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底的時候,媒體報道說, TikTok同意在美國一個私隱侵權集體訴訟案中達成和解,支付9,200萬美元,但是TikTok否認了這些指控,那麼,這是怎麼回事呢?

TikTok,就是抖音的國際版。根據媒體報道的數據,截至到去年8月,抖音和TikTok的全球下載量大約有20億次,全球活躍用戶將近7億,其中美國地區的月活躍用戶達到了1億。

目前,在中國和西方國家都擁有超過1億用戶的科技公司,除了蘋果公司之外,就是抖音和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了,字節跳動還是目前中國未上市的互聯網公司中,估值最高的企業之一,在福布斯去年11月發佈的2020年中國富豪榜中,字節跳動的創始人,38歲的張一鳴位列榜單第九名。

也是去年11月,當時媒體報出消息說,字節跳動正在籌集新一輪融資,預計規模約為20億美元,這一輪融資完成後,估值將達到1,800億美元。

從這個估值來看,與上市企業相比,字節跳動目前僅次於阿里巴巴和騰訊,如果和未上市企業相比,可能僅次於螞蟻金服。

那麼,在不到10年的時間裏,字節跳動是怎麼獲得如此的成功呢?

字節跳動成功秘訣:數據+演算 讓用戶上癮

字節跳動(ByteDance)的全稱是「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在2012年3月成立,到現在剛好是9年,創辦人張一鳴是位80後,今年38歲,畢業於南開大學軟件工程專業。

去年8月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先後簽署兩道行政令,準備封禁美國的TikTok。(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去年8月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先後簽署兩道行政令,準備封禁美國的TikTok。(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大學畢業後,張一鳴曾經4次創業都沒有成功,期間還在微軟工作了一段時間。2012年,張一鳴開始第五次創業,並在當年5月份推出實驗性產品「內涵段子」,收到不錯的反響之後,8月份又推出「今日頭條」。

雖然掀起了巨大的版權爭議,但「今日頭條」大獲成功,上線不到兩年,就擁有了超過1.2億激活用戶,以及4,000萬的月度活躍用戶,估值超過5億美元。到2017年,短短5年時間,「今日頭條」已獲得20億美元的融資,價值超過200億美元。

那麼,「今日頭條」為何如此成功呢?

它其實是一款個性化信息推薦引擎。它通過海量信息採集和數據挖掘,並進行智能分析,再結合用戶的閱讀習慣、閱讀時間、閱讀位置等,自動為用戶推薦個性化的、用戶感興趣的信息,並且使用次數越多、資訊推薦就越準確。

也就是說,通過「數據+算法」個性化定制用戶需要的信息,就是「今日頭條」的核心。

據說,張一鳴曾經想訂一張回家的火車票,但是網上買票很難。於是,他就花費中午吃飯的一小時時間,寫了一個小程序,根據買票的需求上網站自己去搜索買票,一有搜索結果就短訊通知他。結果他寫完這個程序半個小時就收到了短訊通知,不用找黃牛就買到了票。

這個經歷啟發了張一鳴,經過長時間思考後,就誕生了「今日頭條」,將搜索和推薦技術發揮到極致,及時滿足客戶的信息需求。而這個核心思想,也貫穿在字節跳動的所有產品中。

在2016和2017年時,字節跳動推出了抖音和TikTok短影片應用,這兩款應用非常吸引年輕人,據說,85%的抖音用戶在24歲以下,主力達人和用戶基本都是95後,甚至00後。

有分析說,抖音之所以讓人上癮,是因為它滿足了用戶的兩種心理:一是獲得快感,二是逃避痛苦。同時,這款App讓用戶能夠自創15秒或者是更長的影片,實現了很多用戶的「網紅夢」。

目前,字節跳動旗下已經包括了今日頭條、抖音、火山小影片、西瓜影片等眾多產品,而且很多產品都已經國際化,包括海外版抖音TikTok、火山小影片Vigo、西瓜影片Buzzvideo、今日頭條Topbuzz等等。

看起來呢,字節跳動的前途似乎一片大好,但是,它的國際化發展,存在著一個無法逾越的障礙。甚麼障礙呢?就是字節跳動無法消除其它國家對該公司的安全疑慮。

無法消除各國的安全疑慮

去年8月時,美國總統特朗普先後簽署兩道行政令,準備封禁美國的TikTok。原因是,TikTok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構成了威脅,可以被中共利用來收集美國的個人資訊,對政治敏感的資訊進行審查和監控,並且充當中共的大外宣。

對於這些說法,字節跳動一直予以否認。該公司曾經表示,TikTok美國用戶的數據完整地儲存在美國境內,但在新加坡有一個備份,並強調中共政府對抖音國際版TikTok沒有司法管轄權。

但情況果真如此嗎?

