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前,山東訪民張楓英在北京搭乘巴士上班途中被地方官員綁架,後被關押在淄博市看守所至今。其未婚夫胡正秋日前接到恐嚇電話,要家屬不要再提(法官)搶劫財產之類的事,否則她可能會被判入獄。

山東淄博的張楓英因控告法官搶奪其財產,長期在京打工、維權。2月27日早上,她和胡正秋在上班途中被淄博當局從巴士上攔截,她被綁架回淄博,後以「尋釁滋事罪」被關進淄博市看守所關押至今。當時湖北籍的胡正秋撥打110報警也被抓,兩會結束後胡正秋才從武漢市的黑監獄被放出。

之後,胡正秋每天都向淄博當局呼籲:「無罪釋放張楓英」,並向社會大眾公佈當局綁架事件真相,聲討淄川公安局的犯罪行為。

胡正秋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淄博市淄川區公安局治安大隊在北京隨意抓捕公民張楓英。淄川區的警察向上級回覆稱,張楓英在北京纏訪。張楓英從來沒有在北京纏訪。淄川公安局還偽造張楓英在網上發佈不良資訊的證據,對此指控,我們要求淄川公安局拿出證據,否則淄川公安局就是打擊報復舉報人的犯罪行為。我們強烈要求無罪釋放張楓英。」

胡正秋說,「張楓英在被綁架過程中遭地方人員毆打受傷,現在關押在淄博市看守所。我們家屬要求淄川區公安局為她治療病情,但已經31天過去,公安局一直未治療張楓英的病情。」

張楓英的工廠因為業務欠款,遭到上游廠商要求馬上給貨款,否則就不讓工廠運行,上游廠商隨後召集來幾十人堵廠,並要求用工廠來抵債,張楓英沒有辦法只好停產。上游廠商就將張楓英告到法院,當時該案的法官是李純義。而上游廠商在沒有任何法律文書情況下,搶走了張楓英價值500萬元的設備及原物料,並且把廠房也給拆了。張楓英被打傷送往拘留所,釋放後向上級有關部門反映,但法院稱法院沒有參與此事。

胡正秋表示,「法院沒有參與,那麼就是李純義打著法院名義私自辦案。就憑法院的回覆,就可以立案偵查法官李純義違法犯罪的行為。但淄川公安局卻包庇李純義,將控告法官的公民張楓英從北京抓回送淄博市看守所羈押。」

胡正秋還表示,「張楓英控告法官就遭到淄川區公安局抓捕,還被打傷,法官違法犯罪卻無人敢抓。這樣的政府能為民辦事嗎?我將為我的家人誓死控告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