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度的奧斯卡頒獎典禮,由於疫情的關係,從2月底延期到4月25日。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小金人花落誰家,成了中國人乃至全球華人最關心的話題,因為北京出生的趙婷,很可能至少獲得一個大獎。

然而在此之前,趙婷有關中共執政下的中國的一段話,在中國大陸引起軒然大波,一夜間讓她從「中國人的驕傲」變成了所謂「辱華者」。

對繼母從懷恨到被感化

趙婷1982年3月31日出生在北京,父親趙玉吉曾任首鋼集團總經理及副董事長,現任北京博約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生母黃濤在醫院工作,而她的繼母是中國著名喜劇演員宋丹丹。

據網易文章介紹,1997年,宋丹丹和英達結束了8年的婚姻,在蘇小明等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趙玉吉,宋丹丹覺得趙玉吉長得帥氣又博學,而且體貼人,兩人僅僅認識28天就結婚了。

於是,宋丹丹帶著兒子巴圖,趙玉吉帶著女兒趙婷,四人重新組成了家庭,那一年趙婷15歲。

不過,趙婷正直青春叛逆期,照片之外,她並不喜歡這個繼母,那時候看宋丹丹眼神都是帶著恨意。

宋丹丹知道趙婷一時無法接受她,就找到了趙婷的親生母親黃濤,試著通過她去了解趙婷。後來,宋丹丹不僅和黃濤成為好友,也和趙婷的關係破冰。在一次旅行途中,趙婷開口叫了宋丹丹一句「媽咪」,宋丹丹一下子激動得淚流滿面。

不過兩人關係破冰的真正原因,還是宋丹丹對趙婷理想的支持。

16歲的趙婷很叛逆,喜歡電影,成績不好,在老師眼中不是個好學生。當她提出想要出國留學時,遭到父親的否定,一是女兒還小,在國外獨立生活不容易,二是一年學費高達30萬人民幣,在90年代的時候是一筆非常大的開支。

但宋丹丹不這麼想,她認為讓趙婷換個環境,說不定對她的成長有好處。於是,在宋丹丹的幫助下,趙婷來到了英國。

網易文章說,「為了籌備自己第一部影片《哥哥教我唱的歌》,趙婷一個人背著包在美國西部開始了野外生活。在看到趙婷因家中被盜,劇本丟失,只能重新寫作,一下子瘦到80斤的時候,宋丹丹心疼不已,試圖想要勸說趙婷回來,但當她知道趙婷對理想的堅定,宋丹丹最終還是選擇了支持。」

不過也有大陸媒體稱,當時是宋丹丹夫婦主動把一句英文都不會的繼女,送到英國寄宿學校生活。趙婷獲得金球獎之後,宋丹丹還在視頻中直言,「沒有血緣關係,很難有親情」。

有評論說,無論消息真假,都勾畫出趙婷成長過程的不易。

艱難的留學打工經歷

據維基百科介紹,青少年時期的趙婷喜歡畫漫畫、寫同人小說及看電影。她特別喜歡邁克爾·傑克遜和導演王家衛。

後來,她進入美國私立文理學院曼荷蓮學院攻讀政治學,畢業後打過零工,而後再進入紐約大學帝士藝術學院學習電影製作,師從名導斯派克·李。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得主李安、高安兄弟及活地亞倫等都是該校的校友。

由於趙婷的父親曾任多間大陸國企的總經理,網上多次傳出其身家超過數十億美元,然而趙婷在2021年接受外媒訪問時首度否認有關說法,直言這是外界對父親的錯誤描述:

「這是假新聞,不是真的。我父親不是億萬富豪。如果是真的話,我希望他們能支付我的助學貸款或房產抵押。感覺我上一次看到這種流言可能是在哪家的中國小報上,因為父親跟我繼母結了婚,她是中國的一個喜劇演員。」她最後表示報道跟她的真實生活相差甚遠,「有點好笑」。

當時趙婷提到,她自己上大學申請了助學貸款,而畢業後需要在5至6年內按月還款。除此之外,她更自曝自己需要抵押房產來籌募拍攝經費。

她在入讀紐約大學時,還在某酒吧工作,她認為這段經歷對她影響非常深遠:「使我從一個很自大的人變得謙遜很多。我至今仍感激那段時光。」

在紐約大學攻讀電影專業期間,趙婷結識了比她低兩級、後來成為攝影師和她男友的喬舒亞·詹姆斯·理查德斯(Joshua James Richards)。如今,兩人住在洛杉磯郊外Ojai小鎮的托帕托帕山上,家裡有兩只收養來的狗和三隻雞。

不斷成功的導演生涯

2015年,趙婷所執導的首部長片《哥哥教我唱的歌》,作為美國官方競賽片之一,在該年的「日舞影展」上首映。

2017年,她做導演的第二部電影《騎士》,在第70屆坎城影展上贏得藝術電影獎,這為她打響知名度。

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兼制片人弗蘭西斯·麥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在2017年多倫多國際影展觀看《騎士》後即表示要與趙婷合作,於是有了她的第三部電影: Nomadland(電影名中文被譯成《無依之地》或《浪跡天地》或《游牧人生》)。

《無依之地》2020年上映後,在第77屆威尼斯影展上獲得最佳影片金獅獎,2021年3月1日贏得了第78屆金球獎最佳劇情片和最佳導演。這讓她成為金球獎最佳導演中第一位亞裔女性,以及繼李安之後的第二位亞裔。

