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絡世界,有一個專門危害網絡安全與網絡健康的群體,這個群體被網民稱其為網上黑社會。他們當中有網絡黑客、網絡打手、網絡槍手、網托、網絡評論員(中共五毛)等。這些人的行為小到危害個人資料安全,大到危害國家安全。而在這些犯罪組織中,全球規模最大的組織是中共的網絡水軍。

無論在香港反送中運動,還是在武漢疫情、台灣大選、美國大選等國內外各種重大事件中,在各大社交媒體上都會出現大量的中共網絡水軍,時刻在危害著整個世界。

中國網絡水軍的發展軌跡

從各大搜索引擎的歷史數據來看,自2004年開始,網上便開始出現一些商業性網絡水軍組織。通過網上數據分析,中國網絡水軍大致可分三個發展階段:

1. 2004年~2009年為中國網絡水軍的初始階段。這個階段,中國網絡水軍的業務主要以代人刪帖、銷售推廣、代人維權為主。

2. 2010年~2013年為中國網絡水軍的業務發展階段。這個階段的網絡水軍的業務範圍開始升級。各大網絡水軍公司開始代理個人、企業、地方黨政機關、事業單位的網絡危機攻關。在這個階段,網上開始出現「五毛黨」(中共官方僱用的水軍) 參與公共事件。

3. 2014年~2021年為中國網絡水軍的業務轉型階段。2014年2月,中共正式成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該機構下設辦事機構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中央網信辦」)。其下設5個業務部門:網絡評論。工作局、網絡社會工作局、移動網絡管理局、網絡安全協調局、國際合作局。該機構的職責就是網絡輿情監控、水軍組織管理、網絡攻關、大外宣及對外統戰。

中央網信辦成立後,便開始借網絡嚴打之名,把民間各類鬆散性的黑客和網絡水軍公司加以整合。同時由團中央出面,在全國各大高校組織招聘了上千萬大學生作為兼職水軍,並由中央政法委出面在各大監獄組織上了百萬在押犯人作為專職水軍。如此一來,中國的水軍就從游擊隊變成了中共的「正規軍」 。

據中共內部人員透露,早在2017年年底,中共網信辦旗下水軍隊伍的規模就超過了3,000萬人,之後每年都還在不斷招聘,截止到2020年12月底,中共網信辦旗下的水軍隊伍規模早已超過了4,000萬人。政府財政每年用於網上維穩(僱用水軍)的投入高達5,000億人民幣以上。

中共網絡水軍的組織形態

據中共內部人員介紹,中共對網絡水軍的組建與管理非常重視,從中央到地方,都設立了專門的水軍管理機構。人員招聘、業務培訓、任務分配、薪水發放、開會等都是在網上進行。水軍人員大致由以下六類人員組成:在職團干、網絡名人、在校大學生、網絡公司員工、監獄犯人、在家失業者。水軍的工資待遇是根據不同的分工而定,但工資分配都是以計件的方式為主。在水軍中,工種很多,大致可分以下幾類:水軍召集人、技術人員(黑客)、撰稿人、網絡評論員、輿情監督員等,而水軍又分國內水軍和國際水軍兩大類。

中國網民對五毛黨深惡痛絕

對於中共每年耗巨資豢養幾千萬五毛黨的行為,民眾是敢怒而不敢言。在中國,各大入門網站在中共的授意下,任由五毛黨壓制網民正常的批評、製造虛假民意、掩蓋中共各種犯罪事實、隱匿真實民意、破壞社會公序良俗、阿諛奉承「英明領袖」 、虛構國家繁榮假象、煽動民族仇恨、惡意製造它國謠言、對中共異見人士實施污名化、篡改歷史真相、傳播愚民信息等,每當網上出現中共主要領導人的文章時,其評論幾都是五毛黨的馬屁帖。對於這些五毛黨,中國網民是深惡痛,可中共當權者卻視其為民意。

中共網絡水軍已成為國際毒瘤

在網絡全球化的今天,中共的網絡水軍早已危及到世界各國的社會安全。在網絡世界,中共的網絡水軍就像附骨之疽,到處在世界各地作奸犯科。如:網絡黑客攻擊它政府要害部門、科研機構、大型企業、院校的網站竊取各種信息資料;中共五毛黨在網上惡意攻擊謾罵它國領導和反共人士;中共網絡名人在網上實施文化侵略等。總之,中共水軍利用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到處作案。

早在十年前,美國就一直把中共的網絡攻擊列入中美兩國外交的重要事項,可至今都無法得到改善,反而是越演越烈。

3月18日,拜登團隊在阿拉斯加首次與中方進行高層對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會晤中共外交官楊潔篪和王毅時說:「我們此次將討論令人深切關注的中國(中共)行為,包括在新疆、香港、台灣、對美國的網絡攻擊、對盟國的經濟脅迫等主要內容。」

此次會議美國沒有把中國南海問題和中美兩國貿易關稅問題列入議程,而是將網絡攻擊當作此次會議的主要議題。可見,中共的網絡水軍對美國的危害有多大。

在美國的社交媒體上,中共的網絡水軍比蝗蟲來襲都要可怕。

據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報道,2020 年 6 月 11 日,推特公司宣佈刪除屬於中國(中共水軍)的 23,750 個帳戶,這些帳戶涉及疫情信息造假。

2020年9月22日,面書公司關閉了一家來自中國的假帳號網絡(中共水軍),該網絡通過超過180個假帳號、群組及專頁「協調」干涉政治討論。

2020年10月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被確診感染了新冠病毒。當天,中共五毛黨在推特、面書等社交媒體就大量發佈「希望特朗普死掉」的帖子。事後,推特和面書都查出這些信息來自中國水軍。

中共對網絡黑社會既愛又恨

中共既害怕網絡黑社會,同時又離不開網絡黑社會。在中國,公安部門每年都會開展各種形式的網絡嚴打,對於一些有影響的網站、網絡大V、黑客、民間網絡水軍都是從嚴打擊,中共官媒幾乎把網絡黑社會說得十惡不赦。針對網絡黑社會,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還聯合頒發了《關於辦理利用信息網絡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簡稱《「網絡黑社會」意見》)。

然而,中共為了鞏固其統治地位,他們又完全不顧形象去專門組織網絡黑社會。同樣是網絡黑社會,服務中共就是合法的,而服務其它對象就是非法的。可見,中共對網絡黑社會既愛又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