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孫大午於2020年11月11日被中共抓捕。近日該案律師要求會見當事人,遭到中共警方阻撓,目前大午集團被中共政府接管。

孫大午曾於2003年因政治言論被判刑3年,緩刑4年;2019年他公開大午集團上萬頭豬死亡,要求政府確認當地是否爆發非洲豬瘟。

2020年8月,大午集團的房屋被強拆,導致大午集團和當地警方發生衝突,多名大午集團的員工和管理人員一度被抓,大午集團公開抗議。同年11月,孫大午及其家人以及集團員工等二十多人被抓。

自由亞洲電台3月17日報導,孫大午案中不同被告的代理律師近日前往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要求會見當事人,但都遭到警方以各種借口阻撓。

關注此案的原刑事辯護律師伍雷透露,該案代理律師之一遲夙生一週前到達高碑店市,準備於3月17日會見其當事人——大午集團總經理孫德華(孫大午的弟弟),但被阻撓。該案被抓捕的25人中,大部分仍沒能見到律師。

伍雷說:「25個,有些能會見,但絕大部分是沒辦法會見。至少遲夙生來了快一週了,要會見大午的弟弟,他弟弟叫孫德華,都是指定監視居住,沒辦法會見。孫大午全家都被抓了,直系親屬都被抓沒了。」

大午集團一位中層管理人員陳女士透露,大午集團被抓的人中,有6到8人被以監視居住的名義祕密羈押,其他人則已經被逮捕。孫大午和他的大兒子是被監視居住,而孫大午的妻子和二兒子已經被逮捕。

另一位匿名律師表示,孫大午的妻子患有高血壓等疾病多年,身體狀況欠佳,要求取保被拒絕;大午集團多名高管的情況也不明朗;由於案件敏感,代理律師難以公開發言。

去年孫大午等人被抓後,大午集團的對公帳戶一度被凍結。目前,中共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區政府「工作組」進駐大午集團,大午集團的所有印章被收繳,公司資產被政府接管,員工的家庭經濟陷入困境。當地政府在公司外的路口設卡,所有進入公司的外來人員均要盤查。當地律師事務所被禁止私自介入該案。

陳女士說,目前大午集團旗下各公司在名義上還在孫大午名下,但後續情況不明,目前企業還在運營,但受到了疫情和官方打壓的影響。

她說:「暫時還沒有(倒閉),但是怎麼著也有影響,學校醫院都在正常運行,它畢竟跟其它的一些是不一樣的。有一部分企業不是贏利的,像一些旅遊觀光的,影響很大,差一點直接就關了。」

目前,大午集團很多員工已被噤聲。一名度假村職工說:「不好意思,不方便透露。我們這邊不方便透露,不好意思,謝謝你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