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喜歡雨天,是很難長期生活在英國的,但若然認為澳洲的陽光還不夠多,不妨考慮杜拜,一年隨時有著超過300天可以觀賞日出或享受日落美景。近日有報道指杜拜也加入爭奪香港移民,繼英國、澳洲等西方國家向港人大開門戶後,又一金融中心欲招兵買馬。

香港人的勤奮乃受國際所認同,而同時亦擁抱中西文化與普世價值,「Hong Kong」品牌非一天建造,當年倪匡不是曾說過:「英國有個島處於南美洲,那個島面積很大,只有幾百名居民很浪費,給香港人住有何不可?港人未必都喜歡去,喜歡去的才去,若有200萬,過幾十年那就是另一個香港。」然後蔡瀾回應道:「十年就夠了。」

闖杜拜創沙漠經濟 

中東坐擁全球48%已探明石油儲量,而阿聯酋於中東內量數排名第五位,但於七個酋長國中,9成以上的儲量均在阿布札比(Abu Dhabi)手上,杜拜僅握有約40億桶,以布蘭特(Brent)原油現價63.59美元/桶計算,價值為2,540億美元,對一個國家來說無疑是「有限錢」,必須趁「乾塘」之前向橫伸展,作多元化開源。

世界上最賺錢的前幾大行業,金融界絕對穏佔一席,而香港銀行、保險業精英輩出,故杜拜向Hong Kong招手並非偶然的事。當然,它絕對有理由同時向歐美各國招攬人才,但其以「繁中」表明邀請港人移居當地,並列舉包括夢寐以求的零稅率、方便周遊列國的強大護照、雙重國籍、三代落戶及褔利優渥等好處,拳拳之心,滿載盛意。

據現居阿聯酋的港人表示,不少香港人來到杜拜從事銀行及資產管理工作,薪酬絕對可媲美倫敦、紐約,另亦有為數不少的任職服務業。阿布札比的生活開支比杜拜低約11%,但欲於前者居住、後者上班,每天開車往返兩地距離實在太遠,最好還是住在杜拜。杜拜在阿聯酋中最易搵工,即使在伊斯蘭的世界裡,女性自由度極高,亦可隨意找工作。根據《波斯灣時報》,阿聯酋的失業率接近全球最低,少於2.5%,即使在金融海嘯與杜拜債務危機時亦不出2.6%。

杜拜市中心一間公寓平均呎價2,700港元,而離開市心的呎價為1,800港元,至於3房市中心的公寓租金為每月23,200港元,而市中心以外為16,400港元。

除了金融界外,杜拜亦商機處處,當局現正因城鎮化所致而急需解決的問題包括食物、水源、過度捕魚、廢物處理、空氣污染等,全部需要人力動腦筋解決,另外以一年陽光平均照射3,570小時的優勢(比較香港的1,964小時),沙漠乃大量吸收太陽能的好地方,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此外,中東之間所存在的各國恩怨,部份已給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化解,去年以色列與阿聯酋和巴林達成「世紀」和平協議,帶動整體形勢向著美好方向發展,包括文化及商業活動交流將逐漸開展。順帶一提,特朗普的杜拜高爾夫球會預計會於2022年後啟用。

駱駝世界變化萬千

大漠孤煙直,隨著日月天天交替,杜拜變化乃一日千里,十幾年前到訪時心中在揣測這張神秘面紗背後會是個甚麼樣的世界,當時只知它突然於波斯灣上打造了一座6星級的帆船酒店,巍然屹立,「Dubai」一字破土而出,正處方興未艾階段,而現在已摩天大樓林立、棕櫚島落戶。

但是即使到了今天,筆者依然覺得它被覆蓋著一絲神秘感,例如家庭及校園生活實況、財富承襲傳統以及營商思維與手法等,所知甚少,大概是因很少能從電影看到或由朋友口中聽到關於生活在杜拜的實際點滴。

不過,這樣的「神秘」也許就成為了移居(不一定指永久)的原動力,不懼挑戰、欲見證(甚至參與其中)未來這新興之地革變的港人,無妨到那兒轉一圈、看一看。杜拜對有能者絕對無任歡迎,其實只要能獲當地企業聘用(不論非技術或高端職位)即可動身,從申請到批簽證過程約一星期即完成。

當杜拜都市人正享有全球頂尖網速(平均350Mbps,上達1,000Mbps)之際,於其深入內陸地區還有乘著駱駝於魯卜哈利沙漠(The Empty Quarter)過著簡單生活的居民,他們遊走在一個又一個綿綿的沙丘上,感受著同樣永遠在變化的大漠風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