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軍印太司令戴維森提出中共侵台時間可能在未來6年內後,美國國會兩黨議員接連表達對台灣安全擔憂,有20名聯邦眾議員在中美阿拉斯加高層會談前夕發表聯名信,要求拜登總統及主談代表呼籲強化對台支持,也有多位議員在聽證會上尋求提高對中共加強威懾方式。

在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安顧問蘇利文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與中共外交官楊潔篪及王毅會面前,20名共和黨眾議員3月17日在一封給拜登、蘇利文及布林肯的聯名信中敦促美方,在與中方會談中「重申美國對支持台灣不受中國共產黨威脅的堅定承諾」。

聯名信籲確認對台承諾

由艾奧瓦州眾議員阿什利.辛森(Ashley Hinson, R-IA)發起、得到包括兩位國會「台灣連線」共同主席迪亞茲.巴拉特(Mario Diaz-Balart, R- FL)、夏伯特(Steve Chabot, R-OH)及其他19名共和黨同僚聯署的信中指出,當中共持續在印太地區增強軍事姿態與威脅時,至關重要的是美國挺直腰桿面對中共並表明,美國將捍衛及推動全球民主。「重要的是,你必須對抗中國(共)拆除民主的企圖,並再次確認,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毫無商量餘地。」

3月19日,在眾議院外委會亞太小組委員會針對美國印太政策舉行的聽證會上,多位議員也對中共脅迫和威脅台灣的作為表達關切。

戰略模糊危險

小組委員會資深共和黨議員夏伯特說,美國對台灣與中共的戰略模糊做法是「荒謬且危險的」,美國應該清楚透徹地表明,如果中共攻擊台灣,美國會與台灣站在一起,「這是最好的方式防止中國(共)誤判並發起一場戰爭。」

夏伯特問在聽證會上作證的前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關於印太司令戴維森評估中共可能在6年內攻台以及美台備戰能力的問題。

薛瑞福說,台灣面對的風險正在增加,因為中共為提高台海作戰能力的投資在增加,不過美國和台灣都有許多在增強台灣不對稱防衛方面可以做的事,台灣的「整體防衛構想」(ODC)也是一種正確的做法,包括加強投資在情報偵蒐能力、無人系統及海岸防衛等。

他說,他不確定時間線是否能如戴維森所說的6年一般精確,但他認為印太司令部正在以現實的方式思考台海可能的變局以及美國如何反應,也提醒人們必須對此議題有急迫感,因為就算走在正確的道路上,如果走的速度不夠快還是有可能被碾壓過去。

薛瑞福也對戰略模糊的問題表示,他偏好的模式是「戰略清晰、戰術模糊」,美國應該可以明言,台灣繼續以現行或更好形式作為一個民主夥伴存活是符合美國的利益,而台灣落入北京的中國共產黨控制受其威權統治則不符合美國利益,但美國應該在可能做出何種回應的戰術問題上保持模糊,因為美國的反應完全要視情況而定,因此他認為「戰略清晰、戰術模糊」的策略可以保持美國的優勢。

不久前才與眾議員蒂法尼共同提出廢除美國「一中政策」、承認台灣立法的眾議員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 R-PA)說,他認為美國必須對中共更為強硬,「美國應該承認台灣,視他們為真正的中國」,或許這對一些人可能過於挑釁,但美國必須以跨黨派方式跟台灣更加緊密。

提新法案增加軍售彈性

佩里在聽證會上透露,他準備在近期內提出一個新的法案來提高對中共侵台的威懾,這個名為「Taiwan plus Act」的立法將倣傚美國對「北約+5」(NATO plus five )的軍售待遇,提高美國對台軍售的金額價值,並將總統在宣佈對台軍售前30天必須通知國會的現行門檻縮減為15天。他說,目前除了北約以外只有5個國家享有這種待遇,那就是澳洲、南韓、日本、紐西蘭及以色列。

佩里問薛瑞福是否支持這個法案要達到的目標?中共對此會有何反應?薛瑞福答覆說,任何有助於給行政當局更多彈性、提供更多安全協助、縮短時間限制的做法他都支持,也希望佩里的法案能夠順利通過立法程序。

至於中共的反應,他說,任何美國與台灣加強安全關係的做法,中共的分析人士和共軍必定作出負面反應,但這不是美國決定政策的標準,美國不能因為中共不喜歡就不這麼做,事實上,這反而是美國應該這麼做的理由。

在聽證會上以證人身份提出專家意見的,還包括2020年以主張美國改變對台海戰略模糊政策,而在美國政學界掀起討論的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會長哈斯(Richard Haas)。

提高戰略能力配合戰略清晰

哈斯也表示,美國應該強化與地區同盟及四方對話(Quad)的夥伴關係,加強對中共的威懾,尤其是中共對台灣的步步緊逼,他的確認為美國必須將戰略模糊的政策改為戰略清晰,同時以加強戰略能力來配合這個新的政策。

另外,小組委員會主席阿米貝拉(Ami Bera)也表示,中共對台灣的壓迫是委員會非常關注的議題,他對日本在美日2+2會談中提出對台海安全的關注感到欣慰。他問美國全國亞洲研究局資深政治安全事務研究員羅蘭德(Nadege Rolland),美國應如何加強台灣的安全防衛。

羅蘭德說,除了在軍事上強化美國與其亞洲同盟的威懾能力外,由於台灣也面對中共巨大的影響力活動威脅,美國與盟友可以提供台灣網絡空間的防護能力,並強化台灣的國際外交空間,美國不僅可以與亞洲盟友合作,還可以與歐洲國家一起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她認為這些方式都有助於阻止中共對台灣的進一步逼迫。#

(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