾克森上述觀點的後續講話內容,包括威爾克森補充說,「我沒有說現在有這麼做……這只是一個可能性。」

面對新聞會上記者的追問,華春瑩未能提供與所謂新疆陰謀論相關的任何其它證據。

威爾克森退休多年,並無證據顯示他與前任和現任美國政府的任何政策有關聯。

習近平升級「戰狼外交」 試探美國

用對美國政策持批評態度的非官方人士提出的「一個可能性」,作為指控美國陰謀論的官方證據,華春瑩的這種表演與同事趙立堅去年「美軍傳毒」的出格言論,似乎如出一轍。

然而細究之下,兩者存在不小的差別。

前者發生在中共外交部新聞會上,行使的是職務行為,代表了官方態度、甚至是最高層的意志。而後者和許多中共外交官之前只是在當地或社媒上打口水仗,不但層級低,而且明面上多屬個人行為。

再細品阿拉斯加會談,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次會談不但是中共與美國新政府進行的首次高層會晤,級別高;更為重要的是,據美國國務院前首席智囊余茂春透露,本次會談是應中共請求而舉行的。

也就是說,習近平低聲下氣地請求美國會晤,難道只為利用乞求來的機會對美國打臉?

緊接著,中共外交部公然在官方場合拋出炮製過的莫須有言論、作為指控美方的證據,將戰狼外交擺上對外窗口和枱面。

種種反常意味著,習近平可能不再滿足於戰狼外交演戲給國內看,或讓人畏懼招人恨,而是另有所圖。

西方社會通常將戰狼外交解讀為中共對國內表現強硬形象,這種理解很可能正是中共設計和期望的反應。但其實,強硬形象只是戰狼外交的附帶效果。戰狼們只是按照黨的意志去表演,有時候「和平發展,永不稱霸」也是黨需要表演的主題。

那麼在當前國際形勢下,戰狼外交被習近平提拔至最高級別,行事如此高調、肆無忌憚,很可能是擔負著中共更深層的戰略意圖。

許多人可能曾在電視上看過豺狼或鬣狗群圍獵的場景,鬣狗們有時會虛張聲勢地恫嚇強大的對手,其實是測試對手的反應,尋覓進攻時機。

眼下的戰狼外交,或與鬣狗戰術有相通之處。美國的確對中共戰狼做出了反應。

3月25日,拜登在上任首場總統記者會上明確表態:美國不尋求對抗,但將阻止中共超越美國。24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北約總部發表演講時呼籲加強聯盟,但指出美國不會強迫盟友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各國可以在可能的領域與中國(中共)合作」。

這可能就是戰狼外交的最新政治任務。戰狼們由中共最高層親自統領著,對後特朗普時代的國際社會和美國政府進行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