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特朗普政府擔任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主任的羅伯特·雷德菲爾德(Robert Redfield)表示,他認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的一個實驗室。作為病毒學專家,他還解釋了為何他認為病毒從動物傳給人的說法說不通。

在CNN 3月26日播放的一個採訪中,雷德菲爾德對病毒起源發表了他的看法。

雷德菲爾德質疑病毒從動物傳給人的說法

雷德菲爾德表示,「實驗室研究的呼吸道病原體感染實驗室工作人員的事並不罕見。」

中共官方聲稱,該病毒於2019年12月首次被發現,出現在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雷德菲爾德對這一說法表示質疑,他說,病毒從動物傳給人且能在人與人之間傳播得如此之好,這在生物學上說不通。

他還表示,通常當一個病毒從動物傳到人身上時,「它需要一段時間來找出如何在人與人的傳播中變得越來越有效」。

「我不相信這從蝙蝠以某種方式傳到人身上,且當病毒傳給人類的那一刻,就成為了我們所知道的人類最具傳染性的,人與人之間傳播的病毒之一。」他說。

雷德菲爾德:病毒最有可能來自實驗室洩漏

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距離武漢病毒研究所約10英里。該研究所是研究冠狀病毒如何從動物傳播到人類的頂級實驗室,也是外界質疑病毒洩漏的地方。

雷德菲爾德表示,他相信,病毒最有可能從武漢的一所實驗室逃脫。他認為,此次疫情是在2019年9月或2019年10月開始在武漢局部爆發的,比中共官方時間表早了幾個月。

「我的看法是,我還是認為武漢的這種疾病最可能的病因是(病毒)從實驗室逃逸。」雷德菲爾德進一步闡述,「別人不相信。那可以。科學將最終弄清這一問題。」

「這是我的看法」,雷德菲爾德說,「但我是一個病毒學專家。我的一生都在和病毒學打交道。」

他說,他的這一說法並不帶有任何意圖。

雷德菲爾德的這一說法也反駁了世界衛生組織(WHO)調查團的說法。該調查團在對武漢進行考察後表示,病毒從實驗室逃逸的理論「極不可能」。

世衛組織專家彼得·本·恩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2月表示:「研究結果表明,實驗室洩漏假設極不可能解釋該病毒傳給人類的原因。」

據美聯社報道,世衛組織團隊提出,病毒從蝙蝠通過中間動物傳給人類是最可能的起源。

但美聯社表示,在進行了調查之後,發現中共政權在世衛組織團隊調查期間,「對疫情研究進行了限制,並命令科學家不得與記者交談」。

此外,《華爾街日報》也援引世衛調查人員的話說,中共當局拒絕向調查人員提供2019年12月中國武漢市爆發疫情初期發現的174個早期病例的原始、個性化數據,這些數據可能會幫助他們確定中共病毒首次在中國開始傳播的方式和時間。

幾周前,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表示,有「巨大的證據」支持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說法。

「這不是我們第一次因為中國實驗室的故障而導致世界暴露在病毒之下。」蓬佩奧在3月初告訴ABC新聞。

1月15日,時任國務卿的蓬佩奧在國務院網站上發表聲明,要求世衛調查團弄清楚三個問題:

1)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內部人染病問題:美國政府有理由相信,WIV內部的幾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秋季,也就是首例(中共病毒)病例確認之前,就生病了。這幾名研究人員的症狀和COVID-19(中共病毒)以及常見的季節性疾病一致。

2)WIV對「RaTG13」和「基因功能的獲得」(gain of function)研究:至少從2016年開始,WIV研究人員對RaTG13病毒進行了研究,該病毒是WIV在2020年1月確定的蝙蝠冠狀病毒,是與SARS-CoV-2(中共病毒)最接近的樣本(96.2%相似性)。

3)WIV與軍事研究的秘密聯繫:儘管WIV以民事機構自居,但WIV與中共軍方在出版物和秘密項目上都有合作。至少從2017年開始,WIV就代表中國(中共)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英文大紀元記者Jack Phillips對本文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