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出版的《政治戰爭:打擊中國(中共)「不戰而勝」計劃的策略》(Political Warfare:Strategies for conflict China』s Plan to『Win Without Fighting』)一書的作者克里·格沙內克(Kerry Gershaneck)表示,宣傳、審查、虛假資訊、間諜活動、敲詐、賄賂、性誘惑、脅迫、暗殺、綁架、身體攻擊、幫派暴力、網絡攻擊、惡意影響活動,這些都只是中國共產黨在對抗自由世界的全面戰爭中所使用的武器的一部份。」

這種戰爭被稱為「政治戰爭」,同時也被稱為「超限戰」 等其他名稱。這種戰爭的模式,是採用除了直接軍事攻擊行動之外的幾乎所有手段。但是,作者指出,考慮到其最終目標是:不費一槍一彈就能擊敗敵人,這種方法也同樣致命。

在過去的三年裏,格沙內克一直是台灣國立政治大學(Taiwan』s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的訪問學者。在一次採訪中,他對《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表示:中共「試圖無底線地利用一切事物進行戰爭。」

他說,這是一個西方國家無法理解的概念。

格沙內克曾在美國政府擔任戰略聯絡和反間諜高級官員,並曾在東南亞的大學任教。他在書中描述說,當他問及這個話題時,美國國務院和五角大樓工作人員培訓機構的教員,都茫然地看著他。

他在書中回憶起了幾年前,在維珍尼亞州阿靈頓(Arlington)的美國國務院外交事務研究所(State Department’s 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與教授公共事務的教師們的一次互動。他說:「我好像是在要求他們解釋一下,他們是如何教授量子力學或者物質-反物質不對稱性的,因為他們完全不知道我在說甚麼。」

機構性的無知

格沙內克說,這種無知從冷戰結束後到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上台之前,一直遍佈在美國歷屆政府中,是西方在擊敗蘇聯後陷入錯誤的安全感的結果。這種觀點認為,在冷戰結束時,民主徹底戰勝了共產主義。

他說:「我們天真地忽視了另一個日益增長的威脅——那就是中國(中共)。」

這種想法認為,隨著中國增加國際貿易和與國際社會的接觸,中共政權最終會變得更加民主。

因此,美國關閉了它在冷戰期間建立的政治戰爭機器。

格沙內克說:「我們解散了美國新聞署(U.S. Information Agency,簡稱USIA);我們停止了在軍校和高水平學校教授(政治戰爭);我們停止了在外交學院教授這門課程… … 我們停止了在喬治城(Georgetown)等支線學校教授這門課程,這些支線學校為我們培養了大量的外交人才。」

除了無知,華盛頓那些已經認識到了中共威脅的人,也故意對之視而不見。

格沙內克表示,對於官員來說,許多人都把這個問題歸入「不是我的工作」的類別。「他們看到了,但覺得它太麻煩了。因此,他會說:『我的工作不是去對抗北京邪惡勢力的恐嚇、脅迫、滲透、顛覆』。」

格沙內克說,對於民選官員來說,他們會想:「我不想了解它的存在,因為那可能會干擾我下一次競選的資金來源。」

除此之外,他在這本書中還詳細介紹了北京在操縱美國的政治、商業和文化精英方面的嫻熟手段,這些手段包括經濟脅迫、賄賂、威脅和心理操縱。

最終的結果是,美國多年來一直處於「死亡螺旋」之中,直到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上台後才出現出好轉。他評論說:「(特朗普政府)整個政府的關鍵人物… … 都開始理解這些非常嚴重的威脅。」

在美國國務院的領導下,特朗普政府反擊了中共的一系列的掠奪行為,從在香港和新疆的鎮壓,到竊取美國技術。

格沙內克說:「我認為,現在,基於特朗普政府建立的基礎,新政府將擁有更多的骨幹力量,對威脅有更多的了解。」「他們會變得更成熟、更聰明。」

統一戰線

格沙內克表示,中共政權的「統一戰線」(United Front)行動進行的特別成功。這些行動旨在影響美國精英,讓他們按照中共政府批准的方式行事。

被中共領導人戲稱為「法寶」的「統一戰線工作」,涉及了數以千計的海外團體。它們開展施加政治影響力行動、鎮壓異見運動、收集情報,並促進將技術轉讓到中國。許多團體是由黨的機構——統戰部協調的。去年,《新聞週刊》(Newsweek)的一項調查發現,美國大約有600個這樣的組織。

格沙內克說:「多年來,聯合統一陣線的組織在美國幾乎不受懲罰地活動著。」

在美國智囊團和學術界任職期間,格沙內克親眼目睹了中共政權的統一戰線行動。他發現,中共的影響力代理人,在吸引分析師、學術人士和商業領袖方面「非常成功」。

他表示:「我看到中共的影響力代理人… … (和)統一戰線的執行者,在(美國)教育機構和智囊中非常受歡迎。」

被當作施加影響力行動的目標後,這些美國人會被邀請參加晚宴,或飛往中國旅遊。在那裏,他們將受到中共特工的接待和照顧。這些特工可能還會向他們提供一些有價值的內幕信息,比如中共高層領導人的幕後活動。

格沙內克說:「所以他們認為自己很重要。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多麼深的心理操縱。」

格沙內克認為,這種對美國人目標的心理操縱,證明了中共的「建立統一戰線」措施的有效性。

他說:「我經常看到,經常與中共統戰人員互動的美國人,都做著中國共產黨希望他們做的事——代表中國共產黨行事——這已成為他們正常思維過程中的一部份。」

他說:「雖然沒有被告知要這樣做,但他們已經習慣於,在幾乎任何問題上都照搬中國(中共)的立場。」

格沙內克表示,作為回應,美國需要認真查明和揭露中共的統一戰線團體和代理人,然後對他們採取法律行動。

特朗普政府通過指定「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hina』s Peaceful Unification)為外國代理人,開始了這一進程,「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是由中共統戰部控制的一個組織;也針對美國孔子學院中心(Confucius Institute U.S. Center)也採取了同樣的措施。該機構在美國的大學和課堂推廣由北京資助的孔子學院。

格沙內克說,更廣泛地講,美國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來開始抵禦中共的政治戰爭攻勢。第一步就是了解這個威脅的性質;第二步是提出一個全面的反擊戰略,其中包括建立機構和教育機構來打擊中共政權的攻擊。

他說,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我們就還有戰鬥的機會。」「而如果我們不這樣做,他們就能夠不費一槍一彈地獲得勝利。」

點擊這裏可以閱讀,由海軍陸戰隊大學出版社(Marine Corps University Press)免費提供的,格沙內克的著作:《政治戰爭:打擊中國(中共)「不戰而勝」計劃的策略》(Political Warfare:Strategies for conflict China’s Plan to『Win Without F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