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世衛組織(WHO)國際專家小組赴武漢的病毒溯源調查已過去一個多月,相關調查報告被延期至3月下旬公佈。除了報告的延時發佈受關注,調查的獨立性也引發質疑。

這份調查報告原定於3月中旬公佈,但是一直未見消息。

3月19日,世衛組織食品安全和動物疾病專家、調查組主席彼得·本·安巴雷克(Peter Ben Embarek)在世衛記者會上被詢問,報告何時發表。

安巴雷克解釋稱,這項工作程序很複雜,國際與中國的專家團隊處於不同時區,每次會議讓所有人參與要經過安排,而且完成這個大型報告,翻譯需要時間。他表示,希望在下周發佈報告,但又說這個時間並不是百分百確定。

《華日》:專家進行徹底、公正調查的權利微小

除了遲發報告令外界關注,這次調查的獨立性也一直遭到質疑。

2月13日,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就對專家公佈初步結果的方式深表關切,也質疑世衛達成結論的過程。他強調,調查結果應該獨立、不受中共干預或變造。

3月18日,《華爾街日報》再發題為「WHO新冠溯源調查如何在中國陷入困局?」的報道。

文章指出,中方自稱從去年7月以來,國內專家查閱了7.6萬名武漢患者病歷,並選定了2019年10月、11月和12月初的92名住院患者。這些人的徵狀表明他們可能感染了中共病毒,但沒有一個人的抗體檢測呈陽性。

對此,世衛專家組提出幾個問題。第一、在人口近6,000萬的湖北省,僅選出92例似乎太少了,本應檢測更多的病例;其次,專家組想知道選定這92例的標準,以及中共當局為何在專家組到達幾周前才給這些前患者檢測抗體。

此外,專家組還要求立即獲得這7.6萬名患者的匿名原始數據,認為可以用別的方式過濾相關數據,以便尋找1,000個潛在早期病例的蛛絲馬跡。但是,中方拒絕了這一要求。

報道還披露,世衛在去年8月17日徵召專家加入病毒溯源考察團,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也提供了三人名單,分別是一位病毒學家、一位資深獸醫、以及一位領導全球衛生安全項目的流行病學家。最後,這些專家都沒有入選。

而入選的美國專家皮特‧達札克(Pete Daszak)曾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過長期合作,還曾公開否定中共病毒可能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

《華日》的文章總結說,該媒體調查發現的新細節表明,世衛專家組在中國進行徹底、公正調查的權利十分微小,令人質疑調查結果「似乎提供的明確答案」。

報告公佈在即 中方釋信號

由於調查報告公佈在即,中共方面也開始出來釋放信號,似在預設報告結果,再次提醒世衛「按原計劃行事」。

3月17日,中國-世衛聯合專家組中方組長梁萬年接受喉舌媒體《環球時報》專訪,聲稱「通過聯合專家組的共同努力,雙方此次形成了一些重要的『共識』,為全球溯源工作開了一個好頭」。

他列出的所謂「共識」為:1. 武漢首例確診患者的發病時間確定為12月8日,沒有發現更早的病例;2. 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的發現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3. 病毒是自然起源;4. 冷鏈傳播在疫情起源和傳播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5. 因實驗室洩漏而發生疫情「極端不可能」。

3月20日,《環球時報》再藉由一名中方專家組「匿名專家」的話稱,他們對世衛說下周發佈報告頗感意外,因為報告撰寫工作應由雙方專家直接溝通,但中方專家事先並未得到任何消息,而世衛組織官員卻已對外單方面宣佈。

這名專家還聲稱,「明顯感到外方專家受到政治壓力,擔心報告偏離『共識』。」

最早下周,外界即可得知世衛是否仍和中方保有「共識」。

與此同時,美國方面一直譴責世衛替中共辦事。美國國會議員維爾恩·布坎南(Vern Buchanan)本月稍早與幾位同事共同發起一項立法,要求在世衛作出改變之前,美國凍結對其的財政支持。

布坎南表示,世衛為「中國(中共)的傀儡」,荒謬地讚揚中共處理疫情有透明度,且處理得很好。但事實正好相反,中共瞞疫已被充份證明。

前總統特朗普也在上月底的CPAC演說中批評世衛組織,說「他們確實是中國(中共)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