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克雷奇,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清晨氣溫達到零下18度。在這個酷寒之地結束了兩天的中美高層會談,中共「戰狼」嚎叫之高亢,和美方應對之軟弱,實在令人憂慮。

概而言之,美方在這次會談中落入了中共巧設的四個陷阱。

第一個,中美高層會談舉辦本身就是中共陷阱。拜登1月20日就職後,布林肯和楊潔篪、拜登和習近平先後通話,從雙方公開聲明來看,各唱各調。事實上,就中美關係現狀而言,是中共有求於美國——不要再繼續脫鉤和制裁了。如果中方沒有實質性的提議(讓步),美方根本就沒必要舉行這次會談。但是,美方在應對中共的政策仍未清晰的情況下,居然「邀請」中共來談,而中共歷來擅長搞「對話陷阱」,美方這不是自己主動上了中共的道嗎?所以,楊潔篪才會向中共官媒CGTN表示,與美國在阿拉斯加舉行為期兩天的談判是「坦率的、建設性的和有益的」,「我們希望雙方能夠加強溝通與交流。」

第二個,楊潔篪打破會談規則,發言16分鐘,超時8倍,而且發言有稿子,顯然是故意為之。尤其,楊在發言中講到,「我認為,世界上絕大部份國家,不承認美國所說的普遍價值,不承認美國的言論就是國際輿論,不承認少數人制定的規則,就是所謂『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這清楚表明,今後中共將不再遵守美國制定的規則。這是非常嚴重的挑釁——如美國參議員瑪莎·布萊克本(Marsha Blackburn)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對《大紀元時報》表示:「就像中方代表團拒絕遵守議定的會議規則一樣,北京也拒絕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但是,美方卻老老實實坐那聽完。美國保守派人士傑克·波索比克(Jack Posobiec)推文說:「顯然,布林肯和沙利文在受到(中共的)不尊重後,應代表美國將中共代表踢出去,但他們沒有。繼續會談會更丟面子。」

第三個,楊潔篪為美方劃出「紅線」,而不是相反。其一,「你們在中國面前沒有資格說,你們從實力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其二,「中國共產黨領導和中國政治制度得到中國人民衷心擁護,任何要改變中國社會制度的做法都是徒勞的」。其三,美方向中方提出一系列安全和人權問題,包括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對香港的鎮壓、對盟友的經濟脅迫、對美國的網絡攻擊和對台灣的侵略行為,楊稱這是中國內政,堅決反對美國干涉,並稱美國應當管好自己的事,而非對中國的人權和民主說三道四。把楊潔篪的意思概括成一句話,就是其在開場白中所說的:無人能掐死中國(中共)。這就暗示,中共不怕與美對決,並把對決作為威懾美方的手段,讓美方不戰自退。

第四個,雙方激烈對抗,美方仍求中共合作。會談結束之後,布林肯在記者會上談及了很具體的、中美雙方可以合作的領域:「我們在這幾個小時裏也就一些廣泛的議程進行非常坦誠的對話,比如:伊朗、北韓、阿富汗和氣候問題上,我們的利益上是有交集的。」此外,拜登政府官員表示,他們對放寬特朗普時期對中國公民實施的一些簽證限制持開放態度。這樣一來,攻守之勢異位,本來佔優勢的美國,拱手讓人,自願挨打。

總之,中共的狡詐、邪惡超出了正常人的想像,通過這次會談,投石問路,火力偵察,摸清了美國的底牌,估計下一步會有凌厲手段使出,比如吃定了香港後,把魔掌伸向台灣。當然,美國也有明眼人,例如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今天貌似點評阿拉斯加的中美首次會晤,他寫道:「實力才能抵擋壞人,軟弱只會招致戰爭。」(Strength deters bad guys. Weakness begets war.)

美方一手好牌,卻打不出效果來。問題出在哪裏?歸根結底,美國決策層,必須首先認清中共政權的邪惡本質,知己知彼才能取勝。

針對楊潔篪所說「無人能掐死中國(中共)」,美國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回復道:「其實是有的,隨著北京的行為越來越危險,讓世界別無選擇,(世界就)只能這樣做。」

但願美國決策層聽到章家敦的這個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