2019年11月27日,TikTok被上百名的民眾集體告上了加州法庭。原告之一、居住在加州的洪女士(Misty Hong)說,她在3、4月份時下載了TikTok的應用,但沒有註冊,幾個月後她發現TikTok未經許可替她創立了帳戶,還收集她的私人信息,其中包括她未發佈的影片中的面部掃瞄圖像,並將這些信息轉移到位於中國的兩個服務器上。

這個集體訴訟還指控,TikTok手機軟件內嵌了百度等公司的原始碼。研究人員曾在2017年發現,這些惡意代碼能允許軟件開發人員在用戶的手機上安裝間諜軟件。

在今年2月底的時候,字節跳動同意和這個TikTok侵犯私隱集體訴訟案中的原告和解,並支付9,200萬美元的賠償。但TikTok仍然否認指控,表示只是不願再花時間繼續打官司。

除了賠償巨款,TikTok也在協議中同意,將避免多種可能侵犯用戶私隱的行為,包括儲存用戶的生物辨識資料、收集用戶的地理位置數據,以及將用戶的數據傳送到美國以外或者是儲存在美國境外。

但是,這件事剛過去沒幾天,3月初的時候,歐盟又發警告說, TikTok可能會發送一些歐盟用戶的數據到中國。

抖音和字節跳動也「姓黨」

在2019年10月時,TikTok曾發表聲明說,中共政府從沒要求該平台刪除任何內容,並且說「如果被要求,TikTok也不會聽從」。但事實上是,TikTok不可能做到這一點。

因為中共2015年實施的《國家安全法》,以及2017年實施的《國家情報法》、《網絡安全法》等法規,明確要求所有的組織和個人,必須無條件配合中共蒐集情報和審查資訊。

大家還記得2018年時,字節跳動旗下的「內涵段子」被關停的事吧,當時,字節跳動創辦人張一鳴還發出了公開道歉信,向中共承諾「加強黨建」,對全體員工進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輿論導向等教育;並將內容審核團隊從6,000人擴大到1萬人。隨後,媒體報道說,2018年9月,全國網警集體入駐抖音。

此外,《大紀元時報》在2020年8月獲得內部人士提供的11家中國IT公司的黨支部名單。名單顯示,字節跳動在北京總部的黨支委中有138名支部委員,絕大多數都是90後,而且全都是公司營運的骨幹成員。

字節跳動在2020年發佈的一則招聘廣告也顯示,該公司的招聘要求是「黨員優先」,工作職責是對今日頭條客戶端的新聞媒體和自媒體內容進行審核。也就是說,和中共黨媒一樣,抖音和字節跳動也「姓黨」。

一位前新浪微博審查員也對BBC說,字節跳動有2萬名內容管理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看影片。因為所謂的機器算法,只能識別影片中出現甚麼物體、甚麼動作,但沒辦法判別影片能不能吸引眼球,只有人工優化才能做得到這一點,所以字節跳動已經把信息審查內置在內容優化的流程裏面了。

TikTok也充當中共的大外宣。例如在去年疫情肆虐之際,幫助中共重複「美軍帶毒到武漢」的陰謀論,大幅炒作美國抗疫不力,醫療系統近乎崩潰,社會動盪等,同時大肆吹捧中共是領導世界的抗疫功臣等。

所以,在抖音、TikTok成功進入國際市場的同時,中共政府也如願的讓審查機制和輿論宣傳滲透到了全球。

張一鳴被批「精神美國人」

那麼,字節跳動被中共利用,是心甘情願的嗎?這一點我們不得而知。

記得在美國準備封殺TikTok時,張一鳴曾經給公司員工發過內部信,稱美國強制TikTok出售雖然不合理,但符合美國的法律,但是,這樣的話卻點燃了一些中國網民的怒火,一些人翻出了張一鳴許多年前發表的言論,指責他是「精神美國人」,呼籲其它網民卸載抖音和今日頭條。

還有網民翻出了2011年時微博上的一段話,當時張一鳴曾說過自己對美國經濟崩潰,中國如何強大的論調從來都是很懷疑的。

在2012年時,美國新聞分享網站Digg被50萬美元收購,張一鳴當時評論說,幹不下去兩種情況:沒錢、沒信心,後面還跟了句「中國還有被zf(政府)關了的第三種。」

從張一鳴的這些言論來看,他不僅聰明,也很有個人想法。

而在媒體的報道中,也都把張一鳴描述為是一個沉穩低調、理性、安靜的人,他不甘平庸,敢於冒險,努力上進,並把自己封為「道德狀元郎」,從不打牌、不玩遊戲、不看碟。

在中國,像張一鳴這樣優秀和出色的年輕企業家應該還有很多,他們憑藉自己聰明的頭腦和勤奮努力,獲得了事業的成功,甚至走向了世界舞台,但讓人感嘆的是,無論他們如何努力,似乎都難以擺脫被中共捆綁和束縛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