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拜登政府上台後,北韓與其背後的中共威脅態度越趨明目張膽,在新政府首次內閣級別高官外訪中凸顯出來。行前金正恩頗具影響力的胞妹金與正強硬發聲叫板拜登,小心未來4年「睡不安穩」;美方透露,透過多種渠道與平壤接觸,但金正恩毫不理會;北韓釋放或試射新洲際導彈訊息。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出訪韓國時強調,中共與北韓的威脅史無前例。

近日,美國北方司令部司令、空軍上將范赫克在一聽證會上說,北韓金正恩在不久的將來試射改進後的洲際彈道導彈。對落後的北韓過去是怎麼發展出尖端的核武技術、核設備、核原料從何而來等質疑,再次引起關注。

江派做「魚死網破」準備

早在2016年1月6日,北韓聲稱「成功」進行氫彈試驗,國際社會強烈譴責之際,亦質疑北韓這樣貧窮的國家是怎麼發展出這種尖端武器的。

另一方面,該次北韓核試驗未對外提出任何「要求」。因此有分析指,其最可能的訛詐目標是長期「盟友」:北京。

據時政評論員夏小強分析,北韓前三次核爆時間點又與胡溫習李與江澤民搏擊的關鍵點對應。因此,與其說北韓三次核試驗是為了向國際社會「訛詐」,不如說是代表江派向胡溫與後來的習李政權「訛詐」。

此外,時事評論員藍辛分析,實際所謂北韓核武問題就是中共核武問題,美國亦很清楚北韓「沒有擁核的(研發)能力」。核武應是江派為防「不測」而給北韓的。所謂的「不測」即江派清楚終有一天會在中國乃至世界「呆不下去」。

藍辛分析,江澤民之所以不惜密謀發動政變,欲確保其對最高權力的掌握,即因其在1999年發起對法輪功的鎮壓,進而犯下包括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在內的反人類重罪。為逃避被清算,江派人馬會不惜一切代價,包括最後時刻用核武來訛詐。這一點,與中共為達到自己的目的,不顧民族乃至人類利益的邪性一脈相承。

早有分析指,胡錦濤、溫家寶上台後,江澤民架空他們的權力,尤其是軍權一直緊抓在手,胡、溫十年「政令不出中南海」在政界早已眾人皆知;胡斷然裸退出之有因。

藍辛認為,在實際操作上,江派把一些核武器,甚至北京所擁有的最尖端核武,送到北韓完全有可能。最著名的例子是2011年1月,美國防長訪華問及中共軍方試飛殲-20,身為軍委主席的胡錦濤一臉茫然。在這種情況下,軍方將核武運走,顯然並非難事。

藍辛分析,當時中國政局正處於關鍵時刻,江派在即將受到最後的致命一擊時,核武是發出「魚死網破」的威脅。

第一時間習當局明確表示與北韓發射核武無關,但在北韓確實有核武情況下說北韓「沒有擁核的能力」,實際上是點明了北韓核武來自哪裏。

還原提供朝核材料巨大拼圖 始作俑者是中共江派

另外,2017年4月20日專欄作家謝天奇題為《朝核內幕驚人 金正恩是習心頭之患?》文章分析,習近平確立「核心」地位後,進一步加強掌控軍隊、加強金融監管與社會安全防範。已散失黨政軍大權的江澤民集團,操控北韓金正恩政權進行核恐嚇、核訛詐,可能是威脅以「同歸於盡」方式綁架習近平、進行反撲的最後一招。

文章說,為保證當年10月,中共召開「十九大」平穩換屆及對高層人事的掌控,推進對江、曾家族的清算行動,所以,習陣營需要先行解決朝核威脅,廢除江澤民集團的「核恐嚇」反撲招數,以免局勢失控,貽害無窮。

時至7月4日上午,北韓向朝鮮半島東部海域發射一枚彈道導彈,飛行高度達2,802公里,飛行距離933公里,在飛行39分鐘後準確擊中目標,眾多軍事專家分析,理論上已是洲際導彈,可打到夏威夷與阿拉斯加等美國邊緣領土。

7月12日,謝天奇題為《解析北韓核恐嚇逐步升級背後因素》文章分析,北韓該次試射洲際導彈,時間點的選擇,具有三重敏感性,令北韓核武危機及朝鮮半島局勢發展背後的中國政局與國際態勢兩大因素再度浮現。

其一、適逢習近平「七一」訪港之後;其二、適逢G20峰會前夕;其三、適逢美國獨立日。

文章說,此前5月14日,習近平當局在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峰會開幕之際,北韓向東試射「火星12型」中遠程彈道導彈,橫跨其國土落在日本海;到7月4日成功試射洲際導彈。包括4月16日、29日兩次試射導彈失敗,3個月內北韓核恐嚇逐步升級,恐嚇對像由亞太地區及習近平當局,擴展到美國本土。

文章分析,逐步升級的過程正是中共政局習江鬥不斷激化的過程。習近平「七一」訪港,攻陷江派香港窩點。正是當時中共十九大習江生死博弈的前哨戰。

文章認為,北韓金正恩政權、中共江澤民集團及中共政權,三者已密不可分,緊緊捆綁在一起。北韓核恐嚇逐步升級的過程,折射的正是三者面臨最後清算時的惶惶不可終日的心態和垂死掙扎的表現。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大紀元2016年9月29日題為《【內幕】還原江派提供朝核材料的巨大拼圖》文章詳述,周永康、王珉、馬曉紅等人的落馬,令涉及北韓核武的「江家王朝」亦幾近崩潰。

當時臨近中共六中全會。隨著美國指控丹東鴻祥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控制人馬曉紅,江派為北韓金家政權提供核武的網絡關係浮出水面。

時任蘇州市委書記的王珉,2004年任吉林省長;2006年任吉林省委書記;2009年起任遼寧省委書記。兩個省在邊境均有「中朝貿易」。前《文匯報》記者姜維平曾透露,王珉是江澤民、曾慶紅的小兄弟。

當時陸媒報道鴻祥控制人馬曉紅被「調查」時,時任遼寧省人大副主任李峰突然被免職。2001年起李峰任遼寧公安廳廳長;2002年5月至2011年末,任遼寧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文章分析,鴻祥這樣與北韓官方、軍方有聯繫的企業,沒有遼寧省公安當局的照應與默許,不可能順利。

此外,2004年薄熙來自遼寧省長調任商務部部長,2007年卸任,由江派大員陳德銘接替。2001年9月,陳德銘任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繼續兼任蘇州工業園區黨工委書記。江澤民掌權時期,其仕途「青雲直上」。

文章分析,王珉及李峰掌控吉林、遼寧與北韓的邊境「貿易」;在商務部內,薄熙來及陳德銘把持「中朝貿易」;此外,江派王家瑞在中聯部任職部長12年;曾慶紅與周永康家族又長期控制大陸的石油行業,由這張地理網來觀察,還原出一張「江家王朝」控制北韓核武的巨大「拼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