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6日,美國總統拜登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 )採訪時表示,如果目前對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莫(Andrew Cuomo)調查證實他對工作人員性騷擾的指控,庫莫應該辭職。這是他目前就庫莫的議題發表的立場最強硬的言論。而罷免加州州長紐森的請願,於3月17日,已經達到大約200萬個簽名,大大超出了最低門檻149萬5709個。這意味罷免加州州長紐森的程序就要正式啟動。

拜登:庫莫應該辭職

目前指控庫莫性騷擾的女性已經達到七名。其中,前助手25歲的夏洛特·貝內特(Charlotte Bennett)於3月16日與調查人員在線開會四個多小時。貝內特的律師黛布拉·卡茨(Debra Katz)在給新聞媒體的聲明中表示,貝內特詳細介紹了她的指控,並提供了120多頁的記錄。

目前貝內特和她的法律團隊表示對於調查結果將證實性騷擾指控有信心,並說庫莫的高級職員沒有執行法律中對性騷擾指控必須舉報的要求。而該法律是庫莫親自簽署的。

卡茨說,貝內特「還提供了有關州長在曼哈頓和奧爾巴尼(紐約州首府)辦公室營造的敵對女性的工作環境的詳細信息,以及他在引起他注意的女職員之間的製造競爭和緊張而做出的努力」。紐約州總檢察長萊蒂西亞·詹姆斯(Letitia James)已任命金瓊(Joon Kim)和安·克拉克(Ann Clark)律師帶領調查對庫莫性騷擾指控的團隊。

紐約州議會正在單獨進行調查。超過100名州議員已敦促庫莫辭職。來自紐約的幾位主要民主黨人,包括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和參議員克爾斯滕·吉利布蘭德(Kirsten Gillibrand)都呼籲庫莫辭職。庫莫拒絕辭職,並請選民在調查結果發表後再做判斷。

2020年4月,拜登曾經在美國左派媒體NBC電視台節目上說庫莫是處理疫情的黃金標準(golden standard)。庫莫還因為他在疫情方面的電視通告而獲得2020年的電視艾米獎(Emmy Awards)。

庫莫面臨的另一個調查是隱瞞老人院中共病毒疫情死亡人數。州長於2020年3月25日發佈指令,將康復中的中共病毒患者送回療養院。 該指令在5月10日被撤消,此後老人院不再接受沒有陰性測試結果的中共病毒患者。

據美聯社報道,紐約州有九千多名中共病毒患者被從醫院送回老人院,比之前該州衛生部門提供的患者數字高出40%。 紐約州總檢察長萊蒂婭·詹姆斯(Letitia James)在1月28日的報告中說,該州衛生部將老人院死亡人數低估了約一半。

但主流媒體對庫莫政府隱瞞老人院死亡人數的問題很少報道,只是今日對性騷擾指控報道得較多。據霍士新聞(Fox News)披露,現在人們得知,庫莫多年來一直對職員和媒體大呼小叫,而只有少數人在他的「不要吼叫」(Do Not Yell)名單上。

加州州長紐森被呼籲罷免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加文·紐森(Gavin Newsom)在3月16日接受ABC電視台採訪時承認,罷免(recall)他的努力很可能已有足夠的簽名。這就意味著加州民間罷免他的活動將迎來下一步。選民們將回答兩個問題。一是是否同意罷免紐森。二是選誰來接替紐森。

罷免紐森活動的組織者們必須在3月17日之前交出至少150萬個有效簽名,然後民選官員將用幾周的時間來評估確認這些簽名的有效性。

之前對民間罷免努力一直沒有正式對待的紐森於3月15日首次公開回應,並推出了一批參議員包括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科里·布克(Cory Booker)對他的支持。

他在接受美國電視台(ABC)採訪時表示,「這次是動真格的」(「This one is serious」)並表示憂慮(「I'm worried」)。自從2019年擔任州長以來,這次的罷免是民間第六次努力想讓紐森下台。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主流媒體都在報道。如他在ABC接受的採訪也被CNN、NBC、《政客》(Politico)、《國會山》(The Hill)等主流媒體轉述。

去年八月,紐森還是民主黨明日之星。他在民主黨全國大會(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黃金時段發言。而這個黃金時段又被稱為「奧巴馬時段」。2004年時,奧巴馬就是通過這一時段在民主黨全國大會上演講,並登上全美國的政治舞台。

失去利用價值?

為甚麼民主黨內對庫莫和紐森態度變化如此之大呢?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李·史密斯(Lee Smith)將目前民主黨內對庫莫一浪高於一浪的辭職呼聲比喻為打獵的開放季節(open season)。他說,攻擊庫莫並不意味著喬·拜登的政黨或其媒體喉舌良心發現。相反,這只是意味著庫莫對民主黨不再有用了。正是因為他代表了對其他有野心的民主黨人的威脅,所以黨內才解除了保護屏,為媒體的攻擊活動開了綠燈。

《華爾街日報》也於3月14日發表編輯部文章,表示左派現在可以這樣對付庫莫,是因為他是個可有可無的人了。作為反對特朗普總統的發言人,他很重要。但是,既然民主黨人掌管了整個華盛頓,而進步派已經上台,庫莫就不再有用。騷擾指控令民主黨人感到尷尬,民主黨人希望他默默走開,這樣不會影響到2022年中期選舉。

國會議員德文·努內斯(Devin Nunes)在3月7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哈里斯(Kamala Harris,賀錦麗)現在是副總統,事實上是總統,是民主黨推選出來的領袖。」「所以,民主黨的權力掮客們把矛頭對準了庫莫和加州州長紐森,他們是賀錦麗最有可能的競爭對手。與此同時,媒體正在幫助民主黨攻擊她的競爭對手,而科技巨頭則順從地解除了對庫莫的過濾器,讓攻擊得以有效。」

美國華府政治評論家石藏山表示,美國左派看似團結,實際上在共同敵人特朗普消失後,已經開始分裂。美國左傾政治維持不了多久,共產主義躲在極左派的後面,缺乏推動社會進步的經濟動力,兩三年就會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