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11日通過有關修改香港選舉制度草案後,包括中共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等官員,15日起一連三天火速赴港,聲言「聽取意見」。社民連昨日赴會展抗議,狠批改制出賣港人利益,要求撤回人大決定,警方如臨大敵。研究基本法的資深傳媒人程翔批評,中共此次改制違背基本法承諾,變相引入了中共選舉辦法,直言令香港「徹底大陸化」。他預料此次改制,中共將對香港建制派大換血。預計梁振英、何柱國等有意參選特首人士都不在考慮之列。

另一方面,中美高層將在北美時間(18日,即香港週五)首次會晤。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昨日更新香港自治法報告,點名早前制裁的24位中港官員,包括14位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損害香港自治。有時事評論員分析,美國將在香港問題 上表現強硬,對全球圍堵中共局勢有利。

張曉明訪港三天 社民連焚信抗議

中共人大「311」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中共港澳辦聯同全國人大法工委及中聯辦,連續三天在會展舉行座談會,聲稱要聽取香港意見,但獲邀的就是清一色的建制派。

以往中共官員訪港遭遇諸多抗議,但過去一年,在限聚令、港版國安法以及中共空前大搜捕行動影響下,香港社會充斥著白色恐佈氣氛,民主派示威幾乎絕跡。

不過,社民連四子包括主席黃浩銘、秘書長吳文遠、行動幹事吳耀駒,以及「47人案」被捕民主派「長毛」(梁國雄)妻子陳寶瑩,昨早仍趁著張曉明訪港最後一天,到會展中心抗議。警方如臨大敵,除派出30多名警力全程包圍,還逐一登記4人身分證和搜身,並全程攝錄。

社民連成員手持「立即全面普選,反對小圈子選舉」等橫額,沿途高叫:「廢除國安惡法、釋放所有政治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從灣仔家計會遊行前往會展中心。但警方只令他們行至中環廣場。

社民連主席黃浩銘批評,中共人大9條《決定》,為香港民主改革及「港人治港」打上「最後一口棺材釘」。所謂聽意見只不過是小修小補,閉門分餅。他批評,參選權和提名權牢牢掌握在中共之手,小圈子選舉變本加厲,政治制度倒退得比97年初期更差更壞,與《基本法》第45條所訂明的「循序漸進的原則」完全背道而馳。

他批評中共此刻改制,是「急於掃除異見,粉飾太平。」但民主派不應放棄能夠表達聲音的空間,「議會並非唯一香港人能夠表達的平台。」由於無人接信,社民連最後焚燒信件以示抗議。

設審查委員會 程翔:引入黨委組織部

對於中共人大通過改制草案,80年代曾赴京採訪基本法起草過程的資深傳媒人程翔,狠批改制「全面地否定基本法所給予香港人的承諾」,變相輸入「中共選舉辦法」,實際上是將香港政治上「徹底地大陸化。」

程翔指,中共文案往往把最重要的內容「藏在最後」、「魔鬼藏在細節」。比如上次頒布港版國安法,就將港版國安法凌駕於香港所有法律之上的那個條款,擺在了最後附件。

今次人大決定也是如此,最辣的內容就是設立「專門的資格審查機構」,不僅審查特首候選人,還審查議員參選人。以往行政長官候選人參選只有兩條規定,即年齡和居住時間的限制。

程翔指,這個形同引入中共黨委組織部,即對所有選舉人選要進行政治審查。中共最近大推「愛國者治港」,實際上也是一種政治審查,「政治審查就是要將愛國者的定義列出一個正面的清單和負面的清單。大概正面的清單有五、六項,負面的清單有七、八項,那你就得必須能過這些關才能參選,完全是《基本法》沒有的東西,那麼它現在要將《基本法》的《附件一》和《附件二》全盤修改,這就是改變了《基本法》。」

他擔憂這種政治審查還會擴展到其他界別,包括「這種政治審查的風氣一建立,就很糟糕了,變成盡量要做到政治正確了。」

違背基本法 中共選舉辦法照搬香港

程翔指,《基本法》只要求香港人遵守《基本法》,「現在這個新的選舉辦法呢,是規定香港人要遵守《憲法》,《基本法》和港版國安法。」「這也大大的改變了《基本法》的內容。所以我覺得,它這樣做呢,實際上就是宣佈香港徹底大陸化了。」

程翔形容今次改制,實際上是將中共選舉辦法照搬來香港。比如人大選舉,由中共黨委組織部確定了一批候選人,然後交給地方的「人大」代表去選,保持一個很細微的差額,大概是3%到5%的差額,就是可以在10個人中選7個,「但無論怎麼選都是選出中共屬意的人。這就是中共式的選舉制度。」

為達到全面控制香港,確保選出中共屬意的人,中共還在選舉委員會增設第5界別,即人大政協及全國性組織的香港成員。而且,要求獲得提名的人,要在每個界別分別獲得至少15個提名,而不是之前總共獲得150提名就可以入圍。

