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中共)文化和香港文化,最大的差別就是誠信,中共說過的話不算數、耍賴,屢見不鮮。如《中英聯合聲明》這種歷史文件,它的根底就是說謊話和背信棄義,這件事情最重要。所以你跟中共講誠信,用這個普世的價值去跟它對談,是根本不可能有交集或達成共識的。」人稱「老鱷」的香港製造網絡電視MIHK TV創辦人歐陽永權,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說。

老鱷出生於香港,中學後留學加拿大,做過廣告和中港商人。2009年重投創作行列,設計點心、遊戲卡、立體拼圖和紙巾盒等香港文化為主題的產品,推廣地道特色和港式幽默,奈何在香港做零售生意事倍功半,投資多回報少。從效果看,要傳承香港精神,沒有別的項目可以快過媒體,於是2013年以後,他開始做節目、辦網台。

MIHK TV著重香港本地文化,以「捍衛獅子山精神、捍衛廣東話」為核心理念。

他始終抱著一個原則,即是說真實的東西。他也希望看香港大紀元節目的中共官員明白,這裏在真真正正地反映民意,同時,也為眾多對中共敢怒不敢言的香港人發聲。

「港版國安法」實施後,在自由公平之下、普羅大眾奮發向上的獅子山精神,在他眼中已經找不回來了。港府官員的用詞越來越大陸化,再來就是小學生、初中生的國民教育,也要引進大量中共概念。最糟糕的是1997年之後香港大開中門,大陸人帶著共產黨文化進來,逐漸造成「醬缸文化」,使得香港再也回不到曾經最美好、最清澈的年代。

他強調,香港人最喜歡的就是自由,自己最大的信念也是自由。現在這塊彈丸之地,無法跟中共政權抗衡,在他眼中如同患了癌症的病人,但不管怎樣,都希望可以儘量延續她的生命,「能撐多久,就撐多久」。

獅子山精神: 自由、無特權、勤奮向上

老鱷理解的獅子山精神,最重要的是有一個自由、公正的平台,沒有階級觀念和特權,使得香港人勤奮向上。

他舉例說,原來的香港,有的律政司司長的父親是賣雪糕的;現在在華富村,黃曆新年的時候,會看到好多名貴的跑車,說明當前這些香港的精英們,曾經在那裏生活過。

「大家就不會有特權啊,不會有小圈子,不會有些人有後門可以走。」「不要說做任何事情要討紅包啊,大陸叫紅包,我們叫利是,就是不需要行賄,可以公平、正道的做事,維持這樣的情況。」

他希望這一切能夠永續下去,不過現在談公平,無異於天方夜譚、癡人說夢。

懷念回歸前最美好的時代

現在聽到最多的香港人心聲,就是香港變了、甚至說香港死了。他指出,中共罵別人之前,為甚麼不想一想,何以那麼多人要反對你呢?

「我們的成長過程,60年代出生,70年代長大,80年代學會怎麼樣去追女孩子,經歷過的那些歲月,真是香港最美好的時代。我們有九年的免費教育,學會中文和英文,甚至更多種語文,都大有人在。」

同時,還可以藉助不同電波的媒體,接觸到海外所有的資訊,不會遭到禁止或打壓。無論是創作和營商都有自由,經濟百花齊放、欣欣向榮。

「只要你肯做,哪怕只是開一輛貨車,在電影院門口,搬幾張折疊桌,就可以在那裏煮公仔麵、餐蛋麵啊,這樣就能賺到一些錢。大家都是無憂無慮,根本不會想那麼多政治的東西。」

為甚麼香港人留戀那個年代?他認為,歸根究底是,英國人當時是用心去建設這個地方,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香港昌盛繁榮,讓大家有一個自由和平等的家園;設ICAC(廉政公署)消除貪污,為自由奮鬥下去。他相信,大部份香港人希望看到的都是如此。

國安法與新移民 黨文化污染香港

「港版國安法」把批鬥、綁架、告密這些典型的共產黨文化帶到香港,以至於當前好人為公義發聲,都會感到恐懼。他指出:一杯無色、清澈的水,滴兩滴污水下去,就已經是污染了。

香港在1997年之後大開中門,中共系統地安排新移民進入,帶來了與香港精神相扞格、牴觸的中共黨文化。

「以前就是我們有時間去同化他們,有時間讓他們接受明白,甚麼叫香港精神。」「無分彼此、你我,不管你是來自山東、湖南或者湖北,大家都是香港人。」但是,現在來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就變成「醬缸文化」,全部污染了,大家都混在一起了。「你想要再變回到以前的局面,回到之前那個又清又純的蒸餾水,都挺難的。」

中共只有欺騙和武力

對於現在中共和藍絲說,獅子山精神要「愛國者」去界定,真是匪夷所思。他表示,不用跟其爭論、爭吵,一切都是徒勞。因為它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它的嘴巴比你大,不如省一口氣,用自己的行動告訴大家,我要怎樣愛香港、要怎樣保存香港文化。

「你用口舌之爭,第一,費時費力,而且你也沒辦法說服它,讓它可以跟你妥協、對話;第二就是,我太了解它的文化了。兩個關鍵大家都心知肚明,一個是說謊話,花言巧語哄騙你;另一個是等到它被你拆穿的時候,就大打一架,用武力逼迫你就範,也就是這些伎倆,沒有別的了。」

