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獄警指使的女犯們抓住王素梅的頭髮將其頭淹進水盆裏,眼看她快要憋死了再把頭拽出來,如此反覆十多次,直到她幾近虛脫。

從早上7點到晚上7點,王素梅在車間裏幹完奴工活後,被罰站到半夜1點。惡人們又一盆一盆地往她身上澆涼水,逼她站在涼水盆裏,不間斷地換水。

據明明慧網報道,瀋陽市瀋北新區法輪功學員王素梅在遼寧女子監獄度過10年冤獄,遭受了二十多種酷刑折磨。2018年7月21日出獄時,她幾乎失明,無法獨立生活,還被當地警察騷擾,於2021年3月12日含冤離世,終年59歲。

王素梅,家住瀋陽市瀋北新區尹家鄉光榮村,1998年修煉法輪功,「真、善、忍」法理幫助她道德回升,良好的精神狀態也帶給她健康的身體,一個月後曾患有的頭疼病、嚴重的婦科病等都治癒了,這讓她感到無比幸福、踏實。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並在每年的敏感日子裏加重迫害。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前,中共以「維穩」為借口,在全國各地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

2008年7月21日早晨4點半,四五個警察闖入王素梅家中把她劫持到尹家鄉派出所,並抄家。

11月5日,王素梅被瀋北新區法院非法庭審。當庭法官鄒東輝不准她辯護,還將其家人趕出法庭。她被冤判10年。

2009年3月3日,王素梅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那裏關押過數千名女法輪功學員,其中至少四五十人已被迫害致死。

「魔鬼監區」

進監獄後,王素梅被非法關押在被稱為「魔鬼監區」的8監區7小隊裏,被餓了3個月,每頓只能得到一點飯吃。

每天她被逼迫在監獄車間裏做12個小時以上的奴工——打毛衣邊。

那個監區裏有一個「行動組」,由犯人組成,專門用來「轉化」(逼人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

主要犯人王麗娟是遼寧省凌源市的殺人犯,她天天掐王素梅的大腿,每次都掐五六分鐘之久,還在車間裏突如其來地對她劈頭蓋臉地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明慧網)

有個叫馬蘭的犯人有1.8米的個頭,把王素梅摔倒在地,再跳到她背上來回地踩踏。

其他犯人拽著王素梅的頭髮打嘴巴子,給她「上大褂」,即雙手被吊銬起來,腳不沾地;給她上背銬,兩手被銬到背後,睡覺也不打開。

「行動組」的犯人動輒將床單撕成一條條布帶,將王素梅的四肢綁在床,勒傷了她的手。她喊「法輪大法好」,她們立即用膠帶封她的嘴。

這些犯人通常說的一句話就是:「管不了你,我就得扣分,減不了刑。」

因為王素梅不轉化,「行動組」的人換了一撥又一撥。

「老殘隊」

由於惡劣的伙食、超強度的奴工、長期的精神和肉體迫害,王素梅被監獄醫院檢查出血糖指標18,於2012年1月25日被從「魔鬼監區」的8監區轉押到11監區的3小隊──「老殘隊」。

被關押在那裏的老者、病者、殘者根本得不到照顧,照樣幹活,主要的活是手工捻棉籤。監獄為了多賺錢,不擇手段地逼老弱病殘者多幹活。

對法輪功學員來說,只要不放棄修煉的,就會被「轉化」迫害。「老殘隊」還有死亡指標。

王素梅堅持煉功,被犯人拖拽到水房裏,摔在地上。犯人還把她的嘴打腫、踢腫,用粘膠帶封上。

她曾幾次被關進「小號」,裏面只有一張床那麼大,有一個小天窗;冬天冷,夏天熱;吃喝拉撒都在裏面。

王素梅的雙手被上背銬,吃飯睡覺也不給打開。吃飯時不給筷子,她只能吃力地將一隻手從腰部順過來抓飯吃,還不能太用力,用力大了手銬會勒緊卡進肉裏。

每周一次,科長吳妍來提審王素梅,逼她「轉化」,王素梅不為所動。一次,吳妍威脅她:不「轉化」繼續關「小號」,王素梅絕食抗議。

絕食三天後,她被劫持到醫院銬在「死人床」上插管灌食,一共灌了42天。

2018年6月21日,王素梅的冤獄期滿。出監獄大門時,她的姐姐都沒認出她來。親人也無法想像她經歷了怎樣的折磨。

冤獄10年,王素梅遭受了一輪又一輪的酷刑迫害,如:餓飯、罰站、捆綁、群毆、「熬鷹」、冷凍、灌食、關「小號」、上雙銬、上「死人床」、澆冷水、打嘴巴、拽頭髮、上大掛、膠帶繞頭封嘴、腳踩後背、頭按進水盆……

回家後,王素梅已看不清東西,生活無法自理。她丈夫又有了女人,出獄兩年多,她基本上靠姐姐照顧,身體每況愈下。

即使這樣,尹家派出所仍然來騷擾她,逼她寫不修煉的「保證書」。2021年3月11日,奄奄一息的王素梅被兒子從她姐姐家接回,次日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