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中歐爭端升級,凸顯拜登的「打群架」外交初步成功。而在一批紅衛兵外交官的操作下,中共外交將迎來歷史上第二次大失敗。(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有冇搞錯】中歐爭端升級,凸顯拜登的「打群架」外交初步成功。而在一批紅衛兵外交官的操作下,中共外交將迎來歷史上第二次大失敗。(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有冇搞錯》。3月24日。

拜登的拉盟友共同對抗中共政策,似乎正在發揮效果。「文革」期間,中共的外交曾經經歷大失敗,當年的紅衛兵,現在正好掌權,因此外交大失敗恐怕難免要重演一次了。

中共近年來對世界和自我的認知,已經進入了一種接近病態的階段。紅衛兵式的戰狼外交導致非理性的舉動,一定會在世界上產生嚴重後果。近年以來,習近平黨內大打出手,黨外打壓自由派知識份子,鎮壓少數民族,禁錮本來就很少的言論自由,加緊輿論控制;而對外則大肆擴張。這一切,和毛澤東的行為幾乎如出一轍。有了毛澤東,紅衛兵的出現就是遲早的了。

上周末中美在阿拉斯加會談的時候,楊潔篪強硬表態,不但拒不接受美國對中共侵犯人權的批評,而且更指責美國本身「屠殺黑人」。楊潔篪說,美國的價值觀不代表西方,不代表世界。但時間只過了兩三天,這句話就被打臉了。

歐盟國家宣佈對涉及新疆維吾爾人權侵害的4名官員和一個機構進行制裁,而中共立即做出報復行動,宣佈對歐盟進行制裁。中共的制裁名單上有10名歐洲人,其中包括歐洲議會議員(5名)以及荷蘭、比利時等國國會議員。制裁名單還包括4個機構。這些機構分別是批評過中共的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德國墨卡托中國研究中心、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

制裁和反制裁的行動,引發了歐洲和中共之間的緊張關係。記憶中,自從1989年六四事件之後,中歐關係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到北京時間3月24日下午,先後有八個歐盟國家已召見,或即將召見中共駐當地大使,以回應中方「反制裁」舉措。

歐盟成員國比利時、丹麥、法國和德國分別在23日召見了中共派駐大使。而荷蘭則在22日召見了中共大使。

比利時外交部23日召見中共大使曹忠明。比利時外交部長蘇菲·威爾梅斯(Sophie Wilmes)22日表示,強烈反對中共當局對歐盟實體和歐洲議員實施制裁。

德國外交部表示,德國也召見了中共大使進行「緊急會談」。

德國國務秘書米格爾·伯傑(Miguel Berger),「明確表達了德國政府的觀點,即中國(中共)對歐洲議員、科學家和政治機構以及非政府組織的制裁代表了一種不適當的升級,使歐中之間的關係不必要地變得緊張。」德國認為,歐盟制裁的中共官員,是因為他們有人權侵害行為,而中共制裁的對象是歐洲的「民主和民主機關」,因此他們不能接受。

丹麥召見了中共大使。丹麥外交部說,中共大使在丹麥外交部被告知,丹麥對中共的這些舉動表示不滿。「當中國(中共)制裁自由的,具有批評精神的歐洲政治家、機構和持不同政見者,僅僅因為他們對中國(中共)提出批評時,這顯然是對歐洲和丹麥公民言論自由的攻擊。」

中共的制裁包括由丹麥前首相,北約前秘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成立的「民主聯盟」(Alliance of Democracies)。

丹麥外交部長傑普·科弗德(Jeppe Kofod)在一份聲明中說,中共的制裁與歐盟的制裁不同,「歐盟的制裁只影響到對嚴重侵犯人權負有直接責任的中國(中共)官員。」

此外,荷蘭在22日就召見了中共駐海牙大使,抗議中共制裁荷蘭國會議員捨爾茨瑪(Sjoerd Sjoerdsma)。

立陶宛外交部和意大利外交部也先後召見中共駐外大使,表達抗議。

正在布魯塞爾參與歐盟外長會議的瑞典外交部長安·林德(Ann Linde)對此亦提出嚴正抗議。據報道,林德23日接受瑞典電視台(SVT)訪問時表示,直接向中領館作出回應。

法國23日也已經召見了中共大使盧沙野。不過和其他歐洲盟國相比,法國召見中共大使進行抗議的內容多了一項,除了反對中共對歐洲官員和研究人士的反制裁之外,也抗議中共對法國議員和一名研究人員的侮辱和威脅。

中共駐法國大使盧沙野,今年2月向法國議會發出信件,威脅法國議員不要訪問台灣。這個信件被公開之後,在法國社會引起極大反彈。法國政府強調說,法國民選議員有權外出訪問,「想去哪裏去哪裏,想見誰就見誰」,中共無權過問。法國非官方人士,尤其是亞洲問題研究人士反彈更大,他們狠批中共的戰狼外交。中共駐法國大使網站隨後發文,指戰狼外交,是因為「瘋狗」太多,還指責一位法國著名的中國問題研究者為「小流氓」。

法國隨後召見盧沙野,但22日盧沙野以「沒空」拒絕,但隨著中歐緊張關係全面升級,盧沙野23日還是應召前往。

北京也沒有空閒。中共召見了英國駐華大使吳若蘭,抗議英國人跟隨歐洲制裁4名涉及新疆問題的官員和一個機構,北京也召見歐盟駐北京的代表,對歐洲的制裁進行抗議。

至此,歐洲和中共的大使,總共有10個人被所在國召見抗議。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4日的例行記者會上,對歐盟多國召見中共大使一事做出反應,她批評歐盟雙重標準,而中方「不惹事、不挑事也不怕事,不會被訛詐」。對於歐洲國家召見中國(中共)大使表達的抗議,中方完全不接受。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何塞·波雷爾(Josep Borrell)表示,中國(中共)的反制裁「使人遺憾和不能接受」。中國(中共)未改變其政策及回應歐盟的正當憂慮,有關(制裁)措施亦營造出新的氣氛。

