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提前得到一份中國-世衛聯合報告副本,將病毒起源分成從最可能到最不可能4種,將實驗室洩漏作為最不可能並不再研究。對此持不同觀點的專家團體紛紛發聲以致法律訴訟以揭露事實真相。

中國-世衛聯合報告:病毒起源四可能四不可能

美聯社提前得到了一份中國-世衛關於病毒起源聯合報告的副本,副本的來源是一位世衛成員國駐日內瓦的外交官,也從另一位外交官得到了正式報告,但在世衛正式公佈之前不能發佈。

報告列舉了4種可能性,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是蝙蝠—中間宿主—人類,蝙蝠直接傳人是可能的,通過食物冷鏈從國外傳入可能不大,最不可能的是實驗室洩漏,並建議以後繼續研究這幾種假設,除了實驗室洩漏,建議不再研究。

各界反應,因為對報告的內容早有披露和估計,這個反應上周就開始多起來了。上周末美國務卿布林肯表示美國對這份報告的製作方法和撰寫過程「確實感到擔憂」,包括中共當局「顯然幫助撰寫了這份報告」。

中共立即利用這個報告攻擊美國, 外交部發言人官方推特質疑美國為甚麼不能像中共那樣公開透明,邀請世衛調查美國。還針對布林肯的採訪要求美國問問世衛專家哪一部份是中國幫助撰寫的。

世衛報告兩點突破底線 引發訴訟案

這個世衛聯合報告至少兩點是突破底線了的,冷鏈說是已經被世衛和美國CDC否認了的,完全是屈服於中共放進去的,而可能性最大的實驗室洩漏說不僅放在極不可能,而且未來不再繼續研究。

可能是作為一種對應,對世衛以致美國國家衛生院(NIH)等做法不滿的團體、個人也接連接受採訪,甚至發起法律訴訟以揭露真相。

司法觀察的訴訟案,起訴對象是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根據信息透明法要求公開NIH和WIV(武漢病毒所)之間的基金、合同,特別是NIH給WIV的科研經費。

這是因為NIH拒絕了司法觀察去年4月要求公開信息的要求。那次要求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公佈所有和WIV之間的通訊紀錄,所有這兩個機構之間的合同、協定和相關文件,所有報道說的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提供給WIV 370萬美元經費的文件、報銷憑證等。

NIH和世衛專家與WIV關係密切

去年4月,NIH暫停了和WIV合作的生態健康聯盟的經費,但8月份,又給了生態健康聯盟750萬美元基金,這筆經費的研究包括了東南亞和冠狀病毒。

幾乎1年了,科茨醫生拒絕提供任何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和WIV關係的信息。而2020年10月,司法觀察從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得到的報告顯示,科茨批准了一份新聞稿,支持中共對疫情的反應。

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教授理查-阿爾布萊特接受採訪,談達薩克不合適作為世衛專家組成員。 他認為一個可信的調查,其調查員必須是沒有利益衝突的,任何成員都不應該是被調查的一部份,也不應該和被調查者有密切的關係。

而可信調查的第一個條件是應該承認實驗室起源的可能性。阿爾布萊特教授特別指出生態健康聯盟的達薩克,在經濟和科研方面都和WIV有聯繫,是他將NIH的部份基金轉包給WIV,而他本人是WIV的合作者和論文共同作者。

在生態健康聯盟的推特上,有達薩克和科茨合照,是2016年關於寨卡病毒研討會上,達薩克是主要報告者,而科茨是特別嘉賓。

所謂最可能的中間宿主說 全部依據中方提供

我想對這幾種可能性做一個分析。按照世衛報告的順序,最可能的中間宿主說,根據是:1)SARS和MERS都有中間宿主,2)穿山甲和水貂都是中共的說法,以穿山甲為例,今年2月5日發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研究,科學家們比較了SARS-CoV-2,目前發現的最相似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名RaTG13以及從馬來西亞穿山甲中分離出的冠狀病毒(樣本來自中共當局查貨的走私穿山甲)的spike蛋白的結構。

這兩個來源都很可疑,RaTG13來自WIV,至今外界沒有人知道有沒有這個病毒,唯一的來源是石正麗團隊的一家之言,即7年前在雲南發現,去年對病毒來源質疑聲最高的時候突然發表了基因序列,很多預印文章懷疑是人工編出來的基因序列。

而最早穿山甲的鑒定和發表的單位華南農業大學,雖然被當局說是穿山甲樣本最多的機構,卻說這次的樣本並非來自自己,而是有關部門給他們的。

有關部門為甚麼自己不能鑒定而要讓華南農業大學出頭?有關部門是哪個部門?另外這個實驗還證明了雖然穿山甲病毒可以和人受體結合,蝙蝠冠狀病毒卻不能和穿山甲受體結合,這就基本排除了穿山甲是中間宿主。因為理論的途徑應該是蝙蝠到穿山甲,然後在穿山甲體內突變感染人,這裏第一步都完成不了。

可能的直接跨種跳躍說。這在科學界基本上是否定的。感染蝙蝠的病毒不會感染人,這不是說絕對沒有可能,但世衛這麼說應該是沒有甚麼證據的,要是有,早就有報道了,世衛的報告基本沒有新的東西,因為全部依據都是中方提供的,不是他們自己調查來的,甚至都不是他們要求得到的。

冷鏈只是傳播途徑而不是起源

很不可能的冷鏈說,剛才說了,冷鏈是中共的說法,即使如此,冷鏈也只是傳播途徑,而不是起源,就像已經到了人傳人了,多一種其它傳播途徑沒甚麼要緊的,重要的是起源。

再說,冷鏈也需要在源頭上有早於武漢的疫情爆發,才有可能污染到冷鏈。這是世衛無條件的接受中共的甩鍋。

最不可能的實驗室洩漏說實際上最可能

最不可能的實驗室洩漏說。實際上是最可能的。世衛報告認為武漢病毒所和所有武漢的此類研究機構防範都非常嚴格,不可能洩漏。這是最荒唐的理由。

一個沒有國際監督的P4實驗室由中方自己運作,居然不可能洩漏,連中國科學家都不會相信,更不要說SARS已經有實驗室洩漏的歷史了。

理由簡單重複一下:武漢沒有蝙蝠,尤其冬天。但武漢有全世界最大的蝙蝠冠狀病毒研究機構和病毒樣本,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做功能增強實驗,就是改造蝙蝠刺突蛋白實現跨種感染,發表過論文,中國軍方有和中共病毒除了刺突蛋白外幾乎一樣的病毒樣本,可作為基因改造的骨架,而SARS刺突蛋白可作為改造成中共病毒刺突蛋白的模板。一般有點常識和邏輯的應該不難看出這裏面的關係。

作為一種傳染病的起源地本身沒有甚麼可責備的,也沒有甚麼可抵賴甩鍋的,除非當局知道這不是自然起源。

別人追究中共的責任,1)事後的隱瞞和壓制;2)疫情來源是否人為因素造成。世衛與中共聯合報告否定了人為因素,起到了繼續隱瞞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