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生於安徽安慶市懷寧縣、嫁到香港的何女士,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自己因聽信中共宣傳,回鄉創業反被騙的經歷。她表示,「現在大陸都成一片屎坑了,我知道的就有四十多個各地受害人。我親身經歷後,看清了中共邪惡本質。」

何女士表示,「香港已經被中共完全控制住了。以前他們(香港反送中)遊行示威的時候,我還自己掏錢買國旗去反對他們。但是現在,我會拿錢去支持他們參加(反送中)遊行,我要告訴更多的人,不要再被中共欺騙了。」

「(中共)整天說讓人回鄉創業,甚麼招商引資,都是騙人的,根本都是沒有保障的。」

何女士透露,「當初因為香港的房價貴,我就想回鄉創業,結果遭遇了官商勾結的合同詐騙;我上訴到地方相關單位,被推諉;而去月山公安三總隊和懷寧縣經偵辦報案,不給立案,也不給開具《不予立案通知書》。後來,我去北京上訪維權,遭遇了截訪。」

村民證實未與謝小盾簽訂任何土地轉讓、轉租的合同。(受訪人提供)
村民證實未與謝小盾簽訂任何土地轉讓、轉租的合同。(受訪人提供)

回鄉創業遭遇官商勾結合同詐騙 上訪無果

何女士於2018年底回到家鄉懷寧縣洪鎮三嶺村斗東組種果樹創業。2019年1月28日,何女士與安慶市神盾林業發展有限公司的負責人謝小盾簽訂了轉包合同,承包了洪鎮白雲村100畝土地。按每畝每年60元租金,交付了10年租金6萬元。但是後來實測租土地面積顯示只有26.66畝。

「我還付給他修路的費用2萬元,後來又借給他1萬元。在謝的要求下,我又加修了路,修了排水溝,打了井,搭建了雜物棚,栽種了各種葡萄、車厘子、蘋果等水果,總計花了大概24萬元。他又提出讓我請客吃飯並再付幾萬元,才能解決之前說好協助處理的水、電等問題。」

「謝小盾想敲詐我沒有得逞後,就開始使壞搗亂,導致我栽種的果苗沒有長好,只能放棄種果樹。我想在村子裏找打圍牆和除草的工人,被謝得知,非要給我安排他認識的人,我沒有同意。為了維護我的權益,逃離謝的糾纏,我上訴到地方相關單位。(我)又通過走訪當地二十幾戶村民才發現,謝小盾非法佔用村民土地,將土地租出去非法獲利。」

「謝小盾的公司跟林業部門合作,砍山上的樹去賣,然後林業部門給他補貼。那些地都是村民的,(砍樹)都是沒有經過人家同意的。(謝小盾)還半威脅村民,不讓他們說出來,同時給村民一點點錢。」她說。

發現自己被騙後,何女士就謝小盾合同詐騙和非法侵佔村民土地的情況向當地公安報案,但公安以「屬於民事糾紛」為理由,不予立案。

安徽籍港人回鄉投資被騙,上訪維權無果,損失慘重。(受訪人提供)
安徽籍港人回鄉投資被騙,上訪維權無果,損失慘重。(受訪人提供)

2020年6月3,何女士將舉報謝小盾涉嫌合同詐騙案的《不予立案通知書》,交到香港駐上海經濟貿易辦事處,請求幫助,之後安徽省檢察院才開始著手調查。她透露,「結果還是包庇謝小盾,檢察院給出的信訪事項答覆函中,否認了謝小盾非法侵佔土地的問題,說他與村民達成口頭協議,還與白雲村委會簽訂了《山場承包合同》。事實上,《山場承包合同》中乙方有謝小盾的簽名和公司蓋章,甲方卻是空白的,沒有公章也沒有簽名。」

謝小盾提供的與白雲村委會的《山場承包合同》,甲方是空白。(受訪人提供)
謝小盾提供的與白雲村委會的《山場承包合同》,甲方是空白。(受訪人提供)

何女士無奈表示,「我維權已經快兩年了,事情仍未得到解決!前前後後損失至少一百萬元。」

「打過各級不同部的投訴、諮詢和求助電話,被推諉扯皮,無人理會。進京上訪也未成功,反被收容遣送。找到香港駐大陸的機構,也沒用。百姓逐級上訪,到了國家信訪局就要被收容遣送,被威脅不准再上訪否則就會『依法』處理,難道百姓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就等同侵犯了黨和國家的利益?」

她說:「以後的維權路,可能還要被再次收容、監控、打入黑名單,或者被冠以『暴徒、漢奸、不愛國』的罪名。」

「以前別人說國內怎樣黑,我拚命維護。可是現在發現,(中共)政府實質是不擇手段的層層利益鏈,謝小盾是終端執行者。」她說。

她告訴記者,「我認識了很多受害者,甚至有的受害者還在牢裏,有安徽老鄉給他幾次作證其無辜,都沒有用。還有個認識的香港朋友來大陸投資被坑,打官司花了二百多萬也沒用。」

「共產黨領導下的百姓辛酸血淚數不盡。我們是如實地告訴下一代,還是像很多媒體那樣愚弄、欺騙下一代呢?!」何女士呼籲道:「我希望大家都清醒起來,看清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