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近期鼓動民眾抵制H&M等國際品牌,但有業界人士認為,中共此舉將對大陸的產業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失,同時會加速產業鏈外移。

3月24日,中共共青團中央微博帳號密集發文,翻出瑞典時裝品牌H&M針對新疆人權迫害而在2020年10月發佈的一份不用新疆棉的聲明,隨後中共各大官媒猛批H&M,呼籲全民抵制,各大電商紛紛下架H&M商品。目前,該事件已經波及Burberry、Adidas、Nike、New Balance、Uniqlo等品牌。中共外交部也對此推波助瀾。

在中共鼓動之下,大陸抵制洋貨越演越烈,沒有停止跡象。

但有財經評論人士表示,大陸棉花產品過半出口,如果外資抵制新疆的棉花將重創大陸的出口業。

財經評論人士王劍表示,中國的棉花和紗線等原材料主要被用於服裝、家用紡織品和產業用紡織品三個領域。服裝領域出口佔中國服裝總產量46%,家用紡織品領域出口佔中國家用紡織品總產量60%,產業用紡織品出口佔比達到70%。三大紡織成品行業加起來總出口規模接近1900億美元,折合約13,300億人民幣,即出口佔中國紡織業總產量超過一半。

據中國海關總署的數據,中國在2020年的出口總額為17.93萬億人民幣,即中國的出口有7.4%來自於紡織業。

據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新疆農業大學畢業的學者于先生對此的評論,如果外國全面抵制中國棉花可能對中國每年造成上千億美元的外匯損失,另外,對新疆地區的棉花加工、紡織品企業工人就業造成的間接損失更是無法估量。因此,這些拍腦袋做出的決定,受損失最大的應該是本國企業和員工家庭。

數據顯示新疆地區的棉花產量佔到大陸棉花產量的87%以上。

有身在海外的某微博大V也表示:「抵制一件商品,可能不是單純抵制一個外國企業這麼簡單,目前中國是製造業大國,抵制這個外國企業可能影響到這家公司背後的供應鏈,且供應鏈上的每一環可能都有中國企業的影子,影響到別人同時甚至可能影響到自己。」

香港立法會紡織及製衣界議員鍾國斌對此表示了憂慮,他說,假如發生抵制新疆棉花的情況,香港廠家的產品若要出口到歐美就要轉用巴基斯坦或印度棉花。這樣價格會上升,成本將轉嫁至外國品牌身上。而且一旦廠商決定長久棄用中國棉,轉用其它國家的棉花,勢必將撤離原本設在中國的生產線和產業鏈,進一步加速外資遷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