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衛生組織的病毒起源調查報告在周二(3月30日)出爐。報告未能就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否是病毒起源做出定論。報告同時指出,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極不可能」,但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否決稱,對實驗室洩漏的研究尚不充份,需要進一步調查。

世衛調查團的這份報告長達123頁。《華盛頓郵報》在其正式發佈前獲得了報告副本。

華南海鮮市場是否是病毒來源尚未定論

2019年底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早期病例中,很多與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有關。中共官方早期宣傳,病毒來源與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有關。

世衛組織調查團隊在2月份訪問了華南海鮮市場,並分析了早期病例的數據,以研究它們是否與該市場有關。根據現有數據,世衛調查人員未能就該市場是否是疫情最初來源得出確切結論。

研究團隊發現,在確診的早期病例中,只有28%的病例只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還有5%的病例既接觸過華南市場,也接觸過其它市場。報告還指出,已知發病較早的冠狀病毒病例「沒有接觸過華南市場的歷史」,而在早期病例中,47%的病例完全沒有市場接觸史。

然而,報告指出,雖然這可能意味著華南市場不是疫情的原始來源,但許多較輕的病例可能被漏掉,被感染者沒有就醫。「因此,不能對華南海鮮市場的角色下定論。」世衛調查人員在報告中寫道。

報告還指出,在中共官方爆出已證實的感染病例之前兩個月,也就是2019年10月,就已經有92例患者出現類似COVID-19的症狀。

和SARS-CoV-2(導致武漢肺炎的病毒)已知的最接近的病毒在中國雲南省的蝙蝠中被發現。然而,報告指出,由於這兩種病毒之間的演變距離「估計為幾十年」,因此另一種動物可能是將病毒傳給人類的中介。

儘管報告認為這種情況最有可能,但沒有直接證據表明哪種動物可能是作為中介。在穿山甲中也發現了高度相似的病毒,穿山甲是一種瀕臨滅絕的動物,看起來好像是食蟻獸和犰狳之間的雜交物種,但沒有更有力的證據表明它們是SARS-CoV-2病毒的中間宿主。

報告還指出,在大流行期間發現的「水貂和貓對病毒的高度敏感性」表明,其它動物可能成為SARS-CoV-2的潛在宿主。

病毒是否從實驗室洩漏

世衛調查團得出的結論是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極不可能」,並在最後報告中只用了相對較小的篇幅闡述了實驗室意外洩漏的想法。

《華郵》稱,在得出這一結論時,報告承認實驗室洩漏確實發生過,而且武漢病毒研究所(WIV)收集了與SARS-CoV-2最相似的冠狀病毒株。報告還指出,武漢市疾病控制中心的一個實驗室於2019年12月2日搬到了華南海鮮市場附近,「這種搬遷對任何實驗室的運作都會造成干擾。」

不過,報告很快就否定了這次病毒由實驗室洩漏這一觀點,稱武漢從事病毒研究的實驗室有良好的安全記錄,武漢實驗室「沒有報告因搬遷而造成的干擾或事故」,而且在疫情發生前並沒有從事蝙蝠冠狀病毒的研究。

有批評人士譴責世衛調查團已被政治化,受到中共政府的施壓,並沒有去公平審查一些情況。

根據報告,武漢病毒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石正麗從事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她說,在三年的研究中,工作人員中沒有發生感染,血清樣本也沒有發現工作人員發生感染。

但石正麗的說法已經遭到美國調查的反駁。1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一份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所作所為的事實核查。事實核查稱,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武漢病毒研究所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於2019年秋季發病,這是在首次中共病毒確診病例之前,這些研究人員的症狀與COVID-19和常見季節性疾病一致。這引發了人們對石正麗信譽的質疑。

對於報告得出病毒從實驗室洩漏「極不可能」,世衛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二表示,調查團並沒有充份分析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他表示,仍需要進一步調查,可能會派遣額外調查團再次回到中國調查。

「我不相信這一評估足夠廣泛」,譚德塞說,「需要進一步的數據和研究才能得出更有力的結論。」

中共拒絕提供原始數據 世衛報告未能得出病毒起源結論

《華郵》稱,報告內容可能會令很多期望揭開中共病毒最大疑團的人感到失望。

自從世衛專家團隊在1月和2月期間在中國進行了4個星期的調查以來,該報告一直備受國際期待。但最終報告並未就病毒的起源得出任何明確的結論。

世衛團隊的一名調查員此前曾向媒體披露,在中國調查期間,中共拒絕向調查團提供早期COVID-19病例的原始數據。

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周二表示,前往中國武漢研究中共病毒起源的世衛調查團在中國獲取數據受阻,病毒起源需進一步調查。

前總統特朗普時期的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3月26日告訴CNN,他相信,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洩漏出來的。作為病毒學專家,雷德菲爾德質疑病毒從動物傳給人的說法,他說,病毒從動物傳給人且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得如此之好,這在生物學上說不通。

「我的看法是,我還是認為武漢的這種疾病最可能的病因是(病毒)從實驗室逃逸。」雷德菲爾德進一步闡述,「別人不相信。那可以。科學將最終弄清這一問題。」

「這是我的看法」,雷德菲爾德說,「但我是一個病毒學專家。我的一生都在和病毒學打交道。」

他說,他的這一說法並不帶有任何意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