據業內人士介紹,金球獎很有含金量,在近十年的時間裡,金球獎和奧斯卡的重合率非常高,尤其在重要獎項上,重合率超過80%,可以說金球獎就是奧斯卡的風向標。

《無依之地》講述由奧斯卡影后Frances McDormand飾演的范,遇上金融海嘯後,一無所有的她收拾細軟駕駛露營車出走,成為現代版遊牧民族。

趙婷獲金球獎後,宋丹丹第一時間發微博祝賀:「我的寶貝:真不知該如何祝賀你了!你每一個新的獎項,都超出我們的想像並給予我們巨大驚喜,一個不懂英文的中國女孩,16歲才出國求學,選擇了一條我們從不看好但也只能尊重的道路,今天在人家的主場拚人家的強項,取得了這樣的認可,創造了這樣的記錄,你是我們家的傳奇,相信你的故事也會激勵無數中國的孩子們。」

或將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其實,趙婷從2015年以來,就不斷獲得各類大獎的提名和得獎,在2020年這樣的榮譽就有15次,到2021年增加到近40次。

如美國國家影評人協會、在線影評人協會、倫敦影評人協會、華盛頓特區影評人協會、達拉斯——沃斯堡影評人協會、溫哥華影評人協會等,都授予她最佳導演獎;第26屆評論家選擇電影獎還把這部電影評選爲最佳電影。

2018年3月有報道說,亞馬遜影業將出品趙婷編導的一部傳記片,講述美國歷史上首位黑人法警巴斯·李維斯的事跡。2018年9月,漫威影業聘請趙婷執導漫威電影宇宙第26部電影作品《永恆族》,該片將於2021年11月5日在美國上映。

2021年2月有報道說,趙婷將編導並通過她的Highwayman製片公司與環球影業出品旗下的一部怪物電影。

有專家表示,趙婷目前算是美國當紅的導演了,這些製片公司邀請她來執導,一方面看中了她的才華,同時,為了自己影片今後的銷路,他們也會力推趙婷獲得奧斯卡大獎的。

目前看來,趙婷在4月25日獲得第93屆奧斯卡金像獎中的「最佳導演獎」的可能性極大,而獲得「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影片」或「最佳剪輯」等6項獎項的概率,也是比較高的。

對中國的看法惹爭議

趙婷在3月1日獲獎的當天,中共官媒《環球時報》英文版就刊登了題為《中國的驕傲!中國網友祝賀趙婷成為首位斬獲金球獎的中國導演》的文章。

不過後來一些網絡文章指責她有「辱華言論」,如2013年接受《電影人》(Filmmaker)雜誌訪問時,趙婷說:「要從我小時候在中國說起,這是個充滿謊言的地方。」(It goes back to when I was teenager in China, being in a place where there are lies everywhere.)

「我小時候收到的很多信息都不正確,我開始對自己的家人和背景變得非常叛逆。於是我突然去了英國,重新學習了我的歷史。在文理學院學習政治學是我弄清事物本質的一種方式。用信息武裝自己,然後挑戰它。」

第二天,《環球時報》英文版改口,刊登了題為《中國人還是美籍華人?中國網民質疑金球獎獲獎導演趙婷的國籍》的文章。原定於2021年4月在中國上映的《無依之地》,也疑似被撤檔。

不過也有海外華人留言支持趙婷:「她說的沒錯!官方宣傳的抗美援朝、還有文革、六四等,不都是謊言嗎?她到美國20年了,拿到美國國籍也是正常的。」

何清漣:兩國社會病

著名經濟學家何清漣撰文評論說:「趙婷這部片子得獎後,我為移動房一族高興,希冀忙於拯救各國難民的美國NGO也能伸出手來,幫助一下本國的無望漂泊者。」

文章說,等到趙婷在中國經歷了從「 華人的驕傲」到「辱華者」的輿論之變,突然發現這位電影藝術從業者的遭遇,竟然不經意間折射了中美兩大國各自的社會病。美國之病在於這2000萬移動房族的貧困者成了「房間裏的大象」;中國之病乃在於虛驕的國家自信。

文章介紹,目前美國有大約2000萬貧困者,無錢租住正規的住房,只好住在貨車的移動式房屋「Mobile Homeland」裡。這群出於無奈而漂流天涯的人,平均年收入2·84萬美元,其中Z世代的九零後約佔23%;二戰後二十年來出生的「嬰兒潮」一代(指1946 至1964 年間出生)約佔22%。

何清漣表示,趙婷的電影,「通過視像形式衝擊著美國早就嚴重左傾的電影市場」,「趙婷本人在中國先熱後冷的遭遇,則與中國人基於內心自卑而扭曲的國家自信有關,也與海外華人不想脫離母體的文化臍帶這種生存狀態有關」。

她以澳洲獨立智囊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的一項調查為證表示:「澳洲華人主要從微信和中國媒體獲取新聞:約84%的受訪者在微信上看中文新聞;74%的人閱讀中國大陸新聞,包括新華社等官方媒體的報道;只有約1/3的人認為,澳洲媒體對中國的報道是公正和平衡的。

最有意思的是這一組數據:受訪者當中,有64%不在意民主,43%比以前更愛中國(中共)的政府體制。」

因此在她看來,趙婷遭到被中共洗腦的中國人攻擊,也就在所難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