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傳染病學家、科隆大學醫學教授施拉普(Matthias Schrappe,66歲)曾在2007年至2011年擔任衛生專家委員會副主席。近日,他對德國政府的防疫措施提出尖銳批評。

在他看來,政府至少犯了三大嚴重的錯誤:錯誤的數值依據、錯誤的保護重點、錯誤的疫苗計劃。

感染率數值是 「純粹的廢話」

施拉普教授表示,政府對感染率數值的強烈導向是一個明顯的錯誤。

他對德國《圖片報》說,羅伯特科赫研究所(RKI)每天公佈的數據取決於檢測規模,檢測的人數越多,感染率數值就相應越高。「但這僅表明有多少檢測結果為陽性,並不代表發病率,因為很多檢測為陽性的人,實際上沒有出現任何病症,所以這個數值根本反映不出疾病的真實情況。」

施拉普教授說,「因此,用整個城市或地區的感染率數值來作為依據,純屬無稽之談。它甚麼也沒告訴我們!」他說,政府有意用「不可靠的數值」來做引導,「這是一種罪惡!」

他還表示,「政府利用感染率數值來強制執行政治決策,這讓人感到悲哀。」

老年人沒有得到足夠的保護

施拉普教授認為,要作出有效的防疫策略首先得弄清楚疾病主要威脅的人群。就中共病毒(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而言,很明顯老人院和療養院是需要充份保護的。而在這方面,政府已經失敗了。

他說,我們之所以要面對防疫不力的「災難」,「主要是因為老年人沒有得到足夠的保護。政府所做的僅是簡單的限制接觸,而沒有請有實際經驗的專家來實地考察。儘管面對專家的種種反對意見,政府都還是充耳不聞。」

疫苗接種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施拉普教授強調,疫苗接種必須「謹慎策劃」,「必須從一開始就明確告知接種疫苗的人有哪些權利,而這一點被忽略了。」

在他看來,疫苗接種是「最複雜的社會工程」,因為它涉及到倫理、法律和醫學後果。「政府顯然低估了這一點。」他說,「如果現在政客們因此受到懲罰,我也不會感到奇怪。」

施拉普教授認為,「聯邦政府的防疫措施完全面臨著一個爛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