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祖·拜登(Joe Biden)3月25日表示,他已經向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明確表示,美國不尋求對抗,但將堅持要求北京遵守公平競爭和公平貿易的國際規則。

據路透社(Reuters)報道,拜登說,他在擔任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副總統期間,曾與習「數小時、數小時地」在一起。他確信,這位中共領導人相信,民主沒有未來。

拜登在白宮的新聞發佈會上說:「他和俄羅斯總統普京一樣,認為獨裁才是未來的潮流,而民主無法在一個日益複雜的世界中發揮作用。」

他說:「他沒有——骨子裏就沒有——民主(精神),但他是一個很聰明、很聰明的傢伙。」

拜登總統說,他對未來有不同的看法,需要在美國工人和科學方面投入大量資金,才能與中共競爭。

拜登表示:「我們不希望看到對抗,儘管我們知道競爭將會非常、非常激烈。」「我們將堅持,中國(中共)必須遵守國際規則——公平競爭、公平行事和公平貿易。」

拜登表示,美國將與盟友合作,要求中共對其在台灣、香港、南海的行動,以及對待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方式負責。

他說,他在就職後與習交談過兩個小時,並告訴他:「只要你和你的國家繼續如此公然地侵犯人權,我們就會繼續不停地呼籲全世界關注這件事,讓它變得清晰,讓究竟發生了甚麼變得清晰。他明白這一點。」

據英文大紀元記者費翰報道,在拜登上任兩個多月以來舉行的首次新聞發佈會上,拜登還回答了包括他是否會參加連任、邊境移民危機加劇,以及廢除參議院60票「拖延戰術規則」在內的多個問題。

拜登在回答有關其政府將如何應對非法移民激增的問題時表示,這種情況「每年」都會發生。

他說:「沒有發生甚麼改變,這在每一年都會發生,在冬季,來到邊境的人數會大幅增加。」他還指責說,是前任政府製造了邊境危機。但當選共和黨官員反駁了這一說法,稱正是拜登上台後簽發的總統令引發了非法移民的暴增。

拜登還為自己終止了特朗普的「移民保護議定書」(Migrant Protection Protocols)等項目的舉動進行了辯護。該議定書也被稱為「留在墨西哥」(Remain in Mexico)政策,由前總統特朗普制定和執行。一些民主黨人士稱,該政策鼓勵了非法移民的激增。拜登說,這個政策無法阻止到達邊境的移民激增。

拜登還說,任何兒童在海關和邊境巡邏機構的羈押時間,都不得超過規定的72小時。他還補充說,他正在與國防部協調,為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執法人員抓到的無人陪伴的非法越境兒童開放軍事設施。

本周,特朗普抨擊了拜登針對邊境非法移民危機做出的回應,稱這最終將「摧毀我們的國家。」

特朗普說:「今天,他們來了,你可以看看。他們是從國外來的。我看到他們是從也門來的,他們是從中東來的,他們來自世界各地。」「他們把這些人放下,然後湧入我們的國家。這是一種恥辱。」

對於拜登在25日為其應對邊境移民危機做出的辯護,南卡羅來納共和黨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做出了回應,他指責總統在散佈「錯誤信息」。

格雷厄姆在推特上寫道:「恕我直言,這場新聞發佈會令人無法看下去。」「拜登總統在移民問題上提供的錯誤信息令人震驚。很明顯,他不具備必要的態勢感知能力,不了解邊境發生了甚麼,也不知道如何解決。」

在記者會上,拜登還表示,如果自己的關鍵議程項目未能獲得通過,他願意對參議院的拖延戰術規則進行重大修改。

拜登在談到重新實施舊的、允許長時間演講式拖延戰術規則時說:「我強烈支持朝著這個方向前進。但此外,在處理某些對我們的民主運作至關重要的問題上,比如投票權,要持開放的態度。比如基本的選舉權。我們過去就修改過拖延戰術。」

拜登還提到了副總統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賀錦麗)具有在參議院打破票數平局的能力:「我們已經達到了這樣一個地步:我已經得到了50張票,這樣,美國副總統就可以打破平局,或者沒有她就獲得51張選票。」

像參議院多數黨領袖、紐約州參議員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這樣的民主黨人一直在積極推動,試圖消除關鍵的程序障礙——根據開國元勛的說法,制定這些規則是為了保護參議院少數派的權利——以便通過《投票改革法案》、《槍枝控制法案》和其它措施。

拜登告訴記者:「共和黨人將不得不作出決定,我們是否要攜手合作,或者他們希望採取分裂國家、繼續政治分裂的方式。」

拜登還被問及他是否計劃參加連任競選。媒體還猜測並質疑,他為甚麼兩個多月沒有在白宮舉行正式的新聞發佈會。

拜登在白宮表示:「我是計劃競選連任。」並補充說,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會與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競爭。拜登說,他希望賀錦麗能和他一起參加競選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