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眾持續抗議13周後,美國麻州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3月17日公佈,今年9月與孔子學院的協議到期後,將不再續約。這意味著麻州最後一家孔子學院即將關閉。這是近期美國高校中眾多孔子學院關閉或宣佈將要關閉的最新一個。

但在上周六晚(3月20日)舉辦的一個《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網上電影放映會後的討論中,專家們警告,孔子學院的關閉並非意味著中共滲透美國教育問題的消失,中共正在以改頭換面的形式、隱蔽性地繼續孔子學院的所為。美國社會和政界應該繼續關注,並採取嚴厲措施保護美國的教育。

這個免費電影放映會是由美國的三個大學生組織舉辦的。他們是自由西藏學生會(Students for a Free Tibet)、雅典娜學院(Athenai Institute)和法輪功學生會(Students for Falun Gong)。電影放映會結束後有四位主講嘉賓繼續與觀眾展開了熱烈的網上交流討論。

這四位嘉賓是:電影《假孔子之名》的導演多麗絲·劉(Doris Liu),普林斯頓大學東亞研究所名譽教授、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林培瑞(Perry Link),全美學者協會(NAS)高級研究員拉切爾·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雅典娜學院創始人兼總裁羅里·奧康納(Rory O'Connor)。


孔子學院 輸出中共意識形態

孔子學院是中共政府「漢辦」與外國教育機構合作的一個中國語言和文化項目,以教授漢語和中國文化之名,向世界輸出中共的意識形態。自2004年以來,中共就把孔子學院稱為其「海外宣傳機構」的重要組成部份。

據「漢辦」官網稱,截至2020年5月,中共已在全球162國家(地區)設立了541所孔子學院和1170個孔子課堂。其中,亞洲39國(地區),孔子學院135所,孔子課堂115個;非洲46國,孔子學院61所,孔子課堂48個;歐洲43國(地區),孔子學院187所,孔子課堂346個;美洲27國,孔子學院138所,孔子課堂560個;大洋洲7國,孔子學院20所,孔子課堂101個。

2019年2月,時任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PSI)主席的俄亥俄州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羅伯·波特曼(Rob Portman),發佈了一份兩黨合作的報告,詳細說明了美國高校管理孔子學院的方式缺乏透明度。該報告的主要發現如下:

1)中共在美國擴展孔子學院的同時,卻未能為在中國的美國官員和教育者提供適當的互惠互利。
2)自2006年以來,中共政府已向超過100所美國學校的孔子學院提供了超過1.58億美元的資金。
3)中共政府控制了美國學校孔子學院的幾乎所有方面,包括資金、人員和所有計劃,甚至對活動和演講者都擁有否決權。
4)中共政府還資助美國孔子課堂的教師,這些教師在幼兒園至12年級的學校教授漢語和文化。
5)在招聘孔子學院主管和教師上幾乎沒有透明度。
6)孔子學院的中方主管和老師誓言要保護中共的國家利益。
7)美國學校與中共政府簽訂的某些合同中包含保密規定,並要求同時遵守美國和中共的法律。
8)美國國務院沒有收集與孔子學院有關的簽證信息。
9)美國學校未遵守法定要求向教育部報告外國禮物的情況。
著名中國問題專家林培瑞表示,孔子學院的宗旨是將中共包裝成高尚的東西,傳播到世界各地,這是一個長期策略。孔子學院從根本上試圖模糊中國與中共的區別,中共宣稱自己代表中國,利用長城、異國情調的漢字、美味中國菜、孔子等在世界舞台上標榜自己,企圖在世界上激發出對其的良好印象,從而達到粉飾中共的目的。

林培瑞說:「這就是為甚麼把中國與中共區分開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不僅孔子學院,中共在國外的所有行動都是想抹殺中國與中共的區別。」

中共在國外施展的眾多伎倆中,林培瑞認為「隱瞞一些東西」是非常重要的一個,「他們教一些漢字,他們教一些歷史」。

林培瑞說,「但是他們隱瞞一些東西,如:大饑荒造成3000萬人喪生、文化大革命、六四大屠殺、新疆種族滅絕、鎮壓香港、台灣自治、西藏和達賴喇嘛、法輪功、民主、自由、人權、立憲主義等。」

