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體育運動品牌Nike成為中國國內抵制對象,但較演戲圈藝人的表態,最直接相關的體壇明星卻保持了安靜。

有解讀說,他們在等國家體委表態,還有分析講,Nike是長期以來中國國家隊最大贊助商,此外,他們擔不起切割後高端運動裝備無人可替的窘境。

3月27日是中國抵制拒用新疆棉外商的風波第4天,面對中國網絡上強烈要求與Nike解約,中國體壇兩大巨頭:中國籃協、中國足協保持安靜。

《足球報》官方微博27日早上發文,新疆棉事件爆發以來,中國足協和職業聯盟籌備組高度關注,並緊急就此事召開了內部會議,對Nike在棉花原料選擇上的「錯誤行徑」表達了譴責。

報道並稱,對於Nike此番的「錯誤行徑」,無論是中國足協還是職業聯盟籌備組,都將保留進一步處理與Nike合約的權力。

報道令中國網絡一片亢奮,認為中國足協與Nike解約不遠,並轉向中國籃協要表態。但《足球報》官方微博沒多久就悄悄撤下那篇報道。

Nike是中國體育行業的大金主

Nike長期贊助中國體壇,是中國體育行業的大金主。中國國內媒體之前報道說,僅足球一項,Nike在2018年就跟職業足球聯賽中超公司續約10年,現金加產品贊助達人民幣30億元;中國國家足球隊也在2015年與Nike簽了一份12年10億元的合約。

Nike雖然現在已不是中國職籃CBA的贊助商,但2018年也與中國籃協簽了為期10年的贊助合約,金額迄今仍是秘密,中國國家籃球隊也都穿Nike球衣。

Nike對中國籃壇來說,不只是金主。Nike坐擁龐大籃球資源,中國要訓練球員,或與NBA交流,還得向Nike求助。

此外,2020年1月8日,Nike與中國田徑協會提前續約12年。

到目前為止,中國國內最關注的——籃協、足協,以及田協都沒有對新疆棉事件做出任何官方表態。

傳中國明星運動員們在等中共體總指令

面對Nike等品牌捲入抵制風之後,許多演藝圈明星迅速跟外國品牌拜拜,但鮮少體育明星出來表態。

中國國內的自媒體稱,體育界與娛樂界不同,這種決定需要由籃協、足協做出,而且一定要先徵得背後老大哥:中共國家體育總局的同意。

《籃球先鋒報》記者麥穗豐說:「你以為只是一雙鞋,一份代言,其實背後要處理的事情太多了。指望個體站出來承擔一切不現實,還是對相關的球員多點寬容吧,大家都在等上級的態度。」

沒有Nike 中國運動員的專業裝備成問題

另一個顯示運動員們的裝備需求與普通消費者的需求完全不同。Nike、阿迪達斯在基礎裝備上的某些高端設計與技術含量,中國國內沒有同等級的品牌可替代。

而且Nike是許多中國國家隊的設備供應商,比如:中國男足、中國男女籃國家隊、中國田徑國家隊等;同時也是中超聯賽的贊助商,並且簽約了身價最高的中國體育明星。

無論是球鞋還是跑鞋,中國國內市場上暫時都沒有頂替Nike、Adidas的企業。這些現實約束也就導致了這些國際級項目的運動員也必須在確認能夠獲取同級裝備的前提下才能切割關係。

抵制外國品牌鬧劇 砸的卻是自家人飯碗

抵制風潮到27日為止,已出現部份中國網民到售賣Nike、Adidas等品牌的網絡直播間無端謾罵,還要求直播間停播,產品下架並威脅主播「換工作」。

還有一些出現在H&M門店門口的舉牌抗議網民,有些情緒比較激動的,面對前來勸阻的商場工作人員大喊大叫,最後被警察帶走。

連中國國內都有博主提醒說,在貌似抵制它國商品背後,其實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Nike直播間、H&M的門店絕大多數員工也是中國人,裏面售的商品大多是中國貨,抵制別人一不小心可能就是砸了自家人的飯碗。

有網民也在大紀元網站留言說:「此時中國人民更應該理性思考,歷次中共煽動民族主義運動所導致的打砸搶,哪樣不是中國百姓自己的財產被打砸搶,外國企業提供中國百姓這麼多工作機會,把外國企業逼走受害的又會是誰,那些高官的子女還不是照樣用外國貨、移民美國。

「再說了外企不用新疆棉的理由是甚麼,是不用那些新疆人民被強迫勞動的產品,外企實際上是在幫助中國人民,外企抵制的是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那中國百姓有甚麼好抵制外企的,要抵制也是抵制事情的始作俑者——中共。

「中共挑動民族主義就是要轉移人民對中共的各種不滿。所以說,看清中共煽動人民以轉移其統治危機的事實,別再當中共的棋子與打手。」

專家:發動群眾抵制是中共新的繼續鬧革命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橫河在最新一期《橫河直播》節目中說,抵制公司一般是消費者個體的行為,而大規模集體抵制往往有打擊經濟、威脅政府的可能;像中共這種不一樣,它是有規律的、過一段時間就來一次針對外國的國家或公司的抵制。

他說,準確講,中共發動或操縱群眾抵制外國品牌的行為只不過是一種新的「繼續鬧革命」形式。

這次抵制風的時機恰逢歐盟27國加美英加制裁新疆四官員和一實體,中共除了公開報復反制裁歐洲和英國等外,還把矛頭對準了公開不使用新疆棉的西方品牌公司以洩私憤。

「國家之間的報復覺得不解氣,打不痛對方,不對等,因為人家議員、學者在中國沒有存款豪宅,也不需要簽證去中國。硬的啃不動就打軟的吧,國家對公司,包贏不輸的。這就是中共的想法。」橫河說。

橫河表示,新疆棉花出口量不大,主要是在中國國內生產品牌紡織品後再出口;如果繼續抵制外國服飾品牌,最終受損的還是中國。

「中國抵制起源是新疆棉花……現在大範圍地抵制國際品牌,也就是(抵制)中國紡織品出口的部份,就是逼迫產業鏈快速外移,影響的將是中國的外匯收入和國內就業。這兩個都是中共目前最不能損失的。」他說。

橫河還有對比中國抵制與外國抵制的不同。比如:香港的黃色經濟圈,抵制的是對香港人造成傷害的個人,如抵制香港月餅商美心集團,因其老闆伍淑清是中共政協委員,支持送中,還到聯合國為港府和中共進行辯護和國際公關,支持的是同道。

還有美國的抵制和支持,抵制的是假新聞和公開反特朗普的大公司,如CNN;支持的是由於支持特朗普而被打壓的公司,如GOYA、My Pillow等,都是自發的,和自己直接相關的。

「但是中國的抵制,最大特點就是和自己無關,甚至是傷害自己利益的。」他說。

他補充說,只有美國左派的抵制和中國很像,如My Pillow就是被左派的一些組織以消費者的名義威脅連鎖商家下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