老鱷看得非常清楚,中共一直以來都在哄騙香港人。早期說:「真普選」2017年有機會,到了2014年說推遲些,晚一點再施行,結果從來都沒有落實。如今又提出:「愛國者治港」代替港人治港,「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了。

「所有那些以前的承諾,完全是空談,因為徹頭徹尾就是一個大騙局,坑蒙拐騙,無所不用其極。然後,等你拆穿它,不服從它,200多萬人上街,它就鎮壓你,用港版國安法威迫你,有人失蹤、死亡,甚至跳樓,就是這樣來的。」

老鱷做了4年中港商人,也有很多上當、受騙的經驗。他重申:中共和香港文化最根本的區別,就是一個「誠信」問題。

「跟它做生意的時候,它可以隨意拿走你的押金,然後,它也可以突然讓整間工廠消失,只剩下機器,工人全部都無法進去工廠裏邊。」「最有趣的地方就是那個鎮政府(做後台),雖然你是照規則訂貨,表面上說沒問題,但是你想拿回這批貨,麻煩你再拿點錢過來,讓我可以發薪水給這些員工,然後呢,你才有機會再拿錢去贖回你的貨。請問:這是哪門子道理啊?正常生意哪有這樣做的?我不要再被惡整了,也不會再淌這個渾水,這樣的遊戲規則,我不懂、也不會玩。」

「民建聯也說要變革香港,但是為甚麼我們說光複香港卻不行呢?」現在,「我已經不再理它到底想讓我說些甚麼,我自己說我自己喜歡的東西就可以了。反正我說些甚麼你都可以變來變去、自行解釋,讓我以言賈禍,甚至入罪、入獄。與其這樣,不如我開開心心、堂堂正正的做人,暢所欲言,趁還可以說話時,就好好地說!」

愛港也要包容英國文化

他同意熱愛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就是愛國,而不是愛中共才是愛國。同時,更進一步指出,愛香港也可以擁抱英國文化,因為這裏的一些好東西,是英國人留下來的,這些珍貴的傳統文物制度,值得善加保存。

「奶茶,英國人給我們的;雞尾包、菠蘿包,英國人教我們用焗爐做的。難道我們吃這些就是反中亂港?港英走狗?」「我們早晨吃那些多士啊、煎火腿啊、煎腸仔啊,這些有香港特色的東西,是誰帶來的呢?就是當時英國的殖民官。」

香港這麼美好的動植物公園裏面的樹,也都是英政府在不同的地方引入到香港來種植的。「香港原本是光禿禿的,都是山和石頭。為甚麼現在我們可以有這麼多的郊野公園,這麼多的花草樹木?我覺得共產黨的官員要了解一下,這些也應該要感謝英國政府吧,他們開發香港、美化綠化,是鐵錚錚的事實,不容抹滅。」

港府官員用詞越來越大陸化 

「從梁振英時期開始,再到現在這個林鄭月娥,他們是系統性的用中共官方語言:甚麼方方面面啊,加大力度啊,全力不知甚麼啊,說得朗朗上口、頭頭是道,甚麼要做,應該做就快點做、盡力做、多點做。這些到底是甚麼東西呢?」

現在才有的出行、處所等,這些也是香港人原來都不用的。「我們有很多優雅的東西,比如甚麼畢業式,畢業典禮就是畢業典禮,甚麼叫畢業式?開幕式,開幕典禮就開幕典禮,甚麼叫開幕式?他們把中共那一套,全都搬過來了!」

老鱷直言,中文是很優雅的,香港人以前學的是中華民國時期的中文。《色戒》電影裏面梁朝偉、湯唯,很帥的那些人,梳一個大背頭,穿西裝,寫的中文也是有典故、有道理的正體字,就算是汪精衛,也是很優雅的。

「我們不穿藍色、灰色的『毛裝』衣服。其實,我覺得它(共產黨)的中文是很粗暴、橫蠻的,動不動就喊殺、喊打。」「打壓、打拚,說得很粗魯、欠優雅,綠林匪幫當家的政權,不就是這樣嗎?」

悲哀的是香港的小學、中學教育,很快地就會看到:他們的那一套方式,也將要搬過來了。「那些教科書,老實說,我不相信香港的出版社可以做到(抵制中共)的,那肯定是深圳或者廣州那一套,換句話說,也就是大量引入中共式的中文進來。大家都可以想像得到,將來小朋友們學的中文會是如何。」

平常心樂觀生活 自由是最大信念

老鱷希望大家抱著一個樂觀的態度去面對黑暗,等候黎明到來;如果心灰意冷、垂頭喪氣,日子就更加難過。在這個不那麼太平的世界,只有用平常心去生活。

「當然,如果膽氣夠壯的,就身體力行,為一些不公義的事情發聲;如果害怕,那就考慮離開香港、遠走它鄉,這也是沒辦法中的一條出路。」

老鱷始終不會強迫別人,按照自己那一套道德標準做事,因為這是一個自由的社會,他最大的信念就是「自由」。

「你喜歡支持港版國安法,你喜歡做藍絲,你喜歡共產黨,你喜歡學梁振英,或者林鄭月娥講那些不倫不類的中文,那是你的選擇,也是你的自由;同樣的,我也有我的選擇,我的自由。做我自己喜歡、想做的事情,在我還可以做的時候,我就會一直繼續地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