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西安一家醫院出現打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苗的醫師在隔離病區仍染疫的現象。就接種疫苗後為何仍染疫,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稱可能需要補第三針,而美國華裔專家認為,真相是病毒變種所帶來的威脅及中共疫苗的質量問題。

中共疾控中心主任的三種可能性遭專家駁斥

對西安醫生打了疫苗仍染疫的情況,3月20日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向中共喉舌央視給出三種可能:第一,病毒感染在呼吸道,但打了疫苗以後體內產生抗體,「體內抗體可能對防止呼吸道感染不那麼好」;

第二,由於疫苗剛開始接種,不反應人群的佔比還沒有統計出來;

第三,可能是打了兩針滅活疫苗,抗體滴度不夠,可能需要補第三針。

他還聲稱不能因個案否定全盤,疫苗保護的是群體等。

美國病毒學專家林曉旭博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高福給出的三個原因都站不住腳。首先,現在的所有的疫苗實際上都是肌肉注射,所以都不激發這個黏膜系統產生抗體。「基本上打到人體之後激發的都是肌體這種形態抗體的反應。所以這裏面就不能說這些人接種了疫苗以後重新被感染,只是因為缺乏黏膜反映。」

他認為,不能以此借口迴避疫苗本身質量的問題。「高福本人提到可能要打第三針,單作為滅活的疫苗,第二針實際上是一增強劑,如果這都還不能夠產生足夠多抗體的話,那說明實際上這個滅活疫苗的效率之前就太低,是這個疫苗本身質量的問題。」

他進一步分析,高福說這個疫苗剛剛接種數據還沒統計出來,這個本身其實也不符合事實。「因為去年夏天以來這個科興和國藥等等就已經在中國大面積地注射了,特別是針對國企的人、出國的人員等等,官方說今年年初將近兩千多萬人都已打了疫苗。這種大規模的接種,是通過政府強制命令、行政命令進行接種,怎麼會沒有統計數字出來呢?」

「西方國家大概從十二月份開始接種,那差不多才三個月的時間(統計數據都出來了),而中國實際上從去年夏天開始到現在差不多九至十個月的時間,按理這個統計的數據應該早就出來了,所以中共官方還是在隱瞞數據,整個事情還是不透明的。」他說。

專家:中國第一大危險是各地存在甚麼樣的變種

林曉旭博士介紹,目前全球很多國家都出現了具有免疫逃逸功能的變種病毒,包括巴西變種、南非變種、法國變種、芬蘭變種、美國加州變種、紐約變種。而亞洲的日本、菲律賓也已經有了B1.28和P3這兩個變種。

「變種病毒導致疫苗的效力也大幅度下降,科興疫苗在巴西的第三期臨床實驗中效率特別低,這跟巴西流行新變種也是非常有關係的。」他認為,「中國大陸不太可能會倖免於這個免疫逃逸的突變株,而且大陸也曾報道過包括廣州出現南非輸入的變種。」

今年年初大陸多地爆發群集性疫情,包括北京大興、吉林通化、河北的稿城、上海等地,不過官方語焉不詳提在廣州、上海、北京、山東等地出現變異毒株。

林曉旭強調,那麼變種在中國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在這一方面中國官方提供的信息非常少。「那麼變種使得目前的各種疫苗,針對變種綜合的能力、效力都大大地下降。所以在中國的第一大危險實際上是有甚麼樣的變種在全國各地流行開來。」

他說,所以在國內,不管確診的病人打的是科興還是國藥的疫苗,都面臨打了疫苗以後對於正在流行的變種可能缺乏防疫力的問題,所以病人會再次被感染。

他還表示,「有一些變種本身就是使得病人再次感染的可能性非常強,即使是之前被感染過的或者打過疫苗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還是會增強,所以這是變種所帶來的威脅。」

專家:大陸疫苗本身效力的問題

林曉旭博士認為,除了病毒變種導致的威脅外,科興和國藥疫苗本身效力到底如何也是問題。

他分析道,因為這兩個疫苗都沒有在中國人群進行大規模的第三期臨床實驗,第三期臨床都是在國外做的。中國地區民眾對疫苗的反應是甚麼樣呢?沒有針對中國人群第三期臨床試驗的保護率數據。

「雖然在全國大規模接種,但實際上不管是政府部門還是科興和國藥,都沒有及時提供幾千萬人接種了疫苗以後所統計出來的疫苗效率,以及疫苗所帶來的副作用這些數據。」他說。

他還表示,以色列在大概幾百萬人接種了疫苗以後,很快就有權威的統計,包括接種疫苗以後的各種各樣反應及疫苗的保護率。中國疫苗的研發部門以及政府部門都應該著力儘快提供這些數據,必須對公眾有一個交代。

據報道,人口只有七千萬的香港,最近不到三周時間已出現7宗接種科興疫苗後死亡個案。港人對國產疫苗卻步,還掀起「科興退針潮」,更有市民批評政府當港人是實驗用的「白老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