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前主席、民建聯創黨主席曾鈺成3月16日出席立法會前議員、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的網台節目。曾鈺成承認,中共人大目前推出的選舉改制並非進步。他向民主派卸責,稱2019年民主派以「五大訴求」贏得區議會選舉,令北京決心改變香港選舉制度。

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在開場白中首先提及選舉改制,民主面臨大倒退,問曾鈺成如何看待香港的民主發展、經濟、社會發展。曾鈺成回應,在2015年爭取普選失敗後,過去的政改道路已經走不通。而在2019年反對《逃犯條例》修訂事件以後,區議會選舉是一個「轉捩點」。

曾鈺成做出「五一」手勢,稱「五大訴求」(撤回送中條例、撤銷暴動定性、撤銷抗爭者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落實真普選)是北京與特區政府不能接受的政治議題,而區議會選舉的很多當選人及助選團隊全部做出這個手勢。「你紮住一個北京很難接受的,特區政府也不接受的政治議題,可以贏這麼多議席。」曾鈺成說。

曾鈺成又類比1991年他為前立法會議員程介南助選的情景,有候選人稱程介南「親中」,「當時親中是很大罪惡」,他因此而無法當選。劉慧卿則說:「我劉慧卿是親中,你們可能就是親共。」劉慧卿又說:「雖然你們輸了,都沒有事。」曾鈺成就說:「那時沒有回歸。」 

民主派初選令北京發覺《基本法》「唔掂」

曾鈺成又說,民主派在2020年進行初選,「直接促成北京要出手做香港國安法」,其中「顛覆國家政權罪」就是針對民主派初選訂立的,條文中提到妨礙政權機關的運作。

劉慧卿回應說,投票反對財政預算案是《基本法》容許的,並且有機制寫在《基本法》上,包括反對預算案之後如何做,行政長官辭職等。曾鈺成點頭贊同,又笑說:「所以咪發覺唔掂啦。」(所以不就知道《基本法》不行啦。)劉慧卿也笑說:「所以《基本法》都要改啦。」

在回答傳媒提問時,曾鈺成承認,中共人大提出選舉改制與2015年相比,不是進步。

至於有記者問到選舉委員會篩選的議員是否能夠代表民意,曾鈺成就表示建制派並非一成不變,也要考慮民主派選民的聲音,稱自己就是「建制派中的民主派」。

賭輸林鄭下台 稱不選特首因不合時宜

劉慧卿提及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倡議「中央培訓愛國者」。曾鈺成說,早在2015年,他與其他建制派議員前往北京,見到中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張點名請他發言,他就說民建聯對選舉已經很有把握,但是沒有管治人才,一直沒有進入政府的意識。張德江就表示中央願意幫手培養政治人才。

當談及林鄭月娥是否會連任。曾鈺成說,他之前與朋友打賭,賭林鄭在2020年3月前就會下台,之後又打賭林鄭做不過2020年7月,他打賭多數都輸。劉慧卿問是否願意賭林鄭連任。曾鈺成說,「無謂再次激怒林太」,如果說她不會連任,可能激怒林太,如果說會連任,可能又激怒另一個。劉慧卿隨即補充說:「梁振英。」

劉慧卿追問曾鈺成是否想做特首,又反問:「想做有甚麼問題?知不知道拜登多少歲?」曾鈺成回答:「不是年齡問題。」他說自己懂得評估自己的想法、主張,在現在的時勢,是否合乎時宜。

劉慧卿則說,有人很贊成曾鈺成,讚他「肯講話」。曾鈺成回答:「這些人入不到選委會。」劉慧卿補充說,曾經有人說,如果我們2015年對於政改方案「袋住先」,曾俊華肯定無法入閘,更不用說「肥胡」(胡國興),好啊,一人一票選林鄭月娥。曾鈺成急忙否認說:「這也不見得。」

拒絕評論後輩 指環境不同 

對於中共「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本月初在報章撰文評論「愛國者治港」,聲稱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葉國謙則質疑田飛龍是「廢柴學者」,曾鈺成就說自己不會對號入座自認廢物,也不認為田飛龍的言論是針對目前的建制派。

本報記者也問及作為建制派前輩對於目前的建制派有何看法。曾鈺成表示不願意自居前輩評論,「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出色」。他又說:「將現在或近期建制派政治人物與我和卿姐在議會的時代比,不太公道,因為環境與現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