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3月27日),蘇伊士運河管理局(Suez Canal Authority)負責人拉比表示,在試圖移動台灣長榮海運大型貨櫃輪「長賜輪」(Ever Given)之後,已讓船尾及船舵得以移動,但他無法預測長賜輪何時脫淺。

周二(3月23日)早些時候,在大風影響下,長達400米的長賜輪斜跨在運河南部,阻塞了世界上最繁忙的水路之一,擾亂全球航運。

大約15%的世界航運流量經過蘇伊士運河,數百艘船隻正等待通過這條水路。

路透社報道,蘇伊士運河管理局負責人奧薩馬.拉比(Osama Rabie)說,他希望不必從船上卸下18,300個貨櫃中的部份來減輕負荷,但是強勁的海浪和狂風加劇船隻脫淺的複雜度。

「船尾開始向蘇伊士運河移動,這是一個積極跡象,(移動)持續到(當地時間周六)晚上11點(格林威治標準時間21:00),但潮汐明顯下降,我們停了下來。」拉比在蘇伊士告訴記者。

他補充說:「我們希望這艘船在任何時候都可以從其進入的位置滑動和移動。」

拉比還表示,強風不是長賜輪擱淺主因。他說:「強風及天氣因素並非這艘貨輪擱淺的主因,可能是技術或人為失誤造成。」

如果各方條件具備 下周長賜輪或得以脫淺

截至3月26日,挖泥船已從長賜輪船頭周圍清除了約20,000噸沙子。一家致力於脫淺這艘船的荷蘭公司表示,如果在拖船負重能力、疏浚工程和滿潮等多方面因素都成功的情況下移動貨輪,下周長賜輪可能得以脫淺。

三位了解運河營運的消息人士稱,拖船於3月27日下午重新開始工作,並計劃在3月27日晚和3月28日上午進一步努力。他們也補充說,可能有必要從船周圍清除更多沙子。

Smit Salvage母公司Boskalis行政總裁伯多斯基(Peter Berdowski)3月26日晚告訴荷蘭電視新聞節目Nieuwsuur說:「我們的目標是在周末過後完成工作,但一切都必須不出錯。」Smit Salvage於本周加入協助蘇伊士運河管理局救援長榮貨櫃船的行動。

伯多斯基說:「船頭紮紮實實地卡在泥沙中,但船尾沒有完全被陷到泥沙中,這是個好跡象。我們可以試著藉此來移動貨輪。」

「總拖曳能力達400噸的重型拖船將於本周末抵達。我們希望拖船、船首疏浚工程和漲潮等因素相結合,能夠使我們在下周初使船鬆動。」他說。

埃及總理穆斯塔法.馬德布利(Mostafa Madbouly)3月27日感謝外國合作夥伴提供的幫助。

油輪運費上漲近一倍 打亂全球供應鏈

長榮巨輪擱淺蘇伊士運河,造成油輪運費上漲將近一倍,也打亂全球供應鏈。

如果河道繼續堵塞,託運人可能會決定讓等待通航的船隻改道好望角,但改道將增加大約兩周的路程,並增加燃油成本。

拉比說,等待中的船隻可以隨意改航好望角,但目前這些船隻還沒有這樣做。

他說,有321艘船正在等待進入或繼續通過蘇伊士運河。據船運來源稱,其中包括數十艘貨櫃船,散貨船和液化天然氣(LNG)或液化石油氣(LPG)貨輪。

伯多斯基說,本周末一台起重機將抵達現場,可用來卸下長賜輪上貨櫃以減輕重量,但專家警告此舉可能複雜又耗時。

他說:「如果下周沒有成功移動貨輪,我們將必須從船首移除約600個貨櫃,來減輕負重。但這將讓我們的進度延後至少數天,因為要將那些貨櫃安放將是一個問題。」

安聯:全球貿易損失恐達60億美元

中央社報道,德國保險巨擘安聯集團3月27日公佈的報告顯示,長榮海運巨型貨輪長賜輪在蘇伊士運河擱淺,恐造成全球貿易每周損失60億到100億美元。

安聯集團(Allianz)報告也顯示,蘇伊士運河大塞船一周將導致年貿易成長減少約0.2到0.4個百分點。

法新社報道,索爾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Salford)商學院物流專家歐文斯(Jonathan Owens)表示,一般情況下,每天大約有價值30億美元的貨物通過蘇伊士運河。

全球航運權威媒體《勞依茲日報》(Lloyd』s List)則表示,單日雙向通過運河的貨運價值約96億美元。

根據穆迪(Moody's)分析師哈利德(Daniel Harlid),由於有眾多公司直接或間接受到影響,目前不可能將滯留在船上的商品價值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