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3月18日,百餘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康得新中小股東,聚集到江蘇省蘇州市張家港康得新公司,舉報康得新董事長鄔興君等人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等刑事犯罪問題。

據悉,全國持續有股民陸續到達現場支援。參與的股民表示,「絕不放棄」。

2021年2月28日,康得新公司董事會和監事會成員簽字發佈《前期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對2015—2019年度合併及母公司財務報表進行追溯重述。隨後,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將推進康得新退市,對拖延和干擾康得新退市進程的行為,將追究其法律責任。康得新財政造假,或將強制退市等問題,再次引發外界關注。

知情股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康得新董事長鄔興君的年薪近三百萬元,吃著我們的,卻背叛我們,長期隱瞞工商銀行和民生銀行的違規抵押、非法核銷我們北京銀行的122億存款和利息,此前撒謊也好多次了。上百個中小股東去,他連見都不見,他自己卻一股都沒有投資。」

「我們已經被大股東騙了一次了,他(鄔興君)居然還忍心來騙我們,他就是利益集團花高價過來坑我們的,他們自己責任最小化,利益最大化。包括地方政府也把幾十億稅賴掉了。各自拿了好處就達成默契了。」

知情股民表示,「我們去找過深交所,發現它就是證監會的傀儡。深交所是監管信息披露的直屬單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都需要它管。但是深交所還要聽證監會的,因為權力大於規則。」

「深交所的蔡姓主任對我們說,『現在這個結果已經發生了,再問詢有甚麼用?』這是非常不負責任和不專業的。更可笑的是,他還說,『上市公司董事和會計所都簽過字了,還要我問詢甚麼?』他這種說法是非常荒謬的。」

「帳全都算在中小股東的身上,這是一個真正的『混帳』。實際上,這個上市公司(康得新)已經完全不像一個獨立公司了,沒有銀行存款的自主權,根本沒辦法進行審計的處理。2月28日的財務報表恰恰反應了,大股東通過北京銀行對中小股東抽血、侵佔,肆無忌憚的、光天化日之下的迫害。」

知情股民透露集體去康得新公司的原因,「上市公司的年報披露之後,需要股東大會表決。你既然說康得新過去的報表都是假,憑甚麼說現在的這個報表就是真的?沒有經過股東大會表決的報表,就來判定是否退市。所以我們要跑到公司去,要求召開股東大會或者撤回年報。年報本來是4月30號之前完成就可以,不需要提前。董事長鄔興君為了完成他劊子手的任務吧,他提前披露了年報。」

「他們想用輿論來壓死我們。北京那方面的錢根本沒有經過法院判決,可是證監會弄了他們的水軍在他們的喉舌媒體,《證券時報》、《中國證券報》等媒體上製造輿論導向『這個錢不存在』。實際上法院連判都沒判,他們不能這樣去表達。」

「所以我們要求鄔興君下台,把他的三百萬元年薪還回來,我們花了錢,他來坑我們。公司原來淨值產一百六十多億元,現在被坑成負93億元了。他把那些強勢階層的利益,等於這些贓款都洗白了,把他們侵佔的錢都虛蒸了,算做不存在了,他們就不用還了。」

13.3萬中小股東被「割韭菜」血本無歸 申告遭打壓

康得新爆雷兩年來,全國各地的中小股東遭到中共政府的「維穩」和打壓。

因遭中共打壓逃亡到海外的余先生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們都很慘!真的很慘!我是投入了全部的血汗錢。我們不是賭徒,他們(康得新)有國家領導人站台,中國銀行存款證明一百多億,審計所的證明和一些專利,我們就是相信了這些才投資的。」

「行政調查兩年了,他們的司法還沒有公佈結果出來。他們都是一夥的!好多老人家都是投入了畢生的積蓄,據我所知,已經有兩位股民自殺了。我們是受害者,還要被中共警察維穩,沒有天理了。」

「中共的警察都沒有人性啊!他們都知道我們是受害者,可是還是這樣對待我們。股民裏面也有公務員,在體制裏面,他們不敢發聲。」

余先生痛苦地表示,「我以前很愛我的國家,我到現在還是愛自己的國家。以前我是知道中共非常腐敗的,但是我沒有牽扯其中,(感覺)它腐敗跟我沒關係。但是現在牽扯到我的生命財產了,我真的想開一個新聞發佈會,來揭露中共的腐敗集團!它們各方的腐敗勢力,死的是我們沒權沒勢的老百姓。」

「我原本在國內生活是很好的,現在只能拖家帶口、背井離鄉來國外打工。但是沒辦法,我還有年幼的孩子和家庭,疫情期間工作又不好找,在這裏人生地不熟的。」

「都是中央電視台報道宣傳的,我全部的心血全投進去了。中央電視台就是中共的洗腦機器,中國(中共)的媒體都是沒有人性的,沒有道德底線的。我經歷了這件事,我才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太邪惡了!太邪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