波雷爾再次重申,中共的反制措施不會動搖歐盟的決定,將繼續捍衛人權;英、美、加先後應合歐盟對華制裁是「完美」協調。

在此之前,26國駐華外交官,前往北京第二中級法院,要求旁聽中共對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盜竊國家機密」一案的審判。但三十多名外交官被拒絕進入法院,他們只能站在法庭大門之外表達不滿和抗議。

楊潔篪在阿拉斯加強硬表態之後,中共媒體特別提到,中國已經崛起強大了,和120年前拳匪之亂導致外國軍隊入侵中國的情形不同,現在中國有實力對付外國了。1900年,八個國家為解救被圍困在北京的外交官,聯合派軍攻入北京。1901年,清帝國政府向八國認輸,賠償了4.5億兩白銀。這是當時中國人口的數字,即每個中國人賠償1兩。

中共宣傳話音未落,一個30國聯軍出現了。歐盟有28國,加上美國、加拿大、澳洲,世界上最強大的政治經濟和軍事聯盟正在成形,而目標只有一個,就是中共。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23日、24日訪問北約和歐盟,目的是「應對中共的侵略性和脅迫性」行為。

據美聯社報道,布林肯24日在完成與北約外長的會談後表示,他希望與美國夥伴就「如何推進我們共同的經濟利益,對抗中國(中共)的一些侵略性和脅迫性行為,反擊中國(中共)至少在過去未能履行其國際承諾的行為」進行合作。

他對記者表示,「當我們一起行動時,我們比任何一方單獨行動要強大得多,也有效得多。」布林肯說。他指出,美國自己佔全球GDP的25%左右,但與歐洲和亞洲盟友一起,佔比高達60%,「北京更難忽視這一點」。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北約的表態。美聯社報道說,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中共的崛起對歐洲安全有直接影響,他說,「更重要的是,中國(中共)是一個不認同我們價值觀的國家。我們從它們(中共)處理香港民主抗議活動的方式,它們如何壓制自己國家的少數民族——維吾爾人,以及它們實際上如何試圖破壞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中看到了這一點。」

他還說,北約也將「和志同道合的國家建立夥伴關係,例如該地區(指亞太地區)的澳洲、紐西蘭、南韓和日本。他們是合作夥伴,所以我們希望加強我們的夥伴關係,以維護基於規則的秩序,同時也應對中國(中共)崛起的後果。」

斯托爾滕貝格特別強調北約將全力支持澳洲。

去年,澳洲要求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中共惱羞成怒,開始對澳洲進行一系列的「經濟懲罰」,打擊澳洲。布林肯在阿拉斯加和中共會談的開場白中,表示除了會提到新疆、香港和台灣等問題,也將討論中共脅迫美國盟國的問題,指的就是澳洲。

作為一個立場保守的新聞工作者,我不贊同拜登的絕大部份政策,但我不得不說,拜登的對中共外交政策是對的,而且正在發揮很大的作用。

在競選期間,拜登多次表達過類似的觀點,即他同意中共是最大競爭者,是美國的大威脅,但他不會像特朗普那樣「單槍匹馬」地和中共對抗,而是要和美國傳統盟友合作,共同對付中共。

這個說法現在正在落實。美國和北約及歐洲改善了關係,說服南韓增加了駐韓美軍費用的給付,甚至也強化了美日印澳的印太聯盟基礎。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針對中共的國家,只佔全球人口的11%,所以代表不了全世界,中國也不在乎。歐洲4.5億人口,加美國3億人口,再加上澳洲和加拿大的合共大約5000多萬人口,差不多8億,而中國有14億。這是華春瑩的意思。

不過按照美國和北約的規劃,這個聯盟中,還需要加上日本和印度。兩國總共16億人口。加上歐美的8億,這個局面是否完全不同了?

中共正在重蹈「文革」期間外交大失敗的歷史。1967年,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中國大陸陷入巨大混亂,尤其紅衛兵,不但在中國大陸境內造成巨大破壞,也在外交上胡攪蠻纏。

比較典型的是留學生到蘇聯莫斯科紅場,打出反修旗幟,宣揚毛澤東思想,被前蘇聯保安人員和警察痛毆,多人重傷。回國時,北京紅衛兵發動十萬人迎接,順便再舉行反蘇遊行。

紅衛兵燒掉了英國代辦處,在北京衝擊了三四個其它國家的大使館。中國駐外的外交官和留學生也展開全球「文革」,和多個國家發生嚴重衝突,多個國家和中共的外交迅速降級甚至斷交。中共外交官馬繼森寫的《外交部文革記實》一書說,到1970年,53個和中共建交或半建交的國家,發生糾紛進行交涉的有40個,多個國家和中國斷交。

挽救中共的是尼克遜(Richard Nixon)和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美國為了應付蘇聯,而容納中共進入冷戰反蘇陣營。但這一次,沒有蘇聯了,但紅衛兵還在,而且更厲害了。當年那些紅衛兵,現在正好都上任掌權,「敢批判敢鬥爭,砸爛一切舊世界」,從楊潔篪、王毅、趙立堅、華春瑩的講話中,我幾乎能聽到當年的紅衛兵戰歌。

毛澤東說,不破不立。意思是,不打爛舊的,新的就不會來。只不過,這次他們舉起石頭,恐怕只能打爛自己,而不是別人,也只有他們自己才能打爛他們自己。#

石山角度: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x4TYTL7Ibhs0JPuHVQY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