林培瑞說,當中共「隱瞞一些東西時,民眾會被誤導兩次。一個是他們不知道甚麼被隱瞞了。另一個是如果他們不知道甚麼被隱瞞了,他們所了解的部份也就變質了。」

關閉孔子學院成風 中共改頭換面

中共借孔子學院搞大外宣,輸出中共意識形態,受到世界各地民眾的抵制。自2013年以來,越來越多的學校終止了與孔子學院的關係。

2017年4月,全美學者協會發佈了一份綜合報告《中國外判:孔子學院與美國高等教育的軟實力》,詳細分析了中共政府滲透美國高校以增強自身形象的方式。當時估算,美國高校中有103所孔子學院。

但到2021年3月12日,美國高校中只剩有51所孔子學院,有72所孔子學院已經或者正在關閉。

全美學者協會高級研究員彼得森研究孔子學院已經有六年。她表示,雖然很多孔子學院關閉了,但是問題並沒有消失。

彼得森說:「許多孔子學院關閉後又立即成立一個新的中心,並保留了許多孔子學院的員工,繼續用國家漢辦給的教學材料,有時還會繼續從國家漢辦獲得資金。其運作與孔子學院非常相似,但使用的名稱不同。」

她說有些情況更為複雜,例如,「塔夫茨大學已經宣佈即將在今年9月關閉孔子學院,但又說將與孔子學院合作的中國大學尋求新的、更深層次的合作夥伴關係。這是許多大學採用的另一種策略。他們建立新的合作夥伴關係,在許多方面完全模仿孔子學院。」

彼得森表示,有關孔子學院的一些法規也需要修訂。「在孔子學院法案中,孔子學院被定義為由國家漢辦資助的中心」,她說,「這在紙面上看起來是小事,但對於立法的有效性而言卻是巨大的。原因有兩個:1. 國家漢辦已經改了名字,現在叫『語言交流合作中心』;2. 國家漢辦不再管理孔子學院,而是由名為『中國國際教育交流基金會』的『非政府組織』管理。

「這實際上並沒有真正改變孔子學院的含義,看起來由非政府組織管理,而且與中共政府也沒甚麼關係,但是就我們的政策而言,這很重要,因為在有關孔子學院的法規中,它被定義為由中共政府資助。因此,這些法規必須進行更新和修訂,不僅要包括從中共政府那裏拿錢,而且還要包括從這個新的非政府組織在內的其它中共機構籌集資金。我們需要採取很多嚴厲的措施,找出它們偽裝自己的新名字,以保護我們的教育。」

全美學者協會正在研究孔子學院關閉後的情況,以及孔子學院實際關閉的程度。彼得森預測說:「我們會繼續看到孔子學院關閉的浪潮,但是問題沒有消失,它將變得更加複雜。新的夥伴關係將更加複雜。它看起來與中共政府沒有直接的夥伴關係,但問題仍然存在,值得繼續關注。」

美國政界呼籲繼續抵制中共滲透美國校園

據美國網絡媒體「每日電訊」(Daily Caller)報道,拜登政府已經在2020年12月31日,悄悄地撤回了特朗普政府時期制定的一個規定,以追蹤中共在美國學校中的影響力。該規定要求美國的學校和大學要公開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因為孔子學院是中共大外宣的前線組織。

對此,波特曼參議員在2月10日發表書面聲明說:「考慮到中共在美國境內擴大影響力行動的嚴重性,拜登政府撤銷這一規定的決定令人非常失望和驚訝。我敦促他們重新考慮。」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也於2月9日發表聲明說:「拜登政府在沒有徵詢國會意見的情況下就悄悄地放棄了擬議的規則,這對審查中共在學術界的影響力而言,是一個令人擔憂的信號,並告訴學術機構他們不需要把與中共政權的關係透明化。」

美國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和其他眾議院共和黨高層,於2月17日聯合致信拜登總統,敦促他接受特朗普政府時期的規定,繼續加強對中共資助的美國孔子學院的審查。

即使拜登挑選的中央情報局(CIA)局長威廉·伯恩斯(William Burns)也支持關閉孔子學院。伯恩斯3月3日在參議院對其任命的聽證會上說:「我認為孔子學院所做的事,是在宣傳習近平的中國故事。我認為這是在建立對一個相當激進的領導層的同情心,並採取對抗性措施處理與美國的關係。」

美國參議院於3月4日以全票通過了《關注各國資助美國大學院所法案》(簡稱《孔子學院法案》),旨在去除中共對孔子學院的影響力,以保護美國校園的學術自由,避免中共進一步滲透校園。該法案要求主辦孔子學院的大學,必須完全控制這些教學中心。否則將失去美國聯邦政府的資助。該法案還要求孔子學院保護學術自由,禁止在校園內實施任何外國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