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90後女輔警敲詐勒索9名官員被判刑13年的消息曝光後,網民普遍認為案情蹊蹺,並調侃「一大幫西門慶把潘金蓮給告了!」連中共黨媒日前也要求當地法院給公眾交代。有分析認為,黨媒放話釋出的信號是,此案未來可能導致高層介入,不排除出現更驚人逆轉。

據陸媒報道,江蘇90後女輔警許豔,從19歲起相繼與多名官員有染,並向包括4名公安官員在內的共9名中共官員敲詐勒索372.6萬元(人民幣,下同)。事發後,法院判處許豔13年徒刑,並處罰款500萬元人民幣,同時追繳違法所得。

3月11日,大陸律師張新年在微博轉發了「女輔警敲詐案」判決書,並公開質疑許豔能否因受到身體或心理損害而要求索賠。

判決書發佈兩三分鐘後,張律師就接到了江蘇連雲港網警的電話,要求他儘快刪帖,但遭到他的拒絕。

張新年又在微博發帖說:「這個案子讓我很震驚。但是這些被敲詐勒索者,他們在這個行政判決中是『被害人』,但是我們不要忘了他的公職身份。」

張新年曝光的判決書顯示,連雲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女輔警許某,在2014年3月至2019年4月間,與多名公職人員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後,以此為由敲詐這些官員共計372.6萬元。

2020年12月29日,連雲港灌南縣法院判處許某有期徒刑13年,並處罰款500萬元,追繳許某違法所得372多萬元。

判決書顯示,這些所謂的「受害人」,包括公安局副局長、派出所所長、衛生院副院長等至少9名官員。

 

 

「一大幫西門慶把潘金蓮給告了」

相關事件在網上迅速發酵,有網民嘲諷:「小姐改行做輔警,嫖客也改行進入各級領導了。」也有網民認為,這名女輔警是被中共官場的「潛規則」所害,「抄光家產還要永世不得翻身,這幫人下手也太狠了」。

還有人調侃,今日網絡金句「一大幫西門慶把潘金蓮給告了!」

大陸許多知名人士與律師也對案情提出疑點。他們與多數網民一樣,不相信一個勢單力薄的年輕女子有能力在短短5年內,敲詐勒索9名官員。

大量網民就判決書公佈的案情進行抽絲剝繭後,迅速在網絡上形成共識,幾乎一邊倒地認為這件敲詐勒索案另有內情,並要求該案二審不能在灌南的上級法院連雲市中級法院進行,否則難以取信於人。

中共新華社也在其《新華視點》欄目中發文,要求法院公開解答質疑,「給公眾一個滿意的交代!」

灌南縣法院撤回一審判決書

3月12日,連雲港市灌雲縣委宣傳部對該輿情緊急作出回覆,稱該縣涉案的7名公職人員已受到處分,但並未具體透露涉案人員是否受到法律制裁。

當晚,灌南縣法院又發佈公告稱:許某在法定上訴期內提出上訴,目前該案正在二審,一審判決書未生效,不該在互聯網公佈,故予以撤回。

大陸媒體「紅星新聞」15日發表「女輔警父親:副局長落馬前曾給我女兒50萬」的報道說,許豔的父親喊冤,他女兒並非敲詐,9人中有兩人都是公安局長,如果說他女兒敲詐,為甚麼他們當時不報警?不能把屎盆子全部扣到他女兒一個人頭上。

女輔警案或現驚人逆轉

3月18日,《自由時報》引述評論人士分析說,按判決書所載,出生於1994年的許豔首次勒索公安官員時只有19歲,這麼年輕的女孩哪來那麼多心眼與膽識,敲詐她工作單位權大勢大的長官數百萬人民幣?

評論人士說,就算許豔使詐,怎麼天天跟犯罪份子打交道且見多識廣的公安官員,卻偏偏栽在這位女子手上?其中首位被敲詐的派出所所長,在事隔2年後升官至縣公安局副局長,又再次與許豔來往,二次被敲詐,總共交付了108萬元,顯然也極不合情理。

評論認為,未來此案可能導致高層介入,不排除出現令人驚奇的案情大逆轉。但是在真相大白前,2019年已入獄的許豔會不會突然意外地「喝水死」、「做夢死」,也非常令人擔憂。#

本文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