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8日,在中美會談中,中共外交最高官員楊潔篪的一番前所未有的戰狼言論,令輿論一片譁然,把中美對抗關係推向前台。

美國高層官員已經多次公開警告,習近平或中共不要誤判局勢。而中共方面,習曾非公開表達世界局勢「東昇西降」,即中共在上升而美國在下降。在「兩會」時候,習也提出「平視世界」的說法。

分析認為,可以預見,從此以後中共必須在外交上對美處處強硬,未來中美關係會越來越差。

布林肯警告楊潔篪「不要賭美國輸」

強硬的對華政策,被認為是拜登政府少有的對特朗普政策的延續。不過拜登政府不再強調兩國意識形態的差異,也不再把中國(中共)視為「敵手」,而更強調遵從「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以及加強與盟友的合作關係。但中共對美國定義的「秩序「並不同意」。

布林肯開場就警告說,「以規則為基礎的秩序外的另一種選擇,是一個強權即公理,贏家通吃的世界。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那將是一個更加暴力和不穩定的世界」,「我們還將討論我們對中國(中共)行動的深切關注,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灣的行動,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以及對我們的盟友的經濟脅迫。」

楊潔篪隨後反駁說,「我認為,世界上絕大部份國家,不承認美國所說的普遍價值,不承認美國的言論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就是所謂『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美國國內在人權方面存在很多問題,這是美國自己也承認的」,「這樣的對抗,中國是一定會挺過來的」。

在總結中,布林肯還特別提到時任副總統的拜登,在美國金融危機時向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的習近平說的一句話,「賭美國輸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賭注,在今天也是如此。」

但楊潔篪在布林肯這段講話以及美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講話後怒氣沖沖地說,「美國沒有資格居高臨下同中國說話」,「美國沒有資格在中國的面前說,你們從實力的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甚至在20、30年前,你們就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因為中國人是不吃這一套的。」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布林肯告訴楊潔篪不要賭美國輸,是在警告習與中共不要對世界局勢產生誤判。習和中共都判斷現在中共實力已經上升到可以挑戰美國的程度了。

誰升誰降? 拜登警告習不要相信中國(中共)自己的敘事

雖然中共新華社在3月20日會議結束後的通稿中,仍然寫了「中國無意干涉美國的政治制度,無意挑戰或取代美國地位和影響」,但是楊潔篪在與美方會談中清楚表示,美國沒資格「居高臨下」說話,同時中美雙方在世界規則的定義上互不相讓。中共對這種中美地位轉變的判斷已有先兆。

在今年的中共兩會中,習近平說「中國已經可以平視這個世界了」,此前一個多月,習近平還講過,「時與勢在我們一邊」。

2月25日,中共祁連縣委宣傳部主辦的祁連新聞網,刊登了縣委書記何斌的一篇講話,透露了習近平的另外一些話。文章說,在1月11日的五中全會和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研討班上,習對當前形勢,作出了「『西強東弱』是存量,是歷史,『東昇西降』是增量,是未來的判斷」。習在談到中美戰略博弈時,「作出『當今世界最大的亂源在美國』,『美國是我國發展和安全最大的威脅』等重大判斷」。

從美國對此次會談的精心安排來看,美國也把自己視為強勢的一方,布林肯一開場就提到了日本和南韓是美國最親密的盟友。BBC分析說,「(美方)主要的定調是告訴中國,你不是較強的那一方,我需要你的程度不比你需要我的程度高。瞧瞧我們的民主盟友和夥伴。美國回來了。我們有朋友,而且我們有決心。那是新的基調。」

《紐約時報》說,拜登助手們稱,2月11日,在拜登與習近平的電話中,拜登警告習近平不要相信中國(中共)自己的敘事,即美國是一個衰落的大國。

前美國國務院首席智囊:習嚴重錯估世界形勢

「中共(官員)講了十幾分鐘不守規矩,很不禮貌,外交官員沒有外交官的姿態。這不是第一次了,大家都有目共睹。」3月19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規劃顧問余茂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習近平講這個東昇西降,像當年毛澤東一樣,對世界形勢發生嚴重錯誤的估計。」余茂春進一步分析,「以前戰狼外交在比較低層次的人身上,像外交部的發言人,可能代表著基層官員、吃瓜群眾,現在由中國最高級別的外交官說出來,反映出中國的戰略力度。我覺得對中國在國際上的形象,只會更孤立,一點幫助都沒有,也顯示出他(中共)的外交手段非常僵化。」

從中美雙方會談議題的差異也可以看得出來。

據美國官方聲明,在會談中,布林肯對中共「明確而直接地提出」,中國(中共)在新疆、香港、西藏的行為,以及其越來越多地在台灣問題上以及網絡上的攻擊行動。而中共無論從會後的通稿,還是楊潔篪的講話中,都強調港台、西藏、新疆、中共制度問題上,不允許美國干涉。

《華爾街日報》引用曾在奧巴馬任內供職於美國國務院的Daniel Russel說:「中國覺得自己身處有利地位,東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

分析:台前強硬 中共有所圖

對於中共在台前強硬的原因,李林一認為:「中共這次會談上強硬的原因,一個是要做給最高領導人看。既然習在『兩會』說了要『平視世界』,那外交團隊在開這種舉世矚目會議的時候,就不能太軟弱,至少在鏡頭前要強硬。」

「在參加會議之前,布林肯訪問了日本和南韓,對中共做出了多個施壓的聲明。在會議前一天,美國還制裁了中共及香港24名官員。據說美國方面還讓中共外交團隊強制測病毒,美方在這次會議也不提供午餐和晚餐,這都給了楊潔篪下馬威。」

李林一說,在楊潔篪嚴重超時發言後,布林肯要求補充發言,之後讓記者離開,這些做法再次刺激到了楊潔篪。再這麼下去,這次的會面又會被外界認為在美國人面前,中共矮了三分,這就無法向習近平交代。所以就出現了後面楊潔篪口不擇言的一幕。說到底,楊潔篪要對最高領導人負責。但這樣做可以預見的是,從此以後中共在對美外交上必須處處強硬,未來中美關係會越來越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