中共改變香港選舉制度一覽表(大紀元製圖)
中共改變香港選舉制度一覽表(大紀元製圖)

 

程翔指,所謂全國組織即清一色的中共機構在香港的成員,「這幫人全部是聽中共話」,即所有候選人都要通過中共政治審查才能入圍。「以往特首選舉,泛民都有候選人入圍,何俊仁、余若薇和梁家傑都曾經成功地獲得提名,現在新的制度下,想都不要想。」

立法會選舉方面,席位從70席增加到90席,但選舉委員會就佔有40席, 加上功能組別30席,剩下20席最多就給了一些所謂的跟中共若即若離的人,「 真正願意站出來為香港市民發聲的和對北京說『不』的議員就一個都進不去了。」

中共在港造勢 靠紅色社團撐腰

至於最近中共建制派在香港大搞簽名,聲稱要支持改制,支持愛國者治港,程翔認為,這是中共一貫做法。「要顯示它的政策得到廣大群眾的支持。以前中共軍隊入城,那麼大家就扭秧歌舞啊,然後在那裡敲鑼打鼓歡迎中共軍隊入城啊,這樣的做法一直是它的宣傳動員群眾工作的主要內容。」「它在香港養那麼多所謂的社團,目的都是要顯示它得到香港很多人的支持。」

程翔舉例,1997年前,英國治港100多年,才產生8000多個社團。但2017社團數目激增2萬多,是英治時期3倍,「那麼這個社團是什麼呢?這些社團不就是它有需要的時候,成員就要出來搖旗吶喊,發揮作用嗎?在這個社團工作的部署裡面有一句話,中共要求這些社團『呼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能勝』」。

中共整治建制派 梁振英、何國柱料無機會

近期,身兼中共政協副主席的前特首梁振英、身兼政協常委的前星島日報老闆何柱國,都先後傳出有意參選下屆特首。早前賣盤給中資的何柱國接受《無綫新聞》訪問時表示,若林鄭月娥參選下屆特首選舉,他亦會參選;梁振英早前也提出特首可以經協商選出。

不過,程翔料梁、何兩人機會不大。「這個機制肯定對梁振英不利,因為梁振英想說通過協商,但現在北京拋出這個方案,雖然是有名無實的選舉,但是都是選舉,說明北京沒有想走協商的路。」

早前,中共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撰文稱,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圖章或忠誠的廢物」,引起建制派不滿。民建聯前立法會議員葉國謙聲稱對有關言論「很反感」,反擊田飛龍可以是「廢柴學者。」

不過,程翔認為,「無論是田還是葉,都是屬於忠誠廢物」,因為中共對香港建制派是極之不滿,「紫荊黨的出現,本身就是北京對香港建制派非常之不耐煩的一種表現。」

程翔引用了中共的一些內部文件,聲稱(中共)它們對香港的資產階級、對香港政府和香港公務員團隊、香港的建制派都很不滿,「在北京的眼中呢,香港的建制派除了忠誠、死忠、盲忠之外呢,是什麼用都沒有的。舉兩個簡單的例子,民建聯説得很清楚是要做中產階級的工作,出來出去都是出一些粗口大狀,假學歷、野雞學歷的議員出來。」

「所以田飛龍說他們是忠誠廢物,完全是很貼切,很反映北京的心態。但是話說回來,田飛龍算不算是廢物呢?當然算啦,你想想他們是中共倚重的一些研究港澳問題的人,為什麼研究港澳問題,研究了那麼多年,到最後都不知道香港問題出在哪裡?一味地賴外國勢力,一味賴香港教育制度。」

程翔指,中共一直誤判香港形式,一直將香港問題歸咎於房屋、青年問題等。預料今次改制,傳統建制派會被大清洗,包括商界、鄉事派、親共政黨等。取而代之的是,中共眼中的新香港人,「不止紫荊黨,比如,現在坊間盛傳的李小加等,可能是它心目中的新香港人。」

美批24官損港自治

另外,中美官員會晤之前,美國國務院 16 日發表《香港自治法報告》3 月更新版本。國務卿布林肯再次批評中共人大311決定破壞了香港的選舉制度。報告提到,已辨識到 24 名涉違《中英聯合聲明》、削弱香港自治權的中港政府官員。連同該報告早前點名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等10名官員,有關制裁名單已增至34人。

目前身在美國的香港實業家、網路名嘴袁弓夷認為,美方在中美會談前就香港問題表態,顯示出美方在香港問題上持強硬態度。他指,目前全球30多個國家都在圍堵中共,中方期望在中美會談上,美方做些讓步,停止圍堵政策。不過,他認為美國在外交政策上不會輕易讓步,「中共戰狼外交會受挫。」◇