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五年前四川省閬中市討薪農民工遭文革式公審的照片再次在網絡熱傳。五年來,農民工討薪悲劇更加頻發,而文革式的公審大會、遊街仍在上演。這些現象被指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性和統治危機。

3月18日,不少網友曬出2016年3月18日閬中市江南鎮對8名討薪農民工,遭閬中法院集中公判的截圖。截圖中,8名討薪農民工每人被兩名中共警察架著胳膊押到臨時搭建的「審判台」上,台下則是荷槍實彈、全副武裝的警察警戒,四周是大量來自不同村莊圍觀的民眾。現場場景猶如回到了「文革時期」的公判大會。

湖北武漢公民周成柱發帖表示,「今天,我們對前三十年感到不可思議;再三十年後,我們會對今天感到不可思議!」他還配上了一張文革時期的黑白色批鬥照片做對比。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發帖表示,2016年3月16日四川閬中法院舉行的公判大會,開啟了一個「非法討薪和善意欠薪」的時代。

當年大陸律師多對公判大會持否定態度,稱「公判大會與人權保護不相符」,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這種示眾式的宣判方式。

媒體還盤點,類似的公判大會在很多地方都開展過。如2014年10月17日,湖南華容縣召開全縣公捕公判大會;2015年6月26日,廣東陸豐召開國際禁毒日萬人公開宣判大會等等等等。

近日,網傳廣西再次發生文革式的審判遊街。網民上傳的影片中,荷槍實彈的警察押著8名戴著黑頭套、扣著腳鐐的犯人,出現在市井街道上,並有人全程錄像。民眾和警察都是長衣長褲,而幾名犯人卻穿著短褲赤著小腿。

該影片有些模糊且不知具體日期,但警察全都配戴口罩,推測可能是去年疫情以來的遊街影片。

網友表示,「痛心啊!文革又回來啦!」「毀滅人性,無惡不做。」「抗議政府的遊街禁止了,坑害人權的不禁止。」

「習上台後的電視認罪就是電子化的公審,也算是一種與時俱進,就像小腳老太太換成了電子監控。時代不同了……」

大陸民主公益人士董廣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等專制政權就喜好採取這種辦法震懾民眾,共產黨專制政權從來就沒有把人權看重,從來就不尊重人權。由於現在很多民眾對共產黨的不滿都在爆發,所以它要強力打壓民眾的不滿情緒。

「農民工欠薪只是一方面。現在還有很多拆遷啊、房價啊,都發生了對共產黨的不滿,民眾的不滿情緒在增長,共產黨就怕這個。民眾都起來不滿了,它的統治就不牢固了、不穩了。」他說。

近年來,中國大陸農民工欠薪問題越演越烈,中共以「嚴打以討薪為名討要工程款」「惡意討薪」等藉口打壓民眾。由於討薪無望,輕生或殺害包工頭的討薪悲劇頻傳。

董廣平指出,這就是共產黨邪惡的地方,非常的邪惡。因為這些欠薪就是中共造成的,它沒有法治,不尊重法治,共產黨自己立的法它都不遵守,像甚麼勞動法、勞動保障法、工程建築款的壓金,甚麼法都有,但是就是不執行。這就是共產黨的流氓,它說過的話可以不算。

「就是由於它的胡作非為,造成很多很多的社會問題。」他說,「它怕農民工都起來造反,怕那些不滿的人起來反對,所以就採取這種鎮壓,把以前的這一套又拿出來了。」

董廣平說,「中共現在到處抓人、抓異見人士,抓不滿者、網上『造謠』者,進行公判,這些統統都是共產黨為了維護它的這個統治、為了維護它的政權採取的一系列的措施。這就是它深深感受到了它的危機、它的統治危機。」

中共打壓弱勢群體

農民工被拖欠工資,但中共法律不保護農民工。據媒體報道,大陸農民工樂殿平討要被拖欠了二年之久的工資359849.50元,將建設公司、開發商和承包商告上法院,結果最高法裁定:農民工(班組)不屬於法律意義上的實際施工人,無權直接要求發包人支付勞務款。

山東農民工趙先生稍早對新唐人表示,「他就是欺負弱勢的這一方,現在討薪很難很難的,討薪幾乎都(被說成)是惡意討薪,都不是合法的啦。」「經濟也是一年不如一年,房地產別說爛尾的,就是蓋好了賣不出去,錢款不一定能到手。」

董廣平表示,在共產黨的眼裏,沒有甚麼弱勢群體不弱勢群體,凡是不利於共產黨統治的,它都打壓。

「這個弱勢群體是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裏面,比較起來才有弱勢群體。共產黨不認這個東西,它認的唯一一個就是它要統治,它要取得政權。其它管你甚麼弱勢群體,甚麼民眾團體、非政府組織,它都不搭理你的。」

「你跟共產黨講甚麼弱勢群體沒有用的。跟共產黨講法律、法治、講保護弱勢群體、保護人權這些統統都沒有用,跟它講這些道理沒有用的,它是不跟你講理的。」他說。

董廣平認為,有能力的、有辦法的人就起來做一些反對共產黨的事,起來爭取自己的權利;對不願意起來的人,也不要去指責人家,暫時躲避鋒芒也不為錯。個人有個人的情況。雖然共產黨採用各種流氓手段實施恐怖統治,但它終究有終結的那一天,真的等老百姓都覺悟了都起來了,它的統治就該結束了。

「因為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現在資訊發達;並且現在的年輕人都懂得人權,要求有自由民主權利,現在的年輕人都知道人權和這個世界局勢,對共產黨的本質慢慢都看得清楚了。」他說,「終究共產黨的統治肯定是完蛋的,這是大趨勢。共產黨想維護它的統治,甚麼二百年、一百年簡直胡扯,那根本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