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期間,重慶南岸區訪民王治芬在北京被遣返後,曾傳出求救信息後失聯。3月20日,她回到家中後與朋友報平安,並講述自己在黑監獄裏被控襲警又遭拘留十天的經歷。

在中南海附近寄信 被截回關黑監獄

3月6日,王治芬在北京中南海附近寄信,被北京警察查身份證後送到久敬莊。由駐京辦來接人後遣返重慶。8日火車抵達重慶,地方政府的人就等在火車站把她接走,直接送到南岸區的仙然居農家樂黑監獄關著。

3月19日,重慶維權人士危文元、胡貴琴、蔡邦英、陸遠芳、肖建芳等人按照王治芬發的求救地址找到仙然居農家樂,但遍尋不著王治芬。

事實上,王治芬到仙然居農家樂的第三天就被控襲警,關進重慶市南岸區拘留所了。

危文元向《大紀元》記者表示,「王治芬在沒有任何違法行為下被非法拘禁、被毆打,手機被搶還被非法拘留十天,王治芬覺得自己很冤。」

手機被搶反遭控襲警拘留十天

2月下旬,中共兩會前,南岸區地方政府就派人到王治芬家看守著,擾亂了她的生活,於是王治芬才往北京走。

王治芬告訴《大紀元》記者,「本來我3月16日有個訴訟案要開庭,沒打算去北京的,被逼不得已去的。」「回來後送我到仙然居農家樂,3月10日,他們(警察)要收我的手機,我不給,一個警察(曹永)就把我控制在沙發上,由另一警察在我衣服口袋搜走我的手機。過程中我掙扎揮舞著手,可能不小心打到搶我手機那個警察的胸口。」

看守王治芬的有5男4女,他們一致誣陷她咬傷警察,當時王治芬被曹永控制著身體不能動,如何能咬得到那警察?就這樣王治芬被以故意傷害罪名行政拘留了十天、罰款200元(人民幣)。

王治芬曾因為上訪被行政拘留過三次,為此,她向法院提起訴訟,一開始法院不立案,她就告法院,後來給立案了。

然而開庭時,到北京綁架她的警察也承認他們沒有北京警方的移交函。「根據治安處罰條例,我在北京的行為不歸地方公安管轄,但是法官說沒有北京警方的移交函不影響對我的處罰」,王治芬說。

王治芬還表示,「重慶的司法就是這麼黑暗。我會去仙然居農家樂請他們保全錄像錄音,我一定要控告他們的違法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