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中國家喻戶曉的《白毛女》、《紅色娘子軍》等「文革」時期的紅色樣板戲,將成為中共百年黨慶宣傳的重要節目。有學者指出,依靠暴力起家的中共再次推出紅劇系列,其意圖是宣揚民族仇恨。《白毛女》被揭是根據中共政治需要杜撰出來,欺騙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

黨慶節目選《白毛女》原因

中共文化和旅遊部部長胡和平稱,為了黨慶,文藝演出節目涵蓋100部不同門類、不同題材的舞劇歌劇,其中複排了《白毛女》、《紅色娘子軍》等「樣板戲」。

對於今年紅色舞劇再次登台,江蘇常州時事評論人士張建平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們小時候能看到的這些電影、戲劇,大概也就是《白毛女》、《紅色娘子軍》、《奇襲白虎團》等,過去我們也會被煽動出民族情緒來,當然現在我們感覺到很恐怖,這是宣揚仇恨的東西」。

張建平認為,這種仇恨宣傳、仇恨教育的沉渣氾濫主要還是中美關係造成的因素。外交是內政的延續,中共當局藉此推出紅色舞劇是為了增加民眾對中共的凝聚力,但宣揚民族仇恨這種方式是非常危險的。

江蘇揚州網民凌真寶表示,中共是開足馬力宣揚其「偉光正」,「向世人證明自己才是紅色江山的正統,共產黨的暴力革命、階級鬥爭等永遠都不會忘記。」

《白毛女》創作過程被披露

《白毛女》成為中共利用文藝宣傳鞏固暴力統治的典型,中共「舊社會把人變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的謊言欺騙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

一位為《白毛女》伴奏一輩子的演奏家郝忠良(化名)曾說,我為《白毛女》伴奏一輩子,結果《白毛女》是謊言,那麼多「地主」被批鬥、被打死,被剝奪家產,地主的子弟,世世代代都沒好果子吃,在連番的運動中挨整,都和這個《白毛女》有關係。知道真相後,我真感到自己太可憐了,我們幾代人了,都被騙得結結實實。

據中共黨史資料,中共在抗戰期間的「土改」並不順利,「鬥爭大會」常常開不起來。為了消滅地主階層,為搶劫財產製造輿論,1945年,延安魯迅藝術學院在這樣的背景下創作了《白毛女》。

2004年7月25日,大陸媒體《中華讀書報》發文詳細披露了《白毛女》由民間傳說經杜撰改編為歌劇的詳細過程。

據報道,1945年,中共延安魯迅藝術學院的文人們,根據河北阜平一帶百姓中流傳的「白毛仙姑」的傳說,按照中共的鬥爭哲學和奪權需要,經過東拼西湊,數易其稿,杜撰了貧苦農民受地主剝削壓迫的劇情,編造出舞台劇《白毛女》。因應中共政策的轉變,由「減租減息」和「團結地主」的政策變為「土地革命」和「打倒地主階級」,戲的結尾也隨之改變。

1949年中共建政以後,《白毛女》被改編成歌劇、電影、樣板戲唱遍全中國。50年代初,電影《白毛女》放映後,許多人給報紙寫信,詢問喜兒和大春是否實有其人,當時的《文匯報》特別發表文章予以解釋說:「這些人物並不是實際上存在的。」 (肖殷《白毛女是否實有其人》,《文匯報》1952年9月29日。)

時事評論員林輝表示,「白毛女」是中國人最為熟知的虛構形象之一,也是中共製造的最為成功的顛倒黑白的形象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