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利桑那州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表示,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不是解決美國南部邊境非法移民危機的合適人選,因為她從未表明,她認為這種情況是嚴重的威脅。

「副總統賀錦麗被安排負責邊境安全。她可能是最糟糕的人選。在她的從政生涯中,沒有任何跡象表明,她認為邊境是個問題或嚴重威脅。」杜西3月24日向記者表示。

「如果拜登總統的意圖是,表明他在認真對待這個問題,那麼他真的做了完全相反的事情。他讓一個完全不在乎的人負責,完全輕忽了這個問題。」杜西說。

亞利桑那州與墨西哥共享約350英里的邊界。根據移民監督組織「美國移民改革聯合會」(Federation for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的數據,最新的人口普查顯示,非法移民的教育、醫療和監禁等支出,每年給亞利桑那州納稅人帶來約13億美元的損失。

杜西的這番話,是在拜登指派賀錦麗領導應對邊境危機之後所說的。拜登總統的決定,讓賀錦麗成為美國政府與墨西哥、中美洲國家,就解決移民問題進行對話的主要人物。

上周訪問邊境時,杜西批評了拜登政府對非法越境者激增的反應。他說,這給那些試圖測試美國移民法規者,傳達了矛盾的信息。

杜西州長在推特上寫道:「拜登的國土安全部部長@馬約卡斯聲稱,『邊境是安全的』。然而,邊境局勢發展是一場危機,華盛頓特區完全脫離了現實。」

美國廣播公司(ABC)的首席國家通訊員(Chief National Correspondent)麥特·古特曼(Matt Gutman)對該媒體的新聞節目《本周》(This Week)表示,南部邊境發生的情況,比過去幾年都要糟糕,並透露了更多細節。

「這是前所未有的。我們從來沒有在這些邊境巡邏設施內,看到過這樣的數字,在某些情況下,這些設施像監獄一樣,在大多數情況下,就像是倉庫。」

「這幾乎是2018、2019年高峰期人數的兩倍,我們在其中一些設施,目睹了人滿為患的狀況,幾乎讓人難以置信」,古特曼說,「在德州唐納(Donna)的一個設施裏,它僅有250個床位,裏面卻有3,900個孩子。」

古特曼說:「你能想像,他們在那裏有甚麼樣的社交距離嗎?根本沒有。」

賀錦麗在周三承認,邊境有一個巨大的問題。

「嗯,好吧,聽著,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我不會假裝它不是,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賀錦麗對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節目主持人蓋爾‧金(Gayle King)說。

賀錦麗說:「我們是否在關注邊境的過度擁擠問題,尤其是這些孩子?是的。這些孩子應該由HHS,即衛生和公眾服務部,而非邊境巡邏隊來監護嗎?是的,我們是否應該加快處理這些案件?是的。然而,這不是一夕之間就能解決的。」

她指出奧巴馬/拜登政府的政策,比如中美洲未成年人(CAM)移民計劃,該計劃允許在美國合法居留的父母,有機會為他們居住在北三角州(Northern Triangle,即危地馬拉、薩爾瓦多、洪都拉斯)的孩子,申請難民或預先假釋(parole status),她說這有助於阻止移民流動。

「有些事情我們需要做,特別是在上屆政府之前,曾經有個制度,允許我們在這些孩子的原籍國處理。這已被拆除了。我們必須重建它。」賀錦麗說。

特朗普政府曾在2017年8月停止CAM的假釋項目,2017年11月停止整個項目,因為美國政府的審查發現,「絕大多數進入該項目的人,都不符合難民安置的條件」。

弱勢的薩爾瓦多人、洪都拉斯人和危地馬拉人,則可根據與哥斯達黎加政府、聯合國難民署(UNHCR)和國際移民組織(IOM)合作建立的保護轉移安排計劃(PTA),申請難民身份。

在2019年11月競選總統期間的一次採訪中,賀錦麗曾向記者概述了她對移民改革的設想。

「我競選總統的原因之一,就是要通過全面的移民改革,讓移民有一條獲得公民身份之路。」賀錦麗當時說。

「在我上任的第一天,我將通過行政命令,延長《童年抵美者暫緩遣返》(DACA)的保護期,這不僅是為了我們的夢想生活,也是為了他們的家庭和父母。而在第一天,我就會關閉那些私人拘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