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遭到當局打壓非法吊證的任全牛律師合夥經營的律所再度面臨被強制「自動解散」。(任全牛提供)
近日,遭到當局打壓非法吊證的任全牛律師合夥經營的律所再度面臨被強制「自動解散」。(任全牛提供)

大陸人權律師任全牛因為代理當局所謂的敏感案件被非法吊銷律師執業證後,近日,其合夥經營的河南軌道律師事務所再度面臨被強制「自動解散」,其他律師被強迫轉所。

任全牛發佈的公開消息指:3月28日上午,中共河南省鄭州市司法行政機關委派鄭州市律師協會劉副會長來到所裏辦公室告知,根據中國(中共)司法部的意思,要求本所律師全部轉走到不同的律師事務所,本所主動解散。

任全牛是軌道律師事務所法定的三名合夥人之一。因代理12港人案、上海張展報道武漢疫情涉嫌「尋釁滋事罪」案,於2月2日被河南省司法廳藉口以2018年代理一起法輪功信仰群體無罪辯護違反了律師規範為由,吊銷了律師執業證。

由於被吊證,使得該律師事務所合夥人不符合法定人數,律師事務所及時主動要求變更增補一名合夥人,但遭到鄭州市司法行政部門拒絕辦理。此外,如果不按照當局的意圖辦,所有律師很可能轉所也無人接收,進而當局會以超過法定期限無人接收為由註銷幾名律師的執業證。

任全牛律師曾於2016年因代理趙威案(涉709案,李和平律師前助理)被非法刑拘打壓。任全牛對大紀元記者表示,從那時起,司法局就有意要解散其所在的律所,「因為這個律所有常伯陽、王磊律師,這都是維權律師,也做了不少信仰案件。」

「之前它們(當局)也不遺餘力地想讓我從這個所轉走、把這個所解散,我一直沒有轉。」任全牛說: 「(當局)這次找個機會,把我的證吊了之後,按法律規定,我作為合夥人被吊銷證,我們再補一個合夥人,在法律程序上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而且也在做,但是呢,它們不做任何解釋。」

他認為,現在根本就沒有也不講甚麼法律規則了,「它(當局)就認為這個律所本身的名字起得太敏感了,律師在一起也太難管理。」「所以司法局派了一個律協的人跟我們攤牌了,要求所有的律師轉走、所解散,還要求說是『自願解散』,實際上是被迫的嘛。」

任全牛指:「這幾年,司法環境一直在倒退,國內的環境是很糟糕的了。比如,好多律師對一些敏感案件不敢介入,因為司法局一打招呼,就馬上被噤言、不讓網上發聲,要求退出案件。」

「山東已有一個律所被迫解散,接下來據說還會有律所被要求解散,這次當局的司法整頓,它們就是要藉機整頓維權律師,特別是人權律師。」

今年2月初,任全牛與四川盧思位律師(代理12港人案)被吊證後,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賴斯(Ned Price)曾公開表達關注,敦促中國(中共)政府尊重人權和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