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軍事滲透國際的黑幕不斷被曝光。一名供職於北約組織的愛沙尼亞科學家被該國情報部門發現,是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招募的一名間諜。美國媒體披露,美國著名軍事學院西點軍校(United States Military Academy at West Point)可能已被中共「攻陷」。美國佛州共和黨眾議員古斯‧比利拉基斯(Gus Bilirakis)提出一項決議,敦促聯合國採取必要和適當行動,將中共政權從聯合國安理會中除名。

北約頂級科學家淪為共諜 直屬中共中央軍委

美國新聞網站「每日野獸」(The Daily Beast)3月19日報道,一名供職於北約組織的愛沙尼亞科學家被該國情報部門發現,是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招募的一名間諜。這名愛沙尼亞科學家叫塔莫·庫特斯(Tarmo Kouts),今年57歲,在愛沙尼亞有相當的知名度。

愛沙尼亞國家安全局(KAPO)副局長亞歷山大·圖茲(Aleksander Toots)說,庫特斯是在2018年被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情報局招募的。一同被中共招募的還有一名愛沙尼亞人。這兩人都是在2020年9月9日被愛沙尼亞官方逮捕的。

報道說,庫特斯承認代表外國在愛沙尼亞進行間諜活動。這是一個僅次於叛國罪的指控,他被判處3年監禁。

圖茲說,庫特斯是在中國境內被中共軍方情報機構招募的,他的「動機就是人性的普遍弱點,渴望金錢和他人的認可。」庫特斯從中共方面獲得現金報酬和免費到一些亞洲國家旅遊。中共還為他提供了豪華住處和米芝蓮餐廳的食品。

負責這一案件的愛沙尼亞檢察官英娜·翁布勒(Inna Ombler)說,中共情報人員以智囊的名義與庫特斯接觸,並為他的間諜活動支付了兩萬多美金。愛沙尼亞政府現已收繳了相關款項。

庫特斯1999年獲得環境物理學博士學位,後來在愛沙尼亞塔林技術大學海事研究所工作。2002年,他所在的研究團隊獲得了愛沙尼亞國家科學獎。2006年,庫特斯進入國防研究領域,被提名成為國防部科學委員會委員,負責監管軍事研究和發展項目。

庫特斯隨後在位於意大利拉斯佩齊亞的北約海底研究中心工作,並於2018至2020年擔任該機構的副主席。該機構現更名為海洋研究和實驗中心(CMRE)。主要工作是進行海洋科學方面的研究。可以接觸愛沙尼亞和北約的機密軍事情報。

根據CMRE網站介紹,該中心「在海洋科學、建模和模擬、聲學和其他學科中進行相關的、最先進的科學研究」。庫特斯在被捕時還持有國家秘密許可證和北約安全審查合格證。

據愛沙尼亞國家廣播電視台(ERR News)報道,愛沙尼亞檢察官英娜·翁布勒(Inna Ombler)表示,由於法庭文件沒有公開,案件的審理又是秘密進行,檢察官辦公室目前還不能向外界透露庫特斯向中共軍方提供了哪些具體的情報。

翁布勒指,中共情報機構往往會關注那些能夠接觸到愛沙尼亞、歐盟、及其夥伴國機密情報的人。

愛沙尼亞國內安全服務局表示,在愛沙尼亞2004年加入歐盟和北約後,首次發現中共情報部門對該國的「興趣」有所增加,但最近這種「興趣」有所加強。愛沙尼亞反情報部門的結論是,中共對「全球問題的決策特別感興趣,無論是北極、氣候還是貿易」。

美媒:西點軍校或已被中共「攻陷」

美媒《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近日獨家報道,西點軍校正在和中共的統戰口交往,讓中共最高宣傳機構的副主席來訪演講。西點軍校的領導層甚至率先與北大、清華等學校進行交流,呼籲加強合作。西點的一位前校長還邀請北大的國防生參加該校的年度軍事訓練和比賽。

