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國的國內消費差拖累中國GDP增長,中國經濟專家宋曉梧在北京「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21年會」上坦言,中國每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還有7.2億人,尤其是收入分配的差距在全世界仍然是比較大的,而經濟增長是要靠消費來拉動的。因此,他認為,在收入分配低收入群體裏面,要對農民工這個群體高度重視。

根據阿波羅新聞網報道,宋曉梧表示,反映中國貧富差距的中國堅尼系數長期徘徊在0.46、0.47,高的時候達到0.50左右。他又認為,在低收入群體裏面,農民工群體對消費影響非常大。

宋曉梧分析,我國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以後,進入一個新的台階。根據國際經驗看,人均收入邁過一萬美元以後,投資的增長速度都低於GDP增長速度,要靠消費來拉動經濟增長的。

他舉例,從2019年的來看,2.9億農民工佔4.4億城鎮就業人口的66%左右,這麼大的低收入群體,對我國消費整體是影響非常大。他認為,「月收入兩千以下的人有7.2億,農民工大多數在這個群體當中。一個農工家庭就按三口人算,農民工群體影響到七、八億人的消費。」

宋曉梧表示,消費不僅受到一次分配的約束,還有二次分配。已開發國家一般可以縮小20-25個百分點,而中國縮小的數據在8個百分點到12個百分點之間。有中國網民看了宋曉梧的言論後說,「總算有專家說了實話」。

中國房地產搾乾人民正常消費支出

據《看中國》報道稱,中國2020年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9萬億億元,比2019年下降3.9%。去年出口同比增長了4%,投資也同比增長了2.9%,都高於去年全年GDP的增速2.3%,但是唯有消費是萎縮的,而且萎縮了3.9%。這說明中國去年的國內消費表現非常之差。當然這和中國因為疫情封鎖,導致旅遊、餐飲、住宿、娛樂等行業、交通等行業被限制有關。

報道提到,但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中國人的儲蓄已經被房產掏空,可支配收入幾乎都用到了房子上。沒有剩餘的錢來消費。加上去年國內的工廠外遷、倒閉,導致失業人數快速增加,同時民眾收入下降,出現了很多按揭逾期、信用卡還款逾期的現象,消費缺乏動力。

2020年,城鎮居民收入增幅只有3.5%,差一點就沒能趕上全年2.5%的消費物價漲幅。而消費支出則萎縮了3.8%,這不光是從1990年以來的首次消費支出萎縮,更是中共建政以來的首次!這意味著城鎮居民在收入喪失增長性的同時,主動壓縮了日常消費性支出。

把居民購房總支出13.90萬億,對比14.44萬億的城鎮居民收支結餘,佔比為96.2%,意味著中國城鎮居民96%的結餘都用在房子上了。這還是在城鎮居民壓縮了日常消費支出的背景下才達到的數據。城鎮居民艱難積蓄起來的那點家底,就要被房地產市場完全吞噬乾淨了。

這意味著從2020年開始,日常消費市場與房地產市場之間,已經構成了絕對對立的關係,此消彼長。要繼續維持房地產市場的穩定,日常消費領域就必須要萎縮!

報道稱,這也是為甚麼中國去年以來消費越來越萎縮的主要原因,因為老百姓的錢都被房子吞掉了,沒有錢可以用來消費。這也是為甚麼中國要想盡辦法抑制房地產的主要原因,如今的限制銀行放貸就是一劑猛藥,因為房地產已經搾乾了中國人正常的消費支出,還怎麼「內循環」呢?

報道指出,不管是房地產吞噬儲蓄還是通脹以及失業問題,中國的消費在去年萎靡的態勢,在今年也不會改變,因為這些萎靡的因素都還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