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國務院官員基思·克拉赫(Keith Krach)和艾莉·科哈尼姆(Ellie Cohanim)表示,現在是所有美國人採取行動,制止中共政府針對維吾爾穆斯林的種族滅絕的時候了。這種由國家政權主導的罪行,讓人想起歷史上的納粹大屠殺。

今年1月,時任國務卿的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就中共政府在西部新疆地區迫害維吾爾族人,而指控其犯有種族滅絕罪。中共的迫害包括強迫絕育、強迫墮胎、酷刑、強迫勞動以及強迫兒童離開家庭。

與此同時,目前仍有超過100萬維吾爾族人,被關押在中共的拘留營裏——這些拘留營被中共政府稱為職業培訓教育中心。

周一(3月22日),針對那些對中國共產黨在新疆的壓迫政策負有責任的官員,美國、加拿大、英國和歐盟聯合公佈了制裁措施。

科哈尼姆在與克拉赫一起接受《大紀元時報》(The Epoch Times)「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採訪時表示:「我們很高興看到各國政府採取了正確的方法。但我們也為每一個美國人制定了一個計劃,這樣,每一個美國人都能在今天採取行動。」

科哈尼姆認為,制裁是正確的做法,因為中共「只能理解力量」。

科哈尼姆曾擔任美國監督和打擊反猶太主義的副特使,現在是美國非牟利組織「獨立婦女論壇」(Independent Women 『s Forum)的訪問學者。

基思·克拉赫是負責經濟增長、能源和環境的前美國副國務卿。

克拉赫說:「現在是時候停止這一切了。如果我們不這樣做,那麼它就將繼續下去。而且還會蔓延。」

在最近一期《新聞週刊》(Newsweek)的專欄文章中,科哈尼姆和克拉赫將中共在新疆的鎮壓與納粹大屠殺相提並論。他們寫道,一個相似之處是,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非人化宣傳,這讓人想起,在把猶太人送進集中營之前,納粹對他們的描繪。

科哈尼姆告訴《大紀元時報》:「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採取了完全相同的策略,他們稱維吾爾宗教為傳染性瘟疫。他們把維吾爾族人描述為惡性腫瘤。他們還形容,維吾爾族人和雜草很相似,你必須用化學藥品才能除去所有的雜草。」

她補充說:「這種語言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令人聯想到納粹(針對猶太人)的可怕語言。」

「清空收銀機」

美國人可以不去投資那些與北京或中共軍方有聯繫的中國公司,通過這一點來停止資助中共。

這篇專欄文章說:「在世界的另一邊,新疆就會聽到(中共)收銀機被清空的聲音。」

克拉赫說:「真正可悲的是,普通美國投資者在不知不覺中,為中國共產黨提供了資金。」他說,對指數基金、共同基金或ETF的被動投資,轉而被投資於中國公司,幫助了中共的人權侵犯、監視系統或軍事發展。

科哈尼姆鼓勵美國的投資者——比如那些在養老基金、共同基金或向基金會或大學捐贈基金捐款的人——聯繫他們的基金經理和經理人公司,要求他們的投資透明化。

科哈尼姆補充說:「如果你的經理人或基金代表不願意分享有關你的錢被投資到何處的信息,那麼是時候另尋他處了。」

在特朗普執政期間,許多中國公司因幫助北京針對新疆的鎮壓、參與中共的軍民融合戰略,以及將南海軍事化等等,而遭到了美國的制裁。

目前,有44家中國公司被五角大樓認定為「共產中國軍工企業」(Communist 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包括電信巨頭中國移動、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美國國務院的一份簡報顯示,這44家公司擁有1,100多家子公司。

去年11月,當時的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發佈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在這44家公司及其子公司投資。

克拉赫說,除了普通的美國投資者,擁有強大話語權的企業和組織也有責任。

例如,克拉赫呼籲以瑞士為基地的世界經濟論壇(WEF)將中共在新疆的迫害列入會議議程。

克拉赫在提到世界經濟論壇時表示:「我甚至在他們的網站——他們的主題列表——上都找不到。我已經去那裏20年了。」

從5月25日開始,世界經濟論壇將在新加坡舉行為期四天的年度特別會議。

克拉赫還呼籲ESG投資者(ESG是Environmental、Social、Governance的開頭字母縮寫,意為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公開談論新疆的迫害。ESG投資者強調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在他們的投資中的重要性。他還補充說,對於企業行政總裁而言,他們應確保自己的產品供應鏈是乾淨的。

克拉赫表示,對於企業領導人而言,利益衝突會影響企業責任。由於許多公司在中國市場擁有大量股份,他們不想惹惱中共當局,擔心遭到報復。

克拉赫說:「我認為,任何人都不應向中國共產黨屈服。我們顯然擁有道德制高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