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邊境危機愈演愈烈,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眾議員吉梅內斯(Carlos Gimenez)在親眼目睹美墨邊境的情況後,將其描述為「現代版奴隸制」的美墨邊境危機。前總統特朗普批評拜登開放邊境政策,不但吸引了數以萬計移民絡繹於途,還不經身家調查就接收許多罪犯,包括殺人犯、性販子等,這將瘋狂地毀滅美國。

自拜登上臺後,美墨邊境問題日益嚴重,大量來自南美洲的非法移民湧入邊境。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在邊境附近羈押的外來兒童數量在3月20日已突破了1.5萬人。僅一處位於邊境的帳篷收容所就滯留了約5,000名越境時無監護人陪伴的兒童。

拜登政府的新移民政策,使得90%的非法移民(特朗普政府時只有10%)有機會成為合法移民,激發美墨邊境大批非法移民潮。

希望之聲報道,亞利桑那州吉拉本德(Gila Bend)小鎮的鎮長里格斯(Chris Riggs)23日表示,受當局的邊境政策影響,他將因邊境危機宣佈進入緊急狀態。吉拉本德鎮位於美墨邊境附近,人口只有2,000人。

鎮長里格斯批評拜登政府將關了72小時的非法移民丟在該鎮,聯邦和州政府也未提供任何援助,致這些被丟在該鎮的非法移民沒有食物、住所,或病毒檢測,該鎮的犯罪率近期也開始上升。

開放邊境衍生現代奴隸制

福克斯新聞報道,吉梅內斯3月21日在《下一場革命》(The Next Revolution)節目中,描述了他在美墨邊境的親歷見聞。他將邊境局勢描述為「現代版奴隸制」。

他補充說,邊境危機導致年輕女性被騷擾,奴役契約化,直到家庭能夠支付跨境運輸的資金,以及謀殺無法拿出資金的移民。該節目主持人希爾頓(Steve Hilton)15日直指拜登的開放邊界政策造成了「人道主義危機」。

吉梅內斯回憶說,他在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的設施中,看到數以百計兒童--男孩和女孩,這些不是17歲、16歲的孩子,是5歲、6歲或7歲的孩子,他們自己越過邊境。

這些孩童帶著幾張紙條,告訴他們某某人的名字和地址。但是,這些女孩中的很多年輕的女孩都在被騷擾,或多達30%的人受到騷擾。

「他們的父母要花4,000~6,000元才能將她們被送過邊境。」一名試圖跨越邊境的中國人須支付35,000美元的費用。

吉梅內斯繼續說,「我們估計,黑幫組織(cartels)、跨國黑幫組織,每月賺近5億美元。他們利用這些移民把CBP的特工吸引到某些地區,然後他們再趕赴其它沒有CBP特工把守的地區,這些組織將毒品和其它各種混亂帶到美國。

他指出,這種情況對黑幫組織非常有利,但對於那些非法移民來說是可怕的,如果有人拿不出錢來,在邊境另一邊會被謀殺。如果這些人成功越境,他們被勒索,並被利用。積欠人口販運費的非法移民進入美國後,就直接成為契約工,直到償還欠款為止。基本上,這是現代的奴隸制。這就是美墨邊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簡直令人髮指。

販運人口發橫財 美納稅人負重擔

福克斯新聞3月21日報道,根據邊境巡邏消息來源,在美國、墨西哥邊境上販運婦女、兒童、家庭和單身成年人的犯罪組織在2月份的每天收入高達1,460萬美元。僅2月份,販運者通過從墨西哥和中美洲帶人到美國邊境共賺取了4.115億美元。

圖森(Tucson)邊境巡邏前局長維亞雷爾(Roy Villareal)說:販運是一個價值數十億美元的產業。這些弱勢群體中有很多人都用畢生積蓄來償債,一些人本質上已成為契約工,需要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來償還債務。而移民中的一些人被要求運送毒品或做一些犯法的事,來償還一部份費用​​。

在走私販運人口發橫財之際,根據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HHS)2019年的數據,美國邊境危機的納稅人成本持續飆升,納稅人每天要為邊境湧入的移民支付超過500萬美元。

此外,由於非法移民氾濫,上星期拜登政府授予了一份價值8,600萬美元的酒店客房合同,以提供約1,200個移民家庭為期6個月的酒店客房,因為危機超出了美國移民與海關執法局(ICE)的容納能力。

2021年1月13日,國民警衛隊士兵在華盛頓特區國會山的國會遊客中心大廳裡休息。(SAUL LOEB / AFP)
2021年1月13日,國民警衛隊士兵在華盛頓特區國會山的國會遊客中心大廳裡休息。(SAUL LOEB / AFP)
美南邊境危機局勢已引發美國兩黨議員和民眾的不滿,連主流媒體(反特朗普媒體)面對拜登政府的不作為,以及封鎖消息、禁言手段都開始批評。更有媒體質問白宮發言人普薩基(Jen Psaki):「為什麼非法移民可得到酒店房間,而(保衛華府特區的)國民警衛隊卻睡在地板上?」

國會議員促拜登處理邊境危機

希望之聲報道,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西內瑪(Kyrsten Sinema)與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科寧(John Cornyn)共同呼籲拜登利用他的充分權力來應對邊境危機,他們在一封信中敦促拜登全力處理西南邊境的持續危機。他們兩人都認為,拜登政府應採取必要的「激進步驟」,「保護我們的社區,並確保難民受到公平和人道的對待」,並確保邊境安全。

美國國土安全部長馬約卡斯(Alejandro Mayorkas)21日在一系列電視採訪中,為拜登政府對邊境局勢的處理辯護,並將責任推給上屆政府。

對此,美國前總統特朗普22日回應馬約卡斯,並再次批評新政府的邊境政策已經「造成死亡和人類悲劇」。

特朗普對福克斯新聞的「麗莎·布特的播客」(Lisa Boothe's Podcast)主持人說:「他們(非法移民)將成百萬的來。與幾個月後的情況相比,這沒什麼。」「正如我之前說過的那樣,有一些非常糟糕的人(非法移民罪犯),而我們正在將他們帶入我們的國家,這太瘋狂了。」他敦促拜登「立即完成邊界牆的建設」。

特朗普呼籲美國只接納有才能的移民和對國家有幫助的移民,並且必須合法進入美國。

截至2月底,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CBP)報告說,自10月財政年度開始以來,邊境已經來了382,617人,而2020年全年才只有405,036人來到美國。

前白宮新聞秘書麥肯納尼(Kayleigh McEnany)告訴福克斯新聞主播漢尼提(Hannity),記者們必須對南部邊界的局勢,在拜登3月25日舉行的首次正式新聞發布會上對拜登施加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