曾經在西點軍校演講的中共副主席董建華是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創始人。該基金會被確定是「監督」中共統戰口的最高實體,基金會的名譽顧問名單裏還有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董建華曾向西點軍校喊話,鼓勵雙向訪問、雙向交流,鼓勵學者、學生互訪等。他還提出要讓西點與中共院校多見面,多彼此了解,建立信任,並說他的目標是讓「中國人的生活更美好」。

根據美國政府的報告,中美交流基金會的目的是要統戰中共政策和權威的潛在反對力量,並影響海外華人社區、外國政府和其它行為者,使他們轉向支持中共政策的立場。

根據中美交流基金會向司法部提交的《外國代理人註冊法案》(FARA)文件,中美交流基金會已著手「向媒體、主要影響者、意見領袖和普通公眾有效地傳播有關中共的正面信息」。

自2007年起,北京大學就開始派學生到西點軍校,說是感受西點如何培養學生的「領導力」。西點前校長卡斯倫(Robert Caslen)2016年曾訪問北大,並讚美了與北大的交流。而與西點有互動的清華大學甚至曾對美國政府發起過網絡攻擊。

因此,《國家脈動》說:西點軍校或已經被中共搞定了!

美議員:是時候把中共趕出聯合國安理會了

美國佛州共和黨眾議員古斯‧比利拉基斯(Gus Bilirakis)日前提出一項決議,敦促聯合國採取必要和適當行動,將中共政權從聯合國安理會中除名。他表示,鑒於中共當局在人權方面的可怕紀錄和在世界舞台上持續的不良行為,早就應該採取這種行動了。

比利拉基斯辦公室表示:「四十多年來,美國一直試圖通過擴大與中國(中共)的經濟交往,讓中國(中共)成為國際舞台上負責任的夥伴。很多時候,美國的外交政策對共產中國的不良行為視而不見。這種做法是徹底的失敗。僅在過去的一年裏,中國(中共)就違反了一項國際條約,破壞了香港公民的民主自由,且繼續壓迫少數民族和宗教少數群體(最明顯的是維吾爾人、藏人和法輪功學員),擴大軍事力量,對地區鄰國採取侵略行為,在海上侵犯其它國家的主權,在印度邊境進行致命的小規模衝突,同時搶奪土地。」

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經持續了一年,造成全球大量民眾死亡,且重創全球經濟。比利拉基斯辦公室也提到這一點:「最令人震驚的是,中國(中共)還壓制醫療專業人員,向世界隱瞞有關COVID-19(中共病毒)的重要信息和數據。中國(中共)在COVID-19(中共病毒)傳播的問題上管理不力,缺乏透明度,無疑加劇了這種致命病毒的傳播,最終導致全球大流行,造成260多萬人死亡,並在全球範圍內造成災難性的經濟困難。」

國會議員辦公室還指控中共多次嚴重違反聯合國憲章序言中所述的核心價值觀。聯合國憲章序言寫道:「我們聯合國人民決心重申對基本人權、人格尊嚴與價值、男女及大小國家平等權利之信念,併力行寬容,彼此以善鄰之道,和平共處。」

比利拉基斯對這一決議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說:「共產中國不是我們的朋友,事實上,中國(中共)對我們國家安全的威脅比其它任何國家都大。現在是我們採取新方式與中國(中共)互動的時候了,將這個屢次侵犯人權的國家從聯合國安理會中除名,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我們必須繼續讓中國(中共)對其不良行為負責,並採取堅定的立場,不再容忍其進一步的不當行為。」

比利拉基斯表示:「在歷史上,人類遇到過許多邪惡的面孔。作為國際社會的成員,我們這些成員國應該團結起來展現出最光明和偉大的時刻,一起努力去認識邪惡,並消滅它。作為人類,我們面臨的最黑暗時刻,是在那些明知其邪惡卻默默地站在那裏的人,為無所作為找借口,任憑不公正現象的存在,無視民眾被迫害和肆虐。美國必須繼續成為有原則和勇氣的燈塔,承認和促進所有人的基本人權。如果我們在這些邪惡行為面前保持沉默,我們就會忽視了道德標準對我們的這一要求,這樣做將危及整個公民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