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上午9時30分,上海著名維權人士陳建芳案在中共上海市一中院第六法庭開庭。法院周邊戒備森嚴,當局派出大量便衣特務、警察,外人無法靠近。上海及蘇州等地有六十餘名前往法院旁聽的公民,被劫持至府村路黑監獄。

上午開庭後,陳建芳稱,無法證明庭上的張磊律師,就是她被捕前親自委託的北京青石(筆名)張磊律師(此前兩人不相識),而拒絕讓其為自己辯護,致使張磊律師無奈退出。

上海公民丁德元對大紀元記者說,3月19日一大早6點45分出門,當走到虹橋路向東方向時,看到警察、便衣、保安密佈,且急步奔走抓人。中院門口有五六名外國人在與警察交涉,估計是想進入旁聽。在中院周邊的街巷,他還認出了有上海200號(上海市政府)的便衣特務。

隨後,丁德元被一名年輕男子「劫持」到一輛車上,與其他被抓的公民一起被送到上海府村路(黑監獄)。在那裏,他看到至少有六十多人因打算參加旁聽被抓。

多名上海訪民對記者表示,被抓的還有萬文英、姚亞娥、魏勤、毛恆鳳、王永鳳、陸瑛、阿蘭姐、姚敏華、姚亞娥、金妹珍、劉淑珍、陸春華、奚國珍等人。

此外,上海還有多名公民提前遭到警方警告,不准去旁聽。

前往中院旁聽的公民被劫持到府村路黑監獄。(知情人提供)
前往中院旁聽的公民被劫持到府村路黑監獄。(知情人提供)

徐佩玲此前也遭警方威脅,不准其參與到陳建芳的案子中,並要求她3月17日至19日,三天不准進入市區,只能在閔行區親屬家裏活動。

徐佩玲指,陳建芳根本就是無罪,開庭審判更是荒唐。

上海訪民孫洪琴認為,陳建芳連自己賴以生存的土地和房子都被強佔,哪來的本事去顛覆國家政權?

孫洪琴稱自己曾經得到過陳建芳的無私幫助。「我是受陳建芳幫助最多的人,陳建芳在維護自己權益的同時還無私地幫助過許多合法權利權益遭遇不法侵犯、人身被迫害凌辱求告無門的冤民。」

「我就要呼喊:陳建芳無罪!無罪!無罪!」

王宇律師在酒店遭便衣粗暴帶走

在開庭前幾日的會見中,陳建芳提出對張磊真實身份的質疑,並稱如果王宇律師能來旁聽,那就接受張磊為自己辯護。

於是張磊律師邀請王宇律師參加旁聽,待有機會的話可以幫助證明。

但在3月19日早上6時許,一群便衣突然破門闖進王宇律師所在酒店,粗暴地將還穿著睡衣的王宇從床上強制帶至派出所,並要做筆錄,但遭到王宇拒絕。

王宇說:「他們說我涉嫌違法,但具體的說不出來甚麼,我昨天(3月18日)晚上七點鐘才到上海,吃飯睡覺,啥也沒幹,今早還沒起來呢,我還穿著睡衣呢。」「有一堆人,(其中)還有二個女的,有個男的特別凶,扭著我的胳膊,到現在還疼呢,他們都穿著便衣,都沒有穿警服,就把我抓到派出所了。」

王宇說,她的房間門鎖是上了雙層保險的,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打開衝進屋裏的。

上午11時許,王宇被釋放,由警察跟蹤送回酒店。

另外,今天的開庭出現了「奇怪」的情況。

因為王宇不能旁聽作證,開庭後陳建芳以不能確認張磊就是自己委託的張磊律師為由,拒絕其為自己辯護,導致張磊律師在短暫休庭後退出庭審,此後的情況不得而知。

對此,大陸一名律師猜測,可能由於陳建芳長期不讓會見,與外界隔絕,導致她擔心被騙,所以出現了這種情況。

十多年前,陳建芳因家裏土地被上海市政府和房屋開發商非法徵收搶佔,得不到合理的安置補償,而走上了維權之路。後來,陳建芳逐漸開始參與推動人權和法治進步的活動,揭露權力腐敗以及抨擊中共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壓制。

2008年,陳建芳曾與民主人士曹順利密切合作,向國際社會反映中國人權的真實情況,因此長期遭到當局迫害。2018年陳建芳獲得第四屆「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