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部位於上海的海銀財富管理有限公司(北京時間)3月26日晚間在美股上市,與其它中概股同現大跌。同時,中共黨媒罕見起底海銀財富隱瞞旗下產品延期兌付。

中國經濟學家鞏勝利分析表示,一方面中資企業本身確有問題,同時中共官方也在壓制赴美上市的勢頭,但又陷入兩難,中國資本市場或將在全球資本市場嚴審中資的新形勢下陷入空前危機。

黨媒旗下新傳媒罕見起底海銀財富

海銀財富3月26日晚間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之後,中共《人民日報》數字傳播公司旗下的「環球老虎財經」3月28日發文稱,海銀財富的美股上市招股書中避而不談旗下產品延期兌付風波,海銀財富隸屬的「海銀系」正試圖將白酒資產注入旗下上市公司ST岩石(原名「上海岩石企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後更名為「上海貴酒股份有限公司」),並因此一度遭到監管問詢。

海銀財富的產品延期兌付風波發生在2020年,與海銀財富母公司海銀金控集團的大股東韓宏偉之子韓嘯有關。他負責管理的私招股權投資基金系列產品,於2017年發行,原定投資周期三年,但2020年到期時投資者只能拿回9%的本金,其餘部份被推遲至2021年2月20日。同時投資者被告知,項目收益率變成僅0.1%左右,引發投資者不滿。

對此中國經濟學家鞏勝利3月29日對大紀元記者分析表示,(《人民日報》起底海銀財富)這其中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財務報表出現本身的瑕疵,這是經常有的,因為中國資本本身有問題;還有一個就是當局不想看到更多的公司去美國上市,因為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正在制定海外資本去美國上市新的細則。」

鞏勝利進一步解釋說:「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中,很大部份都出現財務報表虛假,或者瞞報,或者有黑洞,這樣的情況很多,不止這一家。據我所知,美國專門成立了針對中國企業的維權法律組織,跟中國在美國的上市公司打官司,其中相當一部份遭到美國證監會的罰款,或者因違章的財務報表出現問題後遭到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的法律機構處理。」

「還有一點,可能(中共)官方想打壓去美國上市的這種勢頭,因為據我所知,中國目前還有很多準備外出的上市公司,都在擠著往華爾街走,官方對這種現象很無奈,但中國資本市場又沒有辦法提供這種資本的來源。上海的A股只有兩千四百點到三千四百點左右,最高時期在胡錦濤時代,股市是六千一百點,現在是回到股市剛剛發行時期,不往前走或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回來。中國資本可能是一個死結、難解之謎。」鞏勝利說。

海銀財富上市首日盤中破發

海銀財富此次美股IPO最終發行300萬股ADS(美國託存憑證),發行定價每股10美元,募資規模3,000萬美元。發行股數和每股定價都不及預期。

上市首日,海銀財富盤中破發,最低跌至每股7.36美元,收盤跌1%,收報於9.9美元。

而海銀財富在此次招股書中說,公司是中國最大的房地產財富管理產品分銷商。來自大陸的資料顯示,海銀財富在大陸各地有180多家分支機構,與挪亞財富、鉅派財富並稱為上海三大財富管理機構。

鞏勝利分析表示:「這個公司上市破發,與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整頓所有的中國概念股有關,他們要制定更嚴厲、更精準的上市規則和制度,所以對中國、特別是國有企業的紅色資本打壓是空前的。美國制定的新的規則,也不僅僅適用中國,而是全球去美國上市的企業都要面臨新的遊戲規則。」

海銀財富上市前兩天(3月24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佈通過了一項修正規則,已在美國上市的外國公司如果連續三年不遵守美國審計標準,將面臨退市風險;SEC要求在美上市的外國企業必須證明自己不受外國政府實體擁有或控制,需說明董事會中是否有中共黨員、共產黨黨章是否寫入公司章程等。

而海銀財富是大陸財富管理機構中較早成立中共黨支部的企業,此次美股IPO之前的3月中旬,海銀財富黨支部還召開了「中共黨史學習交流會」。

SEC發表上述聲明當天,中概股齊聲暴跌。截至上周五(3月26日),多隻中概股累積跌去30%以上。

中國資本市場將面臨空前危機

鞏勝利分析,目前中共面臨兩難局面。他說:「第一,中國資本市場往下掉,也沒有那麼多錢來供給中國新的公司來啟動這種資本的力量。第二,海外資本除了美國最寬鬆之外,比如日本、歐洲、加拿大、澳洲幾乎你進都沒有辦法進去,那你想中國走向國際化怎麼走?這是難題,而且是兩相悖論的難題。」

鞏勝利認為,隨著美國制定新的上市規則,其它市場經濟體將會跟進。他說:「目前最主要的就是美國資本市場在制定海外資本上市紐約的新規則,這個規則可能將改變未來全球資本市場,會有新的方向、新的潮流。這個很重要,因為紐約是全球最大的資本市場,紐約一改變了,全球特別是歐洲、加拿大、澳洲都會跟進。因此美國證券委員會制定出來新的政策,肯定會令中國的資本市場陷入空前的新危機。」

他表示:「美國市場是符合國際規則的,而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當中,很多是國營企業,它是為了權力、政治地位而往上走的,這也是所有市場經濟國家所忌諱的。」

另外,近年來阿里巴巴等企業紛紛到香港二次上市,但鞏勝利認為,未來將會非常難。

他說:「香港的資本市場看來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下去了,因為長期在跌,除了新冠肺炎(中共病毒)額外的作用之外,香港的資本市場已經退居到亞洲的老三、或者老四!本來香港資本市場是全球的第四,在日本、英國、美國之後。」

一方面香港資本市場沒有辦法給中國企業提供動力,另一方面香港今年還採取新的加稅政策。鞏勝利說:「全球的日本、美國資本市場的股票都沒有稅,或者稅率很低,而香港一加稅之後,等於比新加坡花費的成本還要高,中國企業去香港上市,面臨成本居高不下的情況,同時國內資本市場一蹶不振,媒體也在報道中國也準備加稅,尚未出籠,在這種內外夾擊之下,對中國企業來講更是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