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6日,法輪功學員巴偉、奚冬松,范媛媛被河南省商丘市梁園區法院非法開庭。四位維權律師為他們做無罪辯護。

明慧網報道,法官宴玉君曾一度把律師趕出法庭,要扣押他們。律師們不為所動,最終為法輪功學員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商丘市法輪功學員巴偉,男,五十幾歲;奚冬松,也是商丘人;范媛媛,女,二十多歲,安徽省太和縣人。

2019年8月29日,巴偉被商丘市平原派出所警察綁架,隨後,奚冬松和范媛媛也被綁架。他們被非法關押在商丘市平台看守所,期間看守所一直以疫情期為由,不讓律師會見當事人。

2021年3月16日,商丘市梁園區法院原定於上午9:30分開始庭審,拖到下午2點。法庭上的三位法輪功學員,精神狀態都很好。四位律師為他們做辯護,證明他們無罪。

在中國現行法律中,既無任何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是邪教,也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說修煉法輪功違法。

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中國《憲法》賦予公民的基本權利,《刑法》的原則是「法無明文不定罪」。法輪功學員沒有違反任何法律,警察抓捕法輪功學員本身就是非法。

中共法院在審理法輪功案件中,最常見的就是濫用「刑法三百條」和「兩高」的司法解釋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定罪。

所謂「兩高」(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司法解釋,《憲法》六十七條和《立法法》四十二條明文規定,司法解釋權在全國人大常委會,而不是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

「兩高」作為司法機構,沒有立法權,它們的「司法解釋」不具有法律效力,也違反了《憲法》和《立法法》而不能作為法律處理依據。用內部通知作為法院判決的「法律依據」,更是司法界的笑話與恥辱。

律師面對威脅直言不諱 難能可貴

在中共「一言堂」的強權專制統治下,四位律師同時上庭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受關注。

時政評論員常忍表示,20年來,中共違法弄權,濫用法律,構陷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恣意關押與判刑。律師們面對威脅恫嚇,發揮「法律人」的專業與正義感,執理力辯、直言不諱,確實難能可貴。

著名法學家、原北京大學教授袁紅冰曾針對2007年石家莊法輪功學員王博案,稱讚「6名律師勇於突破中共暴政的勇敢行為令人敬佩」。這是大陸律師首次衝破中共禁區,從法律層面,系統全面地為法輪功學員伸張正義。六位律師是李和平、黎雄兵、張立輝、李順章、滕彪和鄔宏威。

2016年,大陸維權律師余文生,在給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的無罪辯護詞中說:我們作為中國律師秉承天賦的話語權,為民請命,代表中國法律界發出正義的呼聲:「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這個法律真相——刑法第三百條及其解釋完全不適用於法輪功信仰者。」

「所謂依法打擊實際上完全是蓄意錯用法律的枉法強加罪名,是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實。」

「對法輪功無罪辯護十年後的今天,究竟誰合法誰犯罪早已分明,當下庭辯的意義已不僅僅在於維護法輪功信仰的合法權利,而更為重要且切實的是阻止所有司法官員繼續參與迫害共同犯罪,從而能夠避免其在未來法制昌明、回歸正義的下一步走向歷史的審判台。」

袁紅冰表示:「中共利用國家權力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政治大迫害是一項嚴重的反人類罪行。」

此次,河南法輪功學員巴偉、奚冬松和范媛媛案庭審,律師無罪辯護歷時6個小時,晚上近8點才結束。

案件回顧

2019年8月28日下午,巴偉被非法抓捕的當天,臉部受傷,一直出血。在看守所期間,巴偉的眼睛被打傷,商丘第一眼科醫院鑑定失明。後來,巴偉經過煉功,現在眼睛已恢復視力。

同年8月29日,范媛媛在沒有任何違法證據的情況下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期間,范媛媛被強制戴十幾斤的腳鐐三天三夜。看守所的有些人員都於心不忍。

巴偉、奚冬松和范媛媛一直反迫害,上訴、控告、起訴公檢法參與人員的不法行徑。

河南商丘市梁園區法院,原定於2020年7月7日,對三人非法開庭,後因為證據不足取消,此後,不斷變動日期4次。

2020年8月25日開庭時,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和親友也來到法院。法院本通知9點開庭,結果一直等到快中午。期間,警察不斷偷拍參加庭審的法輪功學員的親友。

開庭時,派出所的人進去很多,法官(庭長)周獻中就問法輪功學員誰是家屬?並說一個當事人只能留兩個家屬,其他人出去。親友都不出去,指出他們非法剝奪公民依法庭審的權利。

最後,在親友和四位律師的力爭下,法官才同意親友旁聽庭審。

律師告訴家屬們把口罩都戴好。但一幫平原分局警察圍過來,要求親友把口罩摘下,非法拍照。

律師質問:法院有法警,你們這是幹甚麼?偵查階段早就過去了,你們在這幹甚麼?

四個律師和他們當庭據理力爭,並指出,要法警幹甚麼?讓法官主場。

剛開始,法官配合警察,要旁聽者拍照,旁聽者告知拍照是非法行為,法官就喝令警察出去。此時,公訴人徐亞萍則氣急敗壞地在法庭大喊大叫:「不開了、不開了,開甚麼!」

後來,有幾個人和法官交頭接耳,法官就說:「今天開不成了,網絡不好、電腦死機。」

此後,有人聽到法官和誰打電話說:今天來了很多法輪功學員,不開了。

於是,8月25日的開庭不了了之,一直拖到今年3月16日庭審,律師做了6小時無罪辯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