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年間有一奇人,名郝允,是博陵(河北定州一帶)人。他年少時曾代替兄長隨軍征伐河朔,但因無法忍受軍中的辛苦,於是就逃走了。

一天夜裏,月亮高懸,郝允行走在山間,走累了,就坐在一棵大樹下休息。忽然,一隻像大鳥一樣的東西飛到他頭上,他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黃衣道人。郝允立即雙手合十,乞求道人教給他謀生之術。道士說:「你就是郝允嗎?」然後,就傳給了他一些醫術。

自此之後,郝允就開始鑽研醫術、四處行醫。他的醫術很神奇,也很靈驗。他一般不用藥物治療,用藥的時候也較為奇特,藥方不拘一格,病人吃了他的藥,沒有不痊癒的。

北宋名士邵雍的學生張峋(字子堅)為郝允寫墓誌銘時,記載了許多有關他治病的真實案例。仁宗年間,英國公夏竦得了腹瀉之症,太醫們都認為這是中氣虛弱所致,而郝允卻說:「這是風邪侵入胃中所致,只有喝下稿本湯才能止瀉。」夏竦聽了,也驚訝地問道:「我已經服用了不少金石之類的藥物,都未能止住腹瀉,又怎敢再喝稿本湯?」郝允沒回答他,只堅持讓他喝下稿本湯。之後,夏竦的腹瀉就被止住了。

鄭州監軍患了悲思之症,郝允告訴他的兒子:「得讓他心悸、害怕,病才能好。」那時,鄭州通判李宋卿對下屬管教甚嚴,讓監軍從心底裏感到害怕。郝允就讓監軍的兒子把他請來。李宋卿來拜訪、問候時,只因責備監軍的過失,就把他嚇得直冒汗。但過了不久,監軍的病也好了。

郝允沒回答夏竦,只堅持讓他喝下稿本湯。之後,夏竦的腹瀉就被止住了。示意圖。(Fotolia)
郝允沒回答夏竦,只堅持讓他喝下稿本湯。之後,夏竦的腹瀉就被止住了。示意圖。(Fotolia)

郝允因為醫術精妙而頗負盛名,連跟他學醫的人也都成了名醫。在這些名醫中,有一個叫申受的,後來被擢升為太醫丞。他曾說自己是「得術於」參知政事高若訥、「得脈於」郝允,但他又說,「雖然高參政醫學甚高,可自從他入仕後,就不常給人診脈、治病了,因此他的醫術不及郝老。」

一日,衛州知縣趙及病了,儘管當地名醫眾多,卻沒能治好他的病。申受向他推薦郝允,他就把郝允請來。郝允給他診脈後說:「你胃裏的積食太多,得好好排一排。」趙及吃了郝允配的藥,就開始不停地排泄。可是排了好一會兒,不但沒有好轉,反而還昏死過去了。郝允見狀,就讓人把他抬到一個大盆裏,扶他坐好,將一個大碗扣在他的後腦勺和後脖子上,接著用熱水澆灌他的身體。不一會兒,他就甦醒過來了。

趙及病癒後,又把申受找來,並責怪他說:「你還說郝允的醫術高,看來你是高看他了!」可申受卻回稟道:「比起郝老,我的醫術可差太多了!您之前一直消化不良,確實是由於胃裏的積食太多,應該大量排泄才能好。但您身體太弱,又喝了那麼多難以下嚥的苦藥,就有點受不住了。所幸的是,您這麼多年的老毛病就這樣被治好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不等趙及回應,申受又對他說:「您有所不知,郝老的脈術可是堪稱一絕,您若想親眼一見,不妨讓您全家都坐到簾帳後面,讓郝老來給他們診脈,這些人是男是女、是否嫁娶、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沒有郝老診不出來的。」於是趙及依計把郝老請來為家人診脈,結果郝允的判斷全都是正確的。從那以後,趙及對郝老的醫術深信不疑,也對他更加敬重了。

郝允晚年居住在鄭圃(今河南省中牟縣西南),十里八鄉的人都依靠他的醫術平安、健康地生活了四十多年。邵伯溫在書中寫道,「郝允治好了半個天下的病,神異之事不可勝記,當地人都叫他『神醫』。」他對脈術的精通,不只申受一人知曉,在鄭圃一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郝允診脈後,不僅知道病人當下所患何種病症,還能預知病人的未發之症。這些未發之症的發病日期無論遠近,他都能準確無誤地說出來,甚至能精確到時辰。他經常根據陰陽五行之理,來推測天地之間五運六氣的變化,研究各地流行的病症。他一般在患者發病前就告知對方,並且從未失算過。

郝允診脈後,不僅知道病人當下所患何種病症,還能預知病人的未發之症。示意圖。(Shutterstock)
郝允診脈後,不僅知道病人當下所患何種病症,還能預知病人的未發之症。示意圖。(Shutterstock)

太常寺一博士病重,郝允為其診脈後說:「從您的脈象來看,有時首震而尾息,有時尾震而首息,如同魚游蝦戲,按醫書上所記載的方法已經治不了了。」之後沒幾天,病人就去世了。

殿中丞姚程因為腰椎疼痛,躺在床上起不來了,連抬頭、低頭都很成問題。郝允說:「您的腰椎痛而無傷,所以不能用藥,強行用藥只會加重疼痛。您最好在進食時發怒,這樣就能讓病灶轉移到四肢上,然後傳到經絡中。若能這樣,您一年後就能抬頭、低頭了,兩年後就能坐起來,三年後就完全康復了。」姚程依照郝允的說法去做了,三年後病症果然好了。

郝允居住的地方有個婦人,一天晚上突然緊閉雙唇,好像死去了一樣。郝允說:「這是因為氣血凝滯了,不用吃藥,明早聽到雞叫就好了。」還有一人走路時一蹦一跳的,不慎摔倒了,郝允說:「這是脈厥之症,但他呼吸尚存,還有救。只要用藥熱敷他的筋脈,就能緩過來。」一位讀書人的妻子身體不適,醫生看過後都說是勞傷,而郝允卻對那位讀書人說:「趕快把您夫人的藥停了,這分明就是懷孕的症狀,而且我還要恭喜您,您夫人肚子裏懷的是男嬰。」以上所記載的這些醫案結果都如郝允所言。

郝允還看過兩個懷孕的婦人:其中一人因為氣被堵在嗓子眼裏,不能開口說話了。郝允說:「這是因為胎兒長大了,母體內的經脈被堵住了,只要能把孩子生下來,孕婦的經脈就疏通開了。千萬不可用藥來治。」這位婦人順利產子後,母子都平安無事。另一個孕婦身體十分強健,但郝允為她診脈時卻說:「她已經沒有氣息了,只因有胎兒的氣息來供給,才能活到現在。」不久,這位孕婦產下嬰兒後就死了。

郝允有一個兒子,名叫懷質,也得到了父親的真傳。他曾給自己診脈,然後對人說:「我以後會死得很突然。」不出幾年,他就真的很突然的去世了。

郝允曾研讀過《黃帝內經》,他認為唐代名醫王冰對此書的解讀大多有誤,偏離了書中的真實內涵,於是就用紅筆在他讀過的書中寫了一些註釋,但人們都未曾見過那本書。而他的兒子懷質死後,那本書就找不到了。唯有推測五運六氣的奇術被太醫趙宗古繼承了下來。趙宗古曾在朝堂上施展過此術,後來一直在民間流傳。#

參考資料:

《邵氏聞見錄》卷十七

《邵氏聞見